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我家凤灵不靠谱 第二二二章 灵力网

2020-01-14 18:33:5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我家凤灵不靠谱 第二二二章 灵力

“我说行,就行!”

这是路小暖的回答。

那天的回答,如此的干脆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那一瞬间,一云和哮天犬都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强大到打败七善的地步,然而事后冷静下来,两人均是不免忐忑……

“一云,你相信路小暖说的话吗?”

一云斜睨哮天犬一眼,看到哮天犬一脸的忐忑不安,好像怕极了七善,她忍不住翻白眼:“咱们怎么也是神族,你居然怕一个人类怕成这样,丢人不丢人?”

“难道你不怕吗?”哮天犬惊奇的看着一云,他就不信一云不怕。

一云被修灵囚禁很多年,她见过白光的次数也不少,知道白光出奇的心狠手辣,先前未曾发觉七善就是白光,如今忽然知道两个人居然是一个人,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两个人重叠在一起,七善捏碎白凤祈心脏的那一幕让她心惊胆战,可就算是这样她依旧无法相信七善就是白光。

一云叹气:“我觉得白凤祈可能很久之前就怀疑七善了。”

“啊?”哮天犬不解的看着一云,他问她怕不怕,她又提白凤祈做什么?

“白凤祈曾经让我们暗中看着七善,甚至上次修灵来袭的时候,也是让我和魔小鼓守着七善,不让我们参战。那个时候我以为他是担心黑龙会寻七善的麻烦,可是现在想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云摇头,细细一想,七善那么厉害,就算是黑龙恐怕她也是不怕的,又何必守着她?定是白凤祈起了疑心,才让她们看住她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没想那么多,反倒是魔小鼓,貌似对七善一直存在疑惑。

哮天犬没有接她的话,白凤祈已经死了,那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与其再提以前的事情倒不如向前看,路小暖说会想办法帮他们提升功力,只是好几天过去了,一直没动静。也不知道她会想什么办法。

这时,秦微雨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路小暖从里面走了出来,秦微雨亦追出来。

“路小暖,你这是不择手段。我不会同意!如果我们这样做和修灵有什么区别?”秦微雨很生气。

就在刚刚路小暖居然提出让哮天犬和一云去吸收别人的灵力来提升自己,这是修灵的人才用的歪门邪道,他们如果用了,那和修灵有什么区别?他自然不能同意。

“为什么修灵能用我们却不能用?”

“路小暖,你怎么不明白,如果我们用了那我们和修灵的区别在哪?我们岂非和修灵是一样的!那我们坚持什么,直接投降修灵不是更好?”

路小暖不屑一笑:“秦微雨你是不是傻了?如果我要投降的话何必来找你,我直接去修灵不就好了?我来这里就是希望可以打败修灵。”

“不,你只是想打败七善和黑龙,你想为白凤祈和你爸爸报仇。”

“难道你不想为秦默报仇吗?”路小暖的目光仿佛利剑一般穿透秦微雨。

秦微雨面色一凝。秦默的下场他早已听秦朦胧说过,心中自是痛苦难抑,可是让他和修灵同流合污,学习修灵的歪门邪道,他却决计不肯!

“路小暖,你别想让我同意。”秦微雨怒而关门,直接将路小暖关在了门外。

路小暖不急不恼:“我原本也没想让你同意,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同意不同意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径直进了电梯。

一云和哮天犬对视一眼,均是默默无语。很明显两个人都听到了刚刚的对话,路小暖和秦微雨虽然未曾明说,但是两个人都从话里行间体会到了某些深意。

“暖暖,难不成想要我们像修灵的人一样吸收别人的灵气来修炼?”一云隐约猜到了路小暖的心思。

哮天犬微微一笑:“这样好像也不错。修炼什么的太耗费时间了,可以夺取别人的灵气化为己用,的确是个捷径。”

一云摇头,她忽然回忆起困在修灵的那些日子了,那个时候太多的痛苦,每天看着灵力从身上流走却无能为力。她虚弱至极的时候甚至想过死亡,可是拼着一口气就是不愿意死,直到遇到了路小暖,被她救回来。

