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超级黄金手正文第六零六章不是李阳就是林郎

2019-02-04 02:43:3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超级黄金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小羽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黄金手全集阅读正文第六零六章不是李阳就是林郎第一更,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六零六章不是李阳就是林郎第一更

哭啊,昨晚发了单章就去睡觉,本想早上怎么也得有个二三十票,可起来看到上那可怜的个位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两点多睡觉,六点小羽就强硬着让自己起了床,为了就是保证今天的四更,甚至是五更,早上多码一章先更出来,这样最少的四章就有保障了。

可看到的数字,真的有种很无力的感觉,辛辛苦苦,小羽强忍着睡意,硬生生的用凉水洗开那沉重的眼皮,获得的就是这个结果吗?

这一刻,小羽真的有种眼泪想流下来的感觉,现在小羽24小时的跟订并不少,不说每人一票,十几个人一票,甚至二十人一票也能有一百票了,难道是小羽的更新不勤奋吗?

我想不是,真正看正版的朋友都明白,小羽的更新已经很努力了。

坐了有十几分钟,才重新洗了脸,既然起来了,这时间就不要浪费,小羽还是码了一章,出门之前更新出来!

希望回来的时候能看到数字的大幅度增加,这样哪怕是再累,也会有一个极好的心情,到时候码字也会很有**。

以上字数不计费,下面为正文

…………………………………

听了赌石专家的话,林郎眼中的精光一闪,嘴角的笑意变的更浓了。

“有意思,现在可以确定还有两个人跟这块巨型毛料,有一个肯定是翡翠王,另一个会是谁?”

林郎自己轻声说着话,他身旁的赌石专家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低下头,小声的说道:“会不会是安氏珠宝,安氏和邵氏很不对路,您那天也亲眼见到了!”

林郎摇了下头,轻声道:“不会,绝对不会,安氏的那几个赌石专家没这个能耐,他们敢赌到四百万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多一点的胆量都没有!”

“不是他们,那会是谁,难道是新加坡那边?”

赌石专家稍稍愣了一下,他所说的新加坡指的是那边一家著名的华人珠宝公司,规模不比邵氏和安氏小多少,在东南亚乃至西亚都有很多的分公司,资产也是高达数百亿人民币之多。

“也不是他们,他们对翡翠的依赖性没那么大,况且他们的赌石专家能力也有限,不会有这个魄力!”

林郎再次摇了摇头,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点怪怪的笑意:“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赌石专家的脸上露出了很浓的疑惑,但他什么也没有问,对自己老板的习惯他可是非常的了解。

“五百万,还有刚才的四百六十万,基本可以确定有两个人一直在跟了!”

另一边贵宾室里面,李阳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一边按动着竞标器继续投标其他毛料,一边猜测着这么大魄力继续加价的人到底是谁。

五百万啊,比底价高出了四倍,这么大,赌性这么高的毛料敢这么加价的人可不多。这个时候白盐砂皮壳全赌毛料被挤出大屏幕就是最好的证明,也可以说目前竞争这块毛料的只有他们三家人了。

“李哥,我这边的毛料竞争力都不大,好长时间都没冒头了!”

刘刚突然说了一句,李阳分给刘刚的毛料底价都不是太高,刘刚抬了几次价之后,跟着竞价的人就少了许多,眼下很长时间没有冒头,足以证明没有其他人继续加价。

“你先留意着,最后直接投标我给你的最后价格,注意,是欧元,别当成了人民币!”

李阳点了下头,说话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今天的毛料之中利润最大的就是那块巨型毛料,不过现在来看高手不少,敢赌这块毛料的人也不少,到现在还有两个人再跟,最终能不能拿下这块毛料李阳也没什么把握。

时间不等人,李阳还没想出是谁在竞争,今天明标竞标的时间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分钟。

