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我可以为你奋不顾身但我不能够为你吃苦

2019-05-16 19:29: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TCL通讯携VR及多款新品惊艳亮相IFA
全职高手动画点映爆满阅文集团的IP生态大
半断食疗法食谱详解

对恋爱这个事情,实际上,我在行动上,远远落后于心理上。

在升入山西省立第四师范中学就读高中不到三个月,就有了几个心仪的女子。但却一直不动声色。

我相信,你能够理解少年人的这类心性。犹豫不决、难以决定,……不知道心之所属,于是,就想着,拖着,干脆就不做选择。

然后,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第四师范中学同一届男生并不算多,总共一百来号人。

同班的凯,有一天很神秘的跟我说,他跟班里的莉“好”上了。大家当然知道这个“好”,就是搞对象,交男女朋友了。

我心里“格登”一下,慌了。

你自然明白,莉也是我喜欢的女子之一。我突然就觉出她的好来,那一刻,简直就觉得她比所有其他心仪的女子都要好。

后来,我知道了,这种心态叫:得不到和已失去。

我假惺惺祝福了凯,然后把莉从心底划去了。

而最搞笑的是,剩下心仪的若干个女子,我又不知道该去对谁发起攻势。继续沉默着,心里想着。

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结果不用猜了,这些女孩子们,全部“归了”别人。这些别人,不是我的同舍,就是同班,顶多是邻班。

就在我心灰意懒的时候,遇到了冉。冉就是我心目中想的那个模样、那种性情,仿佛综合了我心仪女子的种种优点。

所以,有时候要相信:上天会为每一个人准备好爱情,在对的时候,让你遇到对的人。

每一对恋人的恩爱、缠绵,都是你觉得世间独有,而实质上,两两相同。

我不去叙述,或回想爱情,由于都是甜蜜。如果一个人,需要常常回想初恋或爱情的甜蜜来慰藉自己,那该是多么大的不幸啊。

可我们最终还是无疾而终了。

都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我和冉,毕业时没有分手,但无疾而终的因子,却已经种下。

那年6月的暑假,一切已注定。我通过师范类中学“高考”选拔,到本省师范大学继续读书;冉或者毕业开始教学工作,或者继续通过“3+2”高职班在本校就读2年,取得大专文凭。

6月第一周刚过,对冉的思念就淹没了我,让我对一切都提不起精神。我向冉提出了要求,或者她来我家看我,或我去她家看她。

她选择了后者。

我和冉的家,都是茱锦市的,但归属不同的县城,我家属赤丹县,冉家是平乐县。

茱锦所在的晋川省是比较落后的省分,从赤丹县到平乐县,竟然是没有直通车的。我需要坐从茱绵到中原省安东市的过路车,中途下车,才能到达冉所在平乐县她家所在的村落。

这是一趟长途车,需要开6个多小时,中间休息三次。我在第二次休息起程后半小时下车。

下车后,我就有点闷了。

首先,我不知道该怎样走到冉家所在的村庄;其次,那会儿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找个地方打,也是白想。

我只好在路边等着,在问过三拔骑摩托车或自行车过路的人(这些人肯定是当地的)后,我向南走上了一条两米多宽的水泥路,远远望去,水泥路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向多远的地方。

还是当地人告诉我,这条水泥路上去,就一个村落,叫旁水村。再往上,就是不尽的大山了。

翻过山的尽头,就是中原省的另外村庄了。

当路程超越你一次步行的行走极限时,那再美丽的风景,也就成了罪恶。

这是我从省道跋涉到旁水村里时的心理感受。

一路人,蓝天、白云、溪水、巨树、高山、峡谷、……劳作的农人、艳丽的花朵、来往的昆虫、鸣啭的小鸟、……

这些到后来,都成了罪恶。

全部行程持续整整三个小时,在我浑身湿透,坐在路旁石头休息,一个拿着家具的农人告诉我,“离我们村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这绝对不啻是天籁之音。

到达依山旁水修建,小桥流水人家的旁水村时,已下午三点多。

问过三人,到达冉家时。冉家大门紧锁,没人。

在邻居的指引下,我去旁水小学找人。

邻居说,冉在村小学实习教书,他父亲到镇上开会了,母亲在镇上教书,哥哥和嫂子恰好出门了。

我又转到小桥另一边的小学,“哗哗”而湍急的溪水声,代表了我焦急想念的心情。

可冉不在小学。我居然遇到了同样在第四师范中学读书的琼。

琼派了两个五年级的小男生去找冉回来。冉到了同村的舅舅家。

旁水村的地势下,依山傍水,去邻居家也得费三五分钟的时间。何况是放眼望去远处的舅舅家。

在我和琼开始没话找话的时候,冉来了。

她穿着一浅绿的凉鞋、淡黄的七分裤、粉色的小T恤,走路的时候,胸前一动一动,身影是那样的迷人。

看到冉的样子那一刻,我的劳累全没有了。

冉到了身前,我下意识地伸开双手,准备抱她。

她迟疑了一下。我突然想到,周围都是她村落里的同学,还有村人。我无奈地放下了手,心情就有些惆怅。

冉家就是普通的农家,这也是预想中的情况。闲时,父亲为村官、母亲教书、哥嫂做一些小生意;忙时,全家出动做农活。

跟赤丹县的高原平地情况不同,平乐县的主要农活,就是采摘了。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采花椒。

于是,天亮早餐后,我就得跟着冉和他的家人,去采花椒;中午有时候回来吃饭,有时候不回来,就地造饭(视农田的远近而定);晚饭后,就是睡觉。

采花椒很累,除了爬上爬下,主要是手和胳膊太用力了。累真的到了体力的极限,我不知道农活会累到这种程度。

还有手,虽然戴了手套,但花椒的汁液还是会渗或流进来,致使手被染色的地方,保持染色长达一个月之久。

我单独住在了小南屋。

有一晚,我吃着饭,然后冉在一旁也吃着饭。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留下了泪。

因为南屋的门开着,我无法起重机市场繁华 3大发展趋势不可逆
拥抱着冉,冉也无法拥抱我。

这次饭后的第三天,我离开了旁水村,离开了冉。

在我的想象里,在旁水村这个青水绿水、风景秀美的小山村,你侬我侬地恩爱几天,然后我心满意足地归家。

但现实,却击碎了我。我们连说说悄悄话的时间,都几近不足。只能是干农活5月份陕西省煤炭经济运行情况
回来的路上,慢慢走在后边,聊几句。

不是我娇情,而是已完全脱离农活劳动,乃至脱离家务劳动多年的我。让我偶然尝新一次,就完全足够了。如果再回到这样的生活和状态,我完全没法接受。

我可以为你奋不顾身,但我不能够为你吃苦。我们早已经不需要一起吃苦的日子,如果再回到那样的场景,我想,我们的爱情,也会在“吃苦”中一点点的消磨殒尽航太航以自主创新发展传感技术

(作者:董江波,络作家、半壁江中文创始人、天涯社区著名版主、专栏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孤男寡女》《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诗集《春花秋叶》。)

儿童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孩子拉肚子的原因
汉森四磨汤效果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