现在想起那种灵力流失的无力感,她依旧觉得心里不舒服,此时莫非要为了路小暖去吸收别人的灵气吗?那她……一云微微晃了晃脑袋,这种感觉很不好,她打心里边厌弃。

路小暖进了电梯直接去了易蒲零所在的楼层,易蒲零是斩的情报的核心,他的情报比别人的更多,也更精准。

进入易蒲零办公室的时候,易蒲零正在电脑旁忙活着,可以看到细碎的灵力光芒从他的手腕上飞出,一点点的落进一旁的笔记本里,那些灵力并非普通的灵力而是掺杂了分析数据之后的灵力。

路小暖站在门口看了他片刻,易蒲零一直都没抬头,他太专注了。

路小暖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打扰他,是以干脆站在门边等着,如此又等了近一个小时。

易蒲零从电脑上挪开目光的时候,就看到路小暖正倚着门框闭目养神。

无端的易蒲零心上一紧,路小暖的年岁还不算大,但他却隐约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几分沧桑感,白凤祈死的那么惨,可是路小暖却没哭没闹,选择了把一切吞下去,然后化悲愤为力量,静静等待合适的时机。

如果换做他,他不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

路小暖似乎察觉到了易蒲零的视线,微微睁开了眼睛:“你忙完了?”

易蒲零回神,略微点了一下头。

“我上次让你帮我查的,修灵最近的那个据点在哪?”路小暖走了过去,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其实修灵的据点已经毁的差不多的,很多该抓的人我们也抓到了,你想要那个据点,离这里最近也在b市,从这边腾空去的话至少也要半天的时间。”

路小暖点头:“你给我一份b市的地图,帮我标示好他们的据点。”

易蒲零惊奇:“你要去b市?”

“不行吗?”路小暖微微敛眉。秦微雨既然不许她动地牢里的人,那她只能自己去找了。当然可能要耗费一点时间,但是这无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他们丢失的修炼时间依靠吸收灵力完全可以补回来。

“当然不是。那秦微雨怎么说?”

“秦微雨当然不希望我去,可是我必须去。我既然不能去魔界,那我就在这把他们搅个天翻地覆吧。”

易蒲零略有犹豫,他清楚路小暖现在是r体凡胎,别人稍有点动作。她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事实上他也不同意路小暖去。

可是路小暖就那样面色平静的看着他,平淡的说“我要将他们搅个天翻地覆”那一刻,他居然隐约有种兴奋的感觉,居然感觉到了隐隐的兴奋。

他也希望让她去将修灵搅得天翻地覆吗?易蒲零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他笑了笑:“那好,我帮你。”

易蒲零直接传送了一份标记好的b市详细地图在她的里。

路小暖打开看了看,微微点头:“对了,我听他们说你研究出来什么灵力,对吗?”

易蒲零有点脸红:“咱能别提这种事情了吗?他们都说那东西没用。”

灵力是以灵力编织为来困住御灵者,虽然可以困住却不能将御灵者杀死。那困住也没什么用处!所以众人一致觉得这东西j肋,让他放弃。

路小暖微微笑了笑:“你有多少灵力,全部给我吧。”

“啊?你要这个干什么?那东西不能杀人,没用的。”

“对别人来说没用,对我来说却有大用,我已经没有灵力了,如果再不弄点东西防身,那我就得等死了。七善现在恐怕正谋划怎么杀我呢,如果我这样孑然一身前去,恐怕分分钟就被修灵的人撕碎了。”

易蒲零一想也对:“只是前期试验品。我做的不多,只有五十个左右,你要用的话全部拿去吧。”

路小暖从他手中接过一个手枪似的东西:“这是灵力?”

“我费尽心机才在里面放下了五十个灵力,已经是最大限度了。不能再装了。”易蒲零一脸为难。

路小暖黑线:“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东西怎么装?”