事实上李阳也很难想出竞争对手是谁,他对这次参加公盘的人了解很少,只认识少数的一些人,这个问题李阳索性不在去想。

最后一分钟,竞争变的更为激烈,屏幕上每秒钟都有着很大的变化,所有的人也都不在说话,这一刻除了按键声之外,就只剩下每个人紧张的心跳声了。

最后三十妙。

桑达拉也忙碌的按起投标器来,他要帮李阳竞标的毛料不少,这会索性把李阳给出的最高价都按了出去。

司马林静静的坐在那里,之前他就把自己能承受的底价都加上了,最终能不能得到只能看运气,对此他看的很开,决不去强求。

二十秒。

玻璃种毛料突破了六百万大关,现在还在直飞,一会的功夫就飞到六百八十万,李阳看到这个数字心里只能感慨这些人都疯了。

巨型毛料也在增长,李阳加到五百二十万,另外两个人很快就加到了五百五十万,此时巨型毛料是李阳刚出的五百六十万,比玻璃种毛料只少一百二十万欧元。

最后十秒。

李阳的心里猛的一跳,巨型毛料的编号再次闪了出来,这次没加太多,只加了一万,五百六十一万,好像有人要放弃了。

李阳已经把在按键上按出了一个‘七’,他打算直接输入七百万的底价,如果实在拿不下来,也只能说没有这个命。

一个零,两个零,最后输入的时候,李阳心里微微一动,又加了个七,最终输入的总价是七百万零七欧元。

最后三秒,李阳把这个价格按了出去,之后就躺在了沙发上,今天的竞标比在平洲的时候可累的多。

三秒之后,大屏幕准时停在了那里,下面的大厅顿时又变的热闹了起来。

有人捶足顿胸,最后关头时间没够,新的标价没投出去,也有人开怀大笑,最终拍下了所想要的毛料。还有人脸上隐隐带着担忧,他们是拍下了毛料,但价格超过了他们的计划,也不知道这次竞拍的毛料到底是赔还是赚。

两分钟后,大屏幕自动做了调整,按照今天竞拍毛料的价格,大屏幕会依次显示出最终的中标价,出现在第一位的,就是今天明标拍卖中,标价最高的毛料。

看到排在第一位的01368号毛料,三号竞标大厅的那个中年男子嘴唇再次哆嗦了一下,八百万欧元,他成了今天的标王,可惜的是这个代价太沉痛,他无法拿下来,最终只能放弃。

在01368号毛料之下的,便是那块玻璃种毛料,七百二十八万欧元,这绝对是个天价。

只是一块毛料,就拍出了七千多万人民币的价格,李阳感受到了缅甸公盘的疯狂。可惜这块毛料最终会跨,还是大跨,六千多万的损失,哪怕是安氏恐怕也会心痛不已吧。

平洲大公盘明标的时候也疯狂过一次,但那是李阳捣乱出来的,之后的几天都很平稳,哪像这里,都几乎是拼着命的往上加价,赌胜的可能性越大,他们就越敢出价。

看到玻璃种毛料之下的编号和后面的价格,李阳长长舒了口气。

排在第三的是白盐砂皮壳的全赌毛料,七百万零七欧元,这正是李阳出的价,这个价钱也不可能重叠,李阳不相信还有人会和他一样带这么一个零头。

大厅的很多人都议论了起来,玻璃种毛料获最终竞拍到一个高价是他们之前就预料到的,可谁也没想到,这个白盐砂皮壳的全赌毛料也会拍出这么高的价格来,七百万零七欧元,和玻璃种毛料只差了二十多万,差点把玻璃种毛料给挤下去。

要知道,两块毛料的竞标底价整整差了一倍,现在玻璃种毛料成加价比底价翻了三倍,巨型毛料就等于是翻了差不多六倍,这且对属于翻番比较高的毛料了。

另一边的贵宾室,林郎已经站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完全的消失了。

他最终也给出了一个高价,七百万零一欧元,之前还是五百多万,最后直接加了一百多万,等于是一千多万人民币,已经很保险了。

为了防止出现同样价格的七百万,他还特意最后加了个零头,可惜的是,人家也加了零头,加的不是一而是七,这样等于他因为少了区区六欧元,就和这块价值七百万的毛料擦肩而过了。

若是差的多,林郎还能接受,只差这么一点,那种郁闷的心情就别提了。

过了一会,林郎才使劲的吐了口气,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还带着一股很浓的斗志。

林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慢慢的,林郎自己轻声说了一句:“最后得手的人到底是谁,翡翠王还是李阳?”

他旁边的赌石专家则露出了异常惊讶的神情,此时他总算知道林郎猜测的另外一人是谁了,竟然是北圣李阳,不过这个李阳也太年轻了点,实在让人难以信服,特别是他们这些加拿大来的赌石专家。

另一边,三号竞标大厅,邵玉强看着最终的结果,心里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师傅,这块毛料不是我们的,只差五欧元!”

邵玉强最后投标的价格是七百万零二欧元,这是翡翠王特意吩咐的,加了两欧元的零头。

此时他的心情和林郎一样的复杂,若是被人用高价,不说高出一百万,哪怕高出十万的价格抢走也不会那么郁闷。五欧元,只是五欧元,就把七百万欧元的东西拿走了,邵玉强哪怕自己不看好这块毛料,现在也有种说不出的憋气感。

不过在邵玉强的心里莫名的还有一种轻松感,或许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这块毛料的缘故吧。

“这个带七零头的会是谁?”

翡翠王突然说了一句,在他的脸上还有着思考,邵玉强急忙回过头,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很多年了,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自己师傅有这么凝重的表情了。

“师傅,如果他现在领毛料的话,我很快就能查出来是谁,如果他要等以后再领毛料,我也可以让人给我们查一查!”

邵玉强急忙说了一句,翡翠王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还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用查了,不是李阳就是林郎,我猜李阳的可能性更大,林郎有小聪明不错,但有时候也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阳,林郎?”

邵玉强的脸上猛然一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傅早就猜到了一只跟着竞价的两个人是谁,更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李阳,看师傅的样子,似乎对李阳更高看一眼。ro

代发服务
诸城市水力碎浆机厂家价格
景县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异形件电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