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白银之轮第1714章新霸王餐霸王官

2019-01-12 16:13: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白银之轮 第1714章 新霸王餐霸王

沙罗曼的到来纯属意外,当他进入万舌开辟的私人空间后,也带来了恐怖的毁灭性破坏。这股毁灭空间冲击灾难,并不是万舌能够承受的,不过由于魔潮的复杂空间特性,他并没有死亡。

正相反,不宽容他人他尖叫一声,数十根膨胀到几十公里长的触手,将烹饪到一半的‘大吃一鲸’卷走,随后遁入另一处空间巢穴中,任由这片私人空间垮塌崩溃。舌之厨的私人空间是复数的,类似蜂窝结构,当一个毁灭后,他会转移其他远离此处的空间中避难。

在它逃跑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小田螺。不过他是厨师而非服务员,没有拯救顾客的义务,

白银之轮第1714章新霸王餐霸王官

事实上,他连提醒的没有,故意看了眼小田螺,确认她不懂得空间技术后,这才安心的跑路。

如果小田螺死在这这场空间崩溃中,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毕竟这场吃与做的对决中,无论怎么看自己都吃大亏。与其继续比下去彻底败亡,又或者惨胜,不如让客人死于意外,让这一场对决不了了之,半途结束,大幅度减小自己的损失。

大约等候了二十分钟,正当万舌以为小田螺跟随那场空间破灭一并死亡后,他所立身的空间又被划开,沙罗曼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的对面,视线直直盯着半熟的大吃一鲸。

而他最头疼的小田螺并没有死去,反而死死抱住沙罗曼的大腿,树袋熊一样东张西望,嘴里喊着:“杀老头咱咩去打猎!杀老头咱咩去打猎!咩要吃肉肉!”

在过去两年间,西撒临危受命,接受了‘杀婆婆’的雇佣,带着奈奈和艾尔莎,主动拜访过沙罗曼四次,拐弯抹角的帮这位火辣的御姐牵线搭桥。

此外,沙罗曼在去外宇宙吊打星空领主的时候,也抽疯路过一次渣撒之家,小住三日后,然后在西撒的神系内,没有进行任何防护措施的肉身横渡了‘破维之洞’,向西撒展示了什么叫做纯爷们?

因此,小田螺在这期间,和沙罗曼碰面至少五次。沙罗曼是讨厌复杂与麻烦的性格,他想要活的简单一些,因此世界被他强行改变,也变得简单。

朋友、食物、敌人、不能吃的,然后再由这四大类继续外延,这就是他的世界观,无比简洁。没人能让他的世界观变得复杂,任何复杂的事情落到他手中,也必须变得简单起来。

至于歌丝娜?在成年之前,大脑发育前,她的世界永远也复杂不起来。并非像沙罗曼一样明明可以复杂却强行简单,小田螺时明明只能简单,想复杂也复杂不起来。任何复杂的事情进入她的脑袋,只能可怜的变成:吃、玩、睡,以及其他……

沙罗曼怕麻烦,哪怕亲生女儿艾尔莎,以及最喜欢的小徒弟奈奈,待在一起久了也觉得很麻烦很碍事,因为人都是复杂的,所以时间一长,沙罗曼就想离开,也只有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镜界,能让他沉静下来。

但唯独小田螺不同,这只霸娘龙太蠢了,以至于大脑空空散发出与沙罗曼相似的电波。沙罗曼绝对不蠢,他的智慧是大智若愚,但却奇异的和‘大愚没救’的小田螺对上了拍子。因此沙罗曼每次面对小田螺时,都会表现出出乎意料的关爱。

在西撒看来,这大概是因为两个人小时候都是被野兽养大的缘故吧?他们可以用动物的方法来交流,而兽性从一开始就深深烙入他们的骨子里,是罕见的‘同类’。

在几次见到沙罗曼后,小田螺就仿佛遇见长辈,总会跟着他蹭吃蹭喝。沙罗曼喜欢挑战强者,经常不经意间失手将其打死,存活率一般在0.0023%左右。而小田螺最喜欢做的,就是跟在他身后吃野味。

