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第1章 收破烂

2017-11-14 15:18:5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麓湖宫第1章 收破烂 20xx年,秋。
吱~~~~~
一辆车子稳稳地停在斑马线斑前方,车前那个醒目的飞豹车标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耀眼。
待前面那个过马路的老婆婆走过后,李炎脚下一踩,车子再次启动。
“喂!陈哥啊!咋了?”
“什么?这笔交易取消了?”
“好吧!嗯嗯...,这个破公司没什么了不起的,还有大把世界500强的公司等着跟我们合作呢!”
“行行行!我等会就去跟李二狗谈谈,你是我大哥,一切听你的!”
嘀…
挂断了电话,李炎随即把车子的速度提升了一个档,等会他还要去跟世界500强“两桶油”谈一笔大生意。
李炎今年才从山沟里的农村来到城里混,电话那头就是把他带到这座城市的陈大虾。
陈大虾是李炎隔壁村的好哥们,陈大虾高中毕业就到城里闯荡,他的社会经验相当丰富,还是李炎最崇拜的人。
在今年春天,李炎第一次离开了大山里的村子,就到城里找到了这个好哥们。
在陈大虾的帮助下,李炎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在城里住上了一间200平米的大房子,还购买了他人生中第一辆车子,他还和陈大虾合伙开了一间大公司,什么“两桶油”、四大银行等等,都跟他们有业务上的来往,很是牛逼!
现在,李炎就在前往“两桶油”的路上...
不过,他好像发生了一点意外…
糟了!前面查车!
我的车子还没有上牌照,自己也没有驾照,刚才还喝了点酒,这该怎么办呢?
早知道就不走这条道了,距离交警越来越近了,心脏突突的跳,手心里全是汗,想要逃跑,但前面都是交警,跑也跑不了。
轮到自己了,对着测酒器吹了一口,机器疯狂的鸣叫,惨了,这次躲不过去了…
交警忽然对李炎大吼:“赶紧滚,骑三轮的跟着凑什么热闹,特么的还是个收废品的!滚......”
“是是是...我这就走...就走...走...”
李炎摇了摇头,便连忙推车离开,城里套路深,还是农村好。
真是人一到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这才刚走没多远,三轮车的左轮就“嘭!”的一声巨响爆胎了。
幸好车上还有一个备用轮子,因为收废品这一行经常要骑着三轮车到处兜业务,有时候会在一些方圆十几公里都没有修车店的地方转悠,要是这个时候三轮车爆胎了,那这样推着一大车的废品走回去就别提多闹心了,所以李炎就会在兜业务的时候多带上一个单车轮子,这样方便更换,备用轮子就在三轮车的后面绑着,看上去就像一辆有四个轮子的三轮车。
利落地把车轮子换上,李炎就继续蹬着他这辆三轮车往前走。
“收买烂铜烂铁烂胶鞋旧报纸玻璃瓶~~~~~”
在前往“两桶油”的路上,李炎还不忘一路呼喊着拉业务。
“喂!收破烂的!稿纸收不收啊?”
刚喊了没多久,就有生意上门了,李炎很是高兴,看来今天的收入应该不错,应该能收够100块钱的废品。
吱~~~
李炎连忙拉紧三轮车横梁上的刹车棒,三轮车便稳当地停靠在这位顾客的旁边,可见他的三轮车驾驶技术之娴熟。
“是什么稿纸啊?”
李炎跳下车,又很专业地从三轮车上抽出一把铁称子。
“这是写稿画图用的A4纸!我只用了一半呢,你看看值多少钱?”
这位顾客是一名20多岁的男人,还长得还有点帅气。
地上放着厚厚一叠的稿纸,有一些还是没有用过的a4纸。
李炎随手拿起那些写过的稿纸翻了翻,喃喃道:“《远古征服传》?你是写小说的吗?”
“嗯。”男顾客点点头,“我是网络写手,就随便写的小众书,你看过吗?”
“没有看过!”李炎摇了摇头,“这好像写得也不咋的啊...”
“后面的就好看了!”男顾客连道。
“废纸2块一斤!你卖不?”李炎把稿纸放回到原处,还装作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才2块钱?”男顾客瞪大了眼睛,“你看看,这些都是新的纸张,在商店卖也要5毛钱一张啊?”
“我是收废品的,这肯定得按废纸的价钱收。你要卖5毛钱一张,你就去找商店的人吧,我可帮不了你了…”
“算了,我还赶着回家,那就当废纸卖吧!对了,你还收酱油瓶吗?”
“收!破铜烂铁玻璃瓶都收!”
一盏茶的功夫,李炎就收到了总值100块钱的废品,30块钱的利润就到手了。
今天的收获很不错,因为这个网络写手赶着离开这里的缘故,他卖的这堆废品有很多都是还能用的好东西,其中有:塑料桶、塑料盆、菜刀、铁菜盘,还有一个电饭锅,几大叠废稿纸,一把瑞士军刀。
瑞士军刀是一把多功能的军刀,一般拥有年轻人的家庭都会放上一把。
李炎很喜欢这把瑞士军刀,这小小的一把刀,上面就有放大镜、钳子、锯子、螺丝刀、启瓶器等等。
想不到今天一出门就收获到这么多的好货,李炎开心地点上一根烟便再度出发了。
途中,他路过活力酒吧又完成了一笔大交易,收获到了几把旧风扇、水管20根、西瓜刀30把,折叠凳10张,折叠桌子一张。
但陈大虾告诉过他,活力酒吧是这一带的大哥丧狗罩的,酒吧里面都是道上的人,所以李炎也不敢去坑这个活力酒吧里的人,他就只能老实地赚个成本价。
李二狗就是“两桶油”的加油站员工,他还是李炎的老顾客。
虽然两人同姓,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加油站会为来加油的车主推销一种燃油清洁剂,加油站每个月就会有大量的废塑料瓶,这些塑料瓶就是李炎这次到来的目标。
来到加油站,就看到李二狗正闲来无事地站在一旁。
李炎笑着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取出一根烟递送过去,“二狗哥!我来了。”
但李二狗脸上微变,他接过了烟,却赔笑道:“兄弟,这次俺帮不了你了。俺们这边新来了一个肥婆主管,她以后会把废瓶给她的对象二愣子。”
二愣子...
