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末流召唤师第一百二十六章自觉

2018-12-07 19:31: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末流召唤师 第一百二十六章 自觉

谁是作死都不会死的人,阿扎德就是。阿扎德一身打扮低调,但是他做的事实在让人无法无视,召唤分院不管老生新生一看他进分院大门就停止了各自的事情,一个个拿眼瞄他。

唉,主角就是主角,无论去了哪里都像黑暗中的明灯,想低调都难。因为朵朵的一问,阿扎德实在提不起兴致招呼他们字画权威鉴定
,直往挂着“新学员报到处”牌子的地方走去。

萨斯蒂斯塔的给的几个光环已经在影响众人,人们似被催眠暗示,全知道了他是偏僻乡下的爵位继承人,有正义感的好人老实人,一个个对他产生非常好的第一印象,当然,几个心术不正又隐藏着的家伙除外。

“你好,阿扎德?奥图曼,森尔伊未来伯爵前来报到。”阿扎德到了报到处,拿出一入学证明交给接待新学员的导师。

“阿扎德?奥图曼。”导师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拿起证明看了看,无误,收到一边抽屉“阿扎德?奥图曼,进了学院就没有平民伯爵王子之分,你记住了。”

“明白。”阿扎德不多话,其实他真的没在乎平民伯爵王子什么的,只不过想说明自己身份而已。

“明白就好,这是你的学宿钥匙,明天修整一天,后天开学典礼,大后天……对了,你是阿扎德,已经有测试证明,到时候不要迟到,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女人看他表情自然没有一点惊讶,印象又好了几分。

阿扎德对女人微笑,收好有号码钥匙,以迷人的背影消失在女人视线中。

怪了,我怎么盯着他的背影不肯放呢?怎么就知道这个新生是好男人?难道因为知道他是好人老实人?有正义感?不对呀,我怎么就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了?女人纳闷想着。因为召唤系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她又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光环影响相对会渐弱一点点,不过也只是一点点,并不影响实质结果。

与她一样有疑问的人只是少数,而萨斯蒂斯塔的光环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少数人还没有力量触发光环中隐藏的“强制判定”规则。在众人友善的目光中阿扎德微笑离开,他离开后,立即就有人讨论大门发生是的事情,甚至有几个女学员隐隐说可惜一个好男人心有所属,自己没戏。

“三楼三二一房间,到了。”阿扎德开门进入,约莫三十来个平方的单人间,一床一书桌二个书柜一个衣柜,干净整洁采光好“呵呵,有权有钱就是好。”这样的安排既不显眼又符合阿扎德生活要求,于是他往床上一躺,打个盹先。

一切为了低调的安排在阿扎德闪亮出场的时候暂时破灭,不过没关系,男男女女间的事不会对外界影响太久太强烈,只要事后平和处理就能继续低调,至于怎么平和处理?当然是顺其自然,把兰斯谢洛妮安抚好就可以了。

岳父大人,岳父大人,小婿我表现如何?

“很好。”

有劳岳父大人夸赞,小婿我受宠若惊。

“得了吧你,说,有什么新要求。”

没啥新要求,就是小婿修补完成跟岳丈大人的灰骑士去黑盒子里后,吸收能量没控制好,有点过头,所以一段时间内可能反应不会很及时。

“那你就按现在的样子,不用变回去了。”阿扎德起一只举手看看,现在的板砖延展成一层透明薄膜一样的东西包裹全身,没有一点不适感。

谢岳父大人理解,小婿我现在就继续好好处理。

军事分院

数百一年级新生一个方阵整整齐齐排列在台下,教官赫利南看看新生代表兰斯谢洛妮,点点头让她代表新生发言。

教官就是教官,学生就是学生,就算实战能力再强,你来这里目的只要是学习的,就是学生。

“啪!”兰斯谢洛妮一个非常标准的通用军礼向赫利南致敬幸运六狮手游
,然后上台。

“我,兰斯谢洛妮,坎尼达人,今天站在这里是作为新生代表发言,或许大家知道我是谁,做过什么,但,在这里,在现在,是为学习……作为军人,第一重要的什么?是纪律,没有纪律的队伍不叫军队,顶多是拿着武器的农夫,还可能是暴徒。作为新生代表,我非常荣幸告诉大家,今天没有人迟到……你为什么加入军队?是为吃饱?是为生存?还是其它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不管什么理由,一个军队要有它的信仰,有信仰才有凝聚力,有凝聚力才有战斗力,才不畏强敌……我们新坎尼达的军队信仰是,保卫坎尼达,守护坎尼达人民,消灭一切侵犯坎尼达的敌人……”

兰斯谢洛妮在台上讲了二十分钟,最后以一军礼结束。

“我,是你们这一届的总教官赫利南。”在兰斯谢洛妮讲完后,赫利南上前说话“说起实战经验与军事战略眼光可能比兰斯谢洛妮同学差了点,但是教你们的话,有余,所以大家如果想挑战兰斯谢洛妮同学前最好先过我这关,另外,我告诉大家,兰斯谢洛妮同学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成各项测试评定跳到高级班,如果想把握机会就尽快来挑战我,欢迎。最后……解散!”

数百新生纷纷散开,赫利南转头对兰斯谢洛妮笑道:“眼睛一眨,从前的小丫头现在这么厉害了,更没想到,我的老同学居然就成了一国帝王……”

“教官……”

“别,私下就叫我赫利南哥哥好了。”

兰斯谢洛妮冲赫利南笑了笑:“赫利南哥哥,我的侄女多大了?”

“八岁,一天到晚和一群男孩子玩打仗。”

“不错呀,怎么不带身边教教?”

“我是怕误了她,我这点水平比你们兄妹差多了,不敢乱教,所以就先由她……要不,你帮我教教?”赫利南嘿嘿着,看来早有打算。

“至少等我毕业吧。”兰斯谢洛妮哪能不知道赫利南意思,算是答应。

“行,就等你毕业。”把话敲定,赫利南就说其它“妹子啊,你也不小了,今天大门那边的事我都看见了,你怎么想北京翻译公司
?”

“我让他明天来找我。”

“我很纳闷一个没有任何斗气和魔力的人能挡住你的蓝沁斗气与威压。”

“或许他有特殊的能力与东西。”

“要是他明天不来呢?”

“我就逮他问明白。”

“好,要不要哥哥我先帮你探探底?”

“嗯,谢谢哥哥了。”赫利南是在还教导宝贝女儿的人情,兰斯谢洛妮知道。

做人,需要自觉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