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大明孤狼第七百五十四章发威

2019-03-21 16:13: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明孤狼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流浪诗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明孤狼全集阅读第七百五十四章发威,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泽善虽然如此的说,但是能接受的人却是非常的少,文臣,对于金泽善如此的提法更是非常的反对,于是立即又道:“怎么能轻易的退缩,那岂不是把我们的土地白白的送给明朝人了?”

“是啊,所谓寸土必争,这样一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又有人如此的说道。

这有人开口,原本那些刚才一言不发的大臣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纷纷的指责金泽善这个方法不对。

“是啊,皇儿,这是不是有些?”

这高丽的皇帝这时候也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正如蒋兰所说,要白白的让出自己的土地,收缩自己的兵力,除了要远见之外,还要气魄,没有没有气魄的人是根本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和江狼一起的时间不短,虽说两人算不上什么朋友,但先前至少不是敌人,而对于大明的势力或者是作战风格,金泽善也非常的清楚,因此这才提出了如此的建议,但是,那些大臣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里,白白的让出城池,敌人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易的拿下土地,那简直就是他们的耻辱,而他们读的那些圣人书当然没有这么一条。

闻言金泽善脸色一沉,沉声问道:“那么我想请问各位,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这一下,朝廷上的大臣顿时安静了,他们没有办法,他们知道的只有明朝的兵力是如何的强悍武器是如何的先进,要对付如此一群虎狼之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的回答。

金泽善阴沉的脸,怒道:“一群饭桶!”

这话那已经是相当地不客气了。当场一些大臣这脸色不由地一变。不过他是皇子。自然没有人笨到现在就去顶撞他地意思。不过还是有人道:“即便现在没有办法。我们也应该寸土必争。誓死保卫每一寸国土!”

“那不过是白白增加伤亡而已!”

金泽善沉声说道。

“身为护国将士。即便战死。那也是为国捐躯!”

这大臣说地大义凛然。好像就如打算慷慨就义地义士一样。

“那好!”

金泽善转身,阴沉看着那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臣,道:“那就给你一把剑,立即去前线,和众将士一起守城如何,如果你战死了,皇上下旨,赐封你护国大将军,如何?”

说完,金泽善大声说道:“来人,把我剑拿来!”

很快,一个侍卫捧着一柄剑走了上来,这剑外面是金色镂空的剑鞘,显得十分的珍贵,双手接过侍卫的递上来的剑,金泽善走到了这个大臣地面前,朗声道:“这剑是父皇御赐的宝剑,已经跟着我十多年了,今日我就赐予你,然后在封你个大将军,立即启程去前线,和将士守城,你不是说这身为护国的将士,即便战死,那也是为国捐躯吗,那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完之后,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大臣。

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料到金泽善竟然来了这么一招。

当初江狼回国,一个朝廷地文臣因为不满而说了一些诋毁那些出生入死的将士的话,结果江狼一怒,把这文官给弄到了边关去守了两年的城池,虽说这命令是景泰帝下的,但是也看得出江狼的态度,而这事情也在军中广为流传,这让江狼的声誉更是大震,而那时候还在海外的金泽善自然也听说了这话,一方面佩服江狼的魄力之外,另外一方面也看得出江狼在朝中的地位,当然,还有对士兵地重视。

而现在,金泽善就用的这一招,这些满脑子之乎者也的文臣,这脑子已经迂腐,根本就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在他们的眼里,战死沙场,那是将士的宿命,因为这些人是士兵,如此的蔑视生命已经让他们根本不会去在意那些士兵的生死。现在大明主要的进攻路线上面有三十万的兵力,不说武器,光兵力分散地各个城池都比不上,更不用说武器了,分散开了,无疑是多增加无数的荒坟而已。而这些大臣一句话,就可能让无数的士兵白白的浪费生命,而起不到任何的效果。而在和江狼一起日子,让金泽善感觉最深刻的,就是明朝对于士兵地重视,他们不会白白的去牺牲任何一个士兵,所以攻打什么地方,都是大量地使用火炮,虽说在有些人眼中看来,有些时候根本就浪费,也是浪费银子,不过明朝人却不这样认为,生命高于一切,哪怕是个小兵,用强大的火力来摧毁

墙,同时也摧毁了他们的意志,这样的话在总攻才会遇到较轻的抵抗,减少自己的伤亡,而完善的军队的医疗体系也能让每一个受伤的士兵能得到及时的医治。

当初自己也把大明的这一套打算吸收过来,但是也正是这些人,说什么国库紧张,根本就予采纳。

想到这些,金泽善一肚子都是气,见这大臣脸色一变,这手中的长剑朝前一送,冷笑道:“怎么?害怕了?刚才你不是那么大义凛然吗,现在就怕了?”