舌之厨私人空间的崩塌,对两位大佬没有造成丝毫损伤。小田螺这等身体素质爆表的‘伪本器’,丝毫不受空间崩溃的影响。她发现沙罗曼的气息后,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抱住沙罗曼的大腿,开始嚷嚷要吃野味。

沙罗曼罕见的没有一脚踢死敢不自量力前来骚扰他的生物,而是无视并默认了小田螺抱大腿的行为,带着她穿越空间,再次追上了‘大吃一鲸’。

面对沙罗曼,万舌可耻的颤抖了,恐惧了。与看不出深浅的小田螺不同,见到沙罗曼后,他本能的感受到死亡威胁。这种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出现了灵魂被一柄锋利刀刃死死抵住,切割出一道伤口,随时都会死亡的错觉。

“呃,呃……请问客人需要什么?”万舌哭丧着脸说道,为什么庇护所不再庇护自己了?这里不是号称整个魔潮最安全的地带吗?为什么接二连三出现不符合规则的东西?

他却不知道,放眼整个锡兰宇宙,类似小田螺、沙罗曼这种巅峰中的巅峰生命,也是极少数的。像小田螺这等伪本器,是唯一的。而沙罗曼这种无法估算的战斗狂魔,也是唯一的。

要怨,就只能怨他的命不好,什么不去学,偏偏要学烧菜呢?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吸引了小田螺与沙罗曼的到来。如果能重来,千万不要学做菜。如果有天堂,愿……算了,整个锡兰的死亡系统都是小田螺她家开的,死了一样逃不出小田螺的魔爪。

“你是魔物?是个厨子?”沙罗曼也是见多了猎奇生物的大佬,就算羊妈在他面前有丝分裂,他也不会眨一下眼。万舌这不可名状的造型在他眼里,也就是个‘不可食用’的评价。他从不以貌取人,往往这种长得不尽如人意的家伙,总会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某一个领域出类拔萃,因为他们没有做其他事情的条件。

听到问话,万舌忙不迭的点头:“是的,我是厨子!是个厨子。请问客人有什么需求?”

“做饭!”沙罗曼想到了绑定在膝盖上的插件小田螺。这小东西与自己简单也绘制出所有的画面有缘,又是‘女婿+徒女婿+入门弟子’渣渣撒的宠物,不能以大欺小夺她的吃食,便指着‘大吃一鲸’道:“来一份相同的。”

万舌的脸彻底垮了:“就只有这么一份啊!”

小田螺虽然脑袋简单,但没傻透,立刻道:“一起次!一起次!”

沙罗曼摇摇头,说道:“那就上更好的!”

万舌连连应允:“是是是,这就来。对了,客人你是选择付费?还是我替您付费?”

沙罗曼这种狠角色,一看就不是区区规矩能够约束的。它可不敢像对待小田螺那样,妄想用‘舌之厨的规矩’控制对方。

沙罗曼吃了一辈子霸王餐,何曾让人替自己付账?岂不要欠下人情?

“不需要你付账,我没钱!少废话,快点上菜。”他理直气壮道。

万舌哭了,好想哭着跪下去喊一声:粑想像着自己迷茫在无际的深海中粑,求您务必让我替您埋单啊!你要吃霸王餐,岂不又触发那个坑死儿子我不偿命的规矩了?一个小田螺已经跪了,您再吃霸王餐,我还怎么活啊我!

然而沙罗曼的意志尤其是他人能够动摇更改的?万舌满脑弯子想的再复杂,到了沙罗曼这里,都自动简化为一句:“不需要!”

然后他彻底陷入了魔生当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开始为两位大胃王烹饪‘大吃一鲸’,以及更加珍贵的终极厨义:‘新奥尔良烤凤凰’!

阳澄湖大闸蟹集团
冬季女睡衣纯棉报价
铜貔貅图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