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陈家妖孽正文第七百八十九章绝响

2019-02-04 07:42: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百八十九章:绝响,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七百八十九章

任何看似泼辣的女人都会温柔,任何看似温顺的女人都会胡闹,总体来说,一个女人,往往会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做出一些与她自身性格截然相反的事情,很难理解,也很容易理解,要么怎么说一个月流一次血还依然能健康茁壮生存的生物很可怕,就是因为难以捉摸,根本无法精确的把握,女人的优势,其实有时候不止体现在感情上,在各种方面,都会有,主要看是怎么利用。

恐怕所有知道叶家的人都不会相信,一向清冷到不近人情地步从未成年开始就理直气壮干脆彻底的拒绝了无数显赫家族提亲的叶家大公主有一天会拿刀对着一个男人的下体,笑容嫣然,这画面忒特么邪恶了,就算陈平都想象不到,关键还是叶知心那句:带两把刀的女人是不是很危险?这话问的简直坑爹,陈平身体僵硬,一双手还放在叶知心腰部搂着,根本忘记了动作,如果女主人公换成纳兰倾城或者许舒这类娘们,陈公子现在肯定能毫无压力的说一句女侠别犹豫,您老人家速度动刀就是,我哼一声都不是好汉,可现在刀握在叶知心手里,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妞刚才可分明就是一副生死相向的架势,足见她恼怒道什么程度了,现在自己落在她手里,没准真会被她一冲动给那啥,虽然说现在有了女儿不算断子绝孙,但男人最重要的东西真要这么没了,是不是他妈的太冤枉了一点?

叶知心表现与往日里大不相同,仿佛双重性格的女侠附体一般,现在她在陈平面前展现的,完全就是一副妖精的姿态,从女神瞬间变成祸水,简直就是超出正常爷们心脏负荷的转变,陈平敢肯定,自己肯定是第一个见到叶知心如此姿态的爷们,这份殊荣,就连叶破城都不曾拥有。

叶知心轻声浅笑,往日里没什么表情的俏脸轻轻勾勒一下,瞬间就成了祸国殃民的妖精了,魅力堪称惊心动魄,她眯着眸子,眼神意味深长,直接盯着陈平的眼睛,轻声道你在害怕?

陈平欲哭无泪,最重要的部位受到威胁,现在不止是蛋疼了,简直就是菊花一紧啊,他点点头,强自平静,静静道先把刀拿开,今晚的事情,我跟你道歉。

叶知心神色不变,甚至眼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嘴角悬挂的满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肯表态,在行家手中实用价值远大于商业价值的屠城黑金与复仇一起交叉着插进沥青地面上,微微颤抖着,相互摩擦,声响很明显,叶知心很警惕,只是轻轻瞥了一下,然后立刻将注意力放在陈平身上。

陈公子尽量做出一副无辜从容的神态来,跟这种娘们打交道,特别是刀指着自己重要部位的时候,如果不能劝她收手,那唯一要做的就是要稳住她,然后在慢慢想办法,陈公子丝毫不担心叶知心会有握不住刀或者激动失手的扯淡事情发生,她的变态武力值,就算让她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都没半点问题。

“你想怎么样?”

陈公子无奈问道,摊开手,一脸苦笑,手中那盒超薄颗粒型的杜蕾斯还被他握在手里,说实话,刚刚生擒叶知心那会,他心里确实有点龌龊念头在作祟的,感觉今天自己的礼物送的很对,马上就要用上了,对他这么个从来都不拿霸王硬上弓当成啥下贱事情的牲口来说,和各种女人日后再说,一点问题和压力都不存在,如果叶知心没有第二把贴身短刀,今晚的结果对陈家肯定很喜剧,当然,对叶家就悲剧了,任何女人,只要经历了一些事情,就算再怎么清高也会有些微妙的变化,而且纵观陈公子的感情历程,这厮就是说对这种微妙变化每一个阶段性的起伏了如指掌都不为过,当初的纳兰倾城,薛虞妃,秦嫣然,岳沉鱼,等等女人,最开始的时候无一不是被陈公子用卑鄙手段先弄上床,然后才乖乖听话或者已经开始想着美好方向转变的,这方面陈公子大大的有经验。

叶知心沉默半晌,原本破天荒出现的一丝女孩子娇媚神色又再次隐藏起来,偶尔的感情流露之后就瞬间归于平静,这倒是符合这娘们的风格,不然一个女人,内心再怎么强大,也断然不会二十年如一日的冷冷清清,那就不是女神而是怪物了。

叶知心睁着眸子,静静看着陈平,手中的刀却丝毫没放松,看得出来她是个很会抓爷们软肋的女人,把刀放这里,再怎么英雄好汉也得服软,这特么可比架在脖子上好好使多了,她轻轻开口,语调淡然道不打算把我拖上床好好折磨了?

陈平:“……”

叶知心继续开口,毫不放松,表情上虽然恢复平日的姿态,但语气上却依然跟往日截然相反,淡淡道不打算对我皮鞭滴蜡看我哭着求饶了?

陈平:“……”

“不打算姐妹通吃了?”

陈公子一脸讪笑加冷汗,这三个问题实在太特么犀利了点,而且按照叶知心以往的性格,也断然不可能提问这样很傻很天真的话题,他轻轻低头,瞥了一眼自己胯下的血量刀尖,终于肯彻底承认自己神器也比不过对方内功的事实,轻轻叹息,道先放手,一切好商量。

叶知心根本不为所动,她似乎有点犹豫挣扎,自从陈公子服软开始,她内心的怒火就开始逐渐减少,现在已经到了踌躇不定的地步,自己一刀下去固然痛快,鲜血淋漓,但事后如何善了,根本就是一道无解的难题,她和叶轻灵不一样,能清楚自己父亲的动向与大概计划,对陈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现在就让陈家彻底疯狂,肯定不是家族想要的局面。

她犹豫了下,终于缓缓收回短刀,整个人瞬间向后退了几米,在确认不会再次被陈平贴近占便宜后,才淡淡说了一句:“你输了。”

陈公子一脸无所谓的笑意,耸耸肩,轻轻开口,骂了一句傻逼娘们。

刚刚淡定下来的叶知心瞬间发飙,扬起手中短刀,骂了一句滚。

这姿态,太不女神了,太不淑女了。

陈平一脸严肃,说了句且慢,摇头晃脑,笑嘻嘻道夜色唯美,姑娘,让哥给你高歌一曲如何?

叶知心脸色冰冷,不为所动。

陈公子丝毫不介意,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叶知心,一脸惟妙惟肖的深情款款,他轻轻开口,第一句歌词就让叶知心瞬间爆发。

歌词没错,曲风也算是实力派,这音调,肯定要比他和叶轻灵刚才的合唱要标准的多,只不过陈公子一脸深情唱出来的是啥?

黄色十八.摸。

叶知心忍无可忍,猛然拔出屠城黑金,开始追杀某个混蛋。

陈公子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夜色下,叶知心白衣如雪,手持屠城黑金,长发飘飘,这画面太美好了。

更美好的是被追杀的混蛋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越唱越有感觉。

小伙子嗓音真清澈啊。

最终两人在陈平的有心引导下重新窜进小区。

追杀依然再继续,陈公子的高歌依然在小区内回荡。

尼玛,成绝响了。

金相切割机价格
散热器十大品牌
优质锌钢护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