“我不过是文官,这打仗……!”

大臣有些怯生生的说道。

“放屁!“

金泽善怒道,呛的拔出了长剑,怒道:“文官又怎么样?这国难当头,就算妇孺都应该拿起武器去抵抗敌人,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

金泽善长久以来的怒气这个时候已经爆发出来,原本也想学大明进行改革,强壮国力,但是,就是这些人,害怕伤害他们自己的利益,怕着怕拿的,以至于那些改革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推行,在感慨别人明朝日益强大的同时,这些人却丝毫不想如何让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

“请太子恕罪!”

这大臣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连忙跪在了地上,这上前线必死无疑啊,命当然重要些,面子其次。

金泽善顿时感到了一丝绝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呛的把宝剑换回剑鞘,摇摇头,道:“说实话,现在我杀你,我都怕脏了这剑,来人,把他押送去前线杀敌,要是半路脱逃,杀无赦!”

金泽善压抑的怒气的声音已经让在场的大臣胆寒起来,一个个愣愣的看着金泽善,而那个大臣一听,身子不由的一颤,这金泽善不敢求了,不是把目光投降了龙椅上的高丽皇帝,颤声道:“皇上,皇上,还请皇上恕罪啊,皇上!”

高丽皇帝这时候也有些为难,毕竟跪在地上的那个是自己的大臣,虽说也为这个大臣感到了寒心。

金泽善则扭过头来,同样看着眼前自己的父亲,以仁为本,那的确是治国之道,但是因为过于的仁慈,这才导致了现在高丽的如此的局面。

“皇儿,你看?”

他有些犹豫的问道,当然也明白,把这人送上战场,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必死无疑。

不过金泽善这次已经不打算再次妥协了,当下道:“要是父皇认为皇儿没有做对,那么皇儿便立即离开,至于这国是存是亡,也不在过问!”

在场的大臣不由的齐齐的动容,这话中也感觉到了金泽善的怒气,这和他们以前知道的金泽善绝对是两个人,以前的有些懦弱,所以也没有人太在意,而现在则不一样,就这一句话,已经把眼前这个大臣逼上了死路。

这个大臣脸色渐渐的变成了死灰,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龙椅上的高丽皇帝这下也愣了,金泽善强硬得让他吃惊,心里也不由的开始盘算起来,微微沉吟一下,这才道:“现在国难当头,朕认为不应该内讧,应该想办法抵抗住明朝人的进攻才是。”

金泽善现在已经是铁了心要除掉这个大臣,也是一种杀鸡儆猴的,虽说按照自己的打算也能抵抗住明朝的进攻,但是至少,能让一些人活下去,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即便是自己的队伍离开,没有遇到抵抗的明朝军队在占领城市之后应该不会伤害那些百姓,毕竟他们的军纪是非常严格的,当下道:“此人扰乱军心,其心可诛,还请父皇定夺!”

一道难题摆在了高丽皇帝的面前,为难的看着下面的大臣,犹豫了一会,这才有些不忍的挥挥手,道:‘来人啊,就按照太子的意思办,把他送上战场,让他抵御明朝人的进攻!“

现在这个大臣顿时绝望了,大声道:“皇上,臣知错了,请饶了臣吧!”

高丽皇帝微微扭头,挥挥手,道:“带下去!”

整个大殿上一片寂静,只有那个被拖下去的惨叫的声音。

没有人一个人在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也没有人胆敢求情,现在的金泽善摆明正在盛怒之中,求情无疑是自寻死路而已,说不定一怒之下,和刚才那个大臣一样,被扔去抵御敌军,那岂不是自己找死?现在这个时候,什么话都不说,那才是最安全的!

阵发性房颤的危害
疲倦乏力什么原因
骨关节炎要保持心态
女性肥胖症的治疗方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