二愣子是李炎的行业竞争对手,想不到二愣子竟然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了,回头得跟陈哥商量一下。
“算了!呵…”李炎讪笑,“改天俺们一起去吃饭。”
看到李炎转身就走,李二狗连道:“我有个哥们在铁道西的‘副事康’干的,他叫张全蛋,他是质检员,我给你他的电话,他应该能够弄到废品。”
“谢谢...”
铁道西距离这里比较远,途中还要穿过一条高架桥,刚好李炎今天就要到铁道西一趟,这很顺路。
拜别了李二狗,李炎就蹬着他的三轮车往铁道西赶去。
收废品这一行经常会接触到一些靠捡废品为生的孤寡老人,通常李炎都会特别照顾这些老人,给他们更高的价格。
一边收废品一边往铁道西赶去,所以他走得比较慢。
来到目的地已经是晚上8点了。
这是一片快要拆迁的废地,因为前几年这里地铁施工,有几户钉子户谈不妥,这里就一直荒废着了。
里面住着一个阿婆,她也是这里的钉子户之一,大家都叫她黄阿婆,这个黄阿婆比较凄惨,她今年80多岁了,她的儿女都移民到外国,就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了,她又不认得字,她只会在铁道西附近种点菜和捡废品为生。
李炎蹬着三轮车来到了黄阿婆的铁皮屋子门前,使劲大喊:“黄阿婆!我又来了!”
黄阿婆耳朵不好,所以李炎喊了四次,她才听到。
“来了!”
黄阿婆很高兴地跑出来,其他收废品的人都会欺负她,但只有李炎每次都给她高价格,所以他的到来,黄阿婆会很高兴。
看到黄阿婆一拐一拐地揪着一袋汽水罐和水瓶向自己走来,李炎连忙下车迎上前,“哎…黄阿婆慢点儿...”
李炎接过袋子便利落地数着这里的瓶子,黄阿婆对他很信任。
“200个,一共20块钱吧!”李炎又把数量多报了一倍。
取出了20块钱,递给了黄阿婆。
黄阿婆没有牙,她笑起来的嘴巴弯弯的像一片弯月。
“黄阿婆!上次到你这里坐,这里挺热的,我今天收到了一把旧风扇,还能转的。这样吧,5块钱卖给你,这是我4块钱收的。”李炎知道黄阿婆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
“好...”
黄阿婆很高兴,住在铁皮屋到了夏天就会很热,她家里的风扇在前年就坏了,她又没钱买新风扇,她都是靠着5毛钱一盒的清凉万金油来度过炎热的夏天。
万金油不但能够散热,还能驱蚊,干收废品一行难免会出入一些环境恶劣的地方,这些地方通常都会有很多蚊子,所以,李炎的三轮车上就放着一些万金油,万金油比较便宜,还能防止中暑。
现在有了风扇,黄阿婆十分高兴。
虽然黄阿婆老了,但她还没有老到分不清别人的好意的地步,她知道李炎又在刻意帮助她。
在李炎离开之际,黄阿婆偷偷把一袋番薯塞到三轮车上,这些番薯是黄阿婆自己种的。
拜别了黄阿婆,李炎又在铁道西前面的市场买了几个馒头,三轮车上有一瓶大水,这水是他在家里烧的自来水,就着馒头吃,这就是他今晚的晚餐。
吃完晚餐,还剩一个馒头留着明天吃,在铁道西的“副事康”前面等着,张全蛋要到12点才能下班,这个就没办法了,只能等他下班了。
因为李二狗事先就跟张全蛋通好了话,所以李炎和张全蛋的交易很顺利。
这笔交易挺大的,是6袋的废铁边角料,一共300斤,这下没白来了。
今天的收获非常不错,风扇的钱也赚回来了。
天上雷鸣闪电,像是要下大雨般。
李炎也不忘给陈大虾打个电话。
陈大虾在一间大厂里焊铁,那间大厂每月都有上百吨的废铁要处理,要是得到这间大厂的废铁处理权,自己的废品店就会变成一间大公司,每年几十万利润不是问题。陈大虾以前干过点焊,所以他打算混到里面去结识里面的高层。
“喂!陈哥啊,我在铁道西这边啊!今天赚了300斤铁边角料,都是上等的钢材,这很重啊,你过来帮帮忙吧!”
“你骑电瓶车过来?就在附近?那好吧!得快点儿,快要下雨了。”
“好好好!我在天桥底下等你。”
嘀…
挂断了电话。
半响。
一条不寻常的青绿色的闪电忽然从万米高空的乌云里呼哨而下,宛如一条巨大的青龙降临大地。
闪电落在了高速行驶的列车的一旁,高速的列车带起的气流竟然将此闪电卷成一个发着耀眼光芒、旋转着的圆形闪电口子。
闪电口子不停地旋转,仿佛要把一切吸进去似的,一道白影从天桥上飞了进去。
这道闪电口子距离李炎不到十米,还能看清楚闪电口子里面的一个个空间,他完全被这奇观震撼到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要逃跑。
“虫洞吗?”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把他和他的三轮车在内的一切都吸进了这道口子里。
(本章完) 不锈桥梁护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