易蒲零把手枪的弹夹卸下来,里面是一个个小珠子,还不及小手指的指甲盖大,泛着莹莹的蓝色光芒:“这里面就是灵力。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用灵力将它们压缩进去的。这枪也是我改良过的,专门用来s发这种灵力。但是它的威力很小,s程也很近,只有十米左右,超过十米精准度就会大大降低。”

路小暖再黑线,难怪他们说这是j肋,十米?这么近的距离别人一个剑气就能弄死她了好不好!

“能不能想办法提高它的s程?其实没必要一下塞进去这么多,像普通手枪一样不是挺好吗?又或者一次两发或者三发。”

“那我回头改一改。”易蒲零将手枪装好,正欲收起来。

路小暖劈手夺了过去:“聊胜于无,我先走了,你慢慢改进吧。”

易蒲零看着手中空空如也,微微摇头,但是心里对于路小暖给他的肯定却相当的高兴,这么多人都不懂得欣赏只有路小暖慧眼识英雄看得上他的破发明……啊呸,什么破发明,当然是相当有创意的发明。

路小暖真是独具慧眼。

回去的路小暖,哮天犬不解的看着路小暖手中那个小手枪:“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路小暖用它指了指哮天犬:“儿童玩具枪,没什么用,拿着玩吧。”

“那你要这个干嘛?”

“吓唬人啊!”路小暖将手枪揣了起来。

刚刚离开斩的时候她找秦朦胧试验了一下,这东西实在不太好用,超过十米别说打人了,就算打个苹果都得看机缘。

秦朦胧是专业的狙击手都能s得乱七八糟的,别提她了,五十次里能s中五次都得是上天开眼。

“暖暖,秦微雨拒绝了你的提议,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哮天犬闲不了五分钟又开口了。

路小暖看了看天色:“回家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收拾东西,吃过午饭出发,晚上到b市,找修灵的麻烦。”

路小暖一句话将明天的安排说的清清楚楚,哮天犬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暖暖,你真的想让我们吸收别人的灵力来强大自己?”一云的语气略微有些冷,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路小暖站定:“你不愿意吗?”

一云摇头:“我不愿意。那种灵力流失的感觉我明白,很痛苦。所以我不想将这种痛苦强加给别人。”

路小暖默然,灵力流失的感觉她也知道,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她前进,白凤祈死后她才明白,什么天下大义,什么拯救神界,拯救人界,那都是放p的,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不受伤害才是正经!

“你不愿意,可以全给哮天犬,这样的话力量也可以集中,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易蒲零还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杀掉白光,我现在能指望的只有哮天犬。如果你愿意帮我们,你可以留下,如果你无法面对这件事就早点走,我不拦你。”路小暖说完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哮天犬打量了一眼一云,一云的脸色相当的不好。

“你不要生暖暖的气,她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暖暖将所有的灵力给了白凤祈,白凤祈一死,她就成了废人,我相信如果暖暖但凡有别的选择她一定不会这样做。”

“可是这样很残忍不是吗?”一云见过太多的人死在修灵的手里,那些被吸收完了灵气的人,迷茫混沌的,生不如死的,还有最后干脆被修灵一刀毙命的,太多太多了。

她身为神族本有一颗悲悯之心,自然不愿意再见到这些。

“暖暖,会有自己的计划,你所谓的残忍肯定不是唯一的选择。”

哮天犬在这方面很相信路小暖,路小暖并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虽然她可能因为白凤祈的死亡而改变不少,但是他相信不变的肯定是那颗坚定的心。

眼看着路小暖越走越远,哮天犬慌忙跟了上去:“暖暖,你等等我。”

一云还愣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

“你愣在这干什么?不是让你保护她吗?”神君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一云身边,目光中透出些许悲悯。

“我可以放弃吗?”

“不能。你应该知道,我交给你的事情,不止是保护她那么简单。”

一云轻叹,一时默然无言。未完待续。

长春华山医院有哪些医生
上海远大医院徐东进
常德有妇科医院吗
泉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河源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