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女生

第一章 王爷写圣旨

2017-11-14 15:18:4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二手不锈钢罐第一章 王爷写圣旨 天启三年,春,紫禁城,景焕宫。
书桌前,一个七八岁锦衣华服到非同一般的小少年,趴在桌上,握着毛笔,很是吃力的在写着。
一声锦衣卫的粗壮大汉,动作很是别扭,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小心翼翼的向着少年走来。
小少年头上出现丝丝细汗,眼神专注的看着笔尖,每写完一个字都感觉累的不轻。
“殿下,您在写什么呢?”大汉伸头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低声问道。
恰好小少年写完最后一个字,看着黄色宣纸上面未干的字迹,微微一笑道:“写‘圣旨’!”
大汉暗暗咂舌,心想殿下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还是连忙道:“殿下,孙大人今天就要返乡了。”
“恩,”现在的朱栩已经是大明惠王朱由栩了,他拿起‘圣旨’吹了吹,道:“老曹,拿一万两银票来。”
大汉便是从辽东回来述职,被朱栩抢来做贴身侍卫的曹文诏,如今还兼职他景焕宫的大管家。
曹文诏从怀里掏出银票,递给朱栩问道“殿下,您要银票做什么?”
朱栩将‘圣旨’卷好揣入怀里,目光看向门外的天空,道“我去见皇兄,对了,让你盯的事情别忘了。”
曹文诏脸色一肃,道“殿下放心,那边我收买了一个小太监,要是有消息会立即告诉我的。”
“好。”朱栩点了点头,魏忠贤的第一次露出獠牙必须要打回去。说完,便走出宫殿,向着御书房走去。
“见过惠王殿下。”御书房门口的侍卫太监一见到朱栩,连忙躬身行礼。
朱栩从怀里掏出几个碎银,随意的扔给几人,旋即大声嚷嚷道“拿去花,本殿下有的是银子。”
四人大喜,慌忙收下,连连赔笑道:“多谢殿下。”
“皇弟,快来快来,朕按你说的做的,你快来看对不对!”朱栩刚一只脚迈入御书房,天启皇帝朱由校就跑过来,拉着朱栩向里面跑去。对于之前的事情,恍若未见。
只见本来应该放满奏折文书的御桌上,全都是碎木屑,一个三层欧式模型干干净净的摆放在最中央。
“来,皇弟,你来看看,跟你画的图纸是不是一样!”朱由校看着模型,神色颇为欣喜。自从他的‘皇弟’跟他一样展现了匠艺天赋后,给他带来的惊喜不止一点点。
朱栩背着一双小手,装模作样的看了眼,摇头道:“皇兄,这里,应该是半圆形的,与这边对称,还有,延伸出来的这块,需要下方有承重柱。”
朱由校听着朱栩的话,双眼大睁,他也很有技艺的,一听连忙拿起桌上的木工短刀就在模型上雕刻下来,同时的对着朱栩摆手道:“皇弟你先自己玩,朕再试试。”
朱栩点了点头又看了一会儿,见朱由校神情专注,这才走到一边,从怀里掏出‘圣旨’,铺好摊平,然后又拿起朱由校的玉玺,狠狠的向着‘圣旨’上盖下,或者说砸下。
桌子猛的一颤,朱由校刀立即一顿,然后瞥头看了眼,道:“朕这玉玺都没你用的多。”
朱栩将玉玺放回去,嘻嘻一笑道:“要不是我还小,我的刀功一定比皇兄强!”
朱由校也认真点头,道:“这点倒没错,等你再长几岁,我们兄弟联手,一定能做出前无古人的匠品!”
朱栩也附和点头,心里却腹诽,你是不务正业,我才不会去做个木匠。
等朱由校再次专注木工活,朱栩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太监,招手道“小曹,过来。”
“殿下。”这个太监大约二十多岁,面色白净,俊逸不凡,连忙走过来道。
朱栩将‘圣旨’与银票递过来,目光淡淡,威严道“带着‘圣旨’,还有这份银票去城门口等着孙大人。”
曹化淳接过‘圣旨’,然后抬头看向朱由校。
朱由校已经习惯了朱栩这样的行为,摆了摆手里的木工刀,不耐烦道:“让你去你就去。”
“奴婢遵旨。”曹化淳拿着‘圣旨’,转身出门。
朱栩看着曹化淳走出御书房,又转头看向朱由校道:“皇兄,你这个小太监不错,发到我宫里去吧,我那正缺一个领事太监。”
朱由校越发不耐烦,连连挥手道“拿走拿走,朕不给你还得去找皇后来烦朕。”
朱栩嘻嘻一笑,大声作揖道“谢皇上,臣弟告退。”
朱由校理都没理,朱栩暗松了一口气,趾高气扬的走出御书房。
待朱栩离开御书房,朱由校停下手里的活,抬头看着门外,俄尔笑了笑道:“孙传庭,也罢,若有空缺重启便是。”
从紫禁城东侧,三两普通无奇的马车晃晃悠悠的向着城西门走去。
第一辆马车内,三十左右,一身常服的男子,五官俊称,说不上貌比潘安,却也不凡,而且自带一股威严。不过此刻他眉宇凝结,眼神带着煞气,显然心里无比怨愤。
他坐西朝东,马车南北还坐着三个女子,衣着简朴,发髻高挽,一看就是人妇。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妇人,看着怒愤难平的自家老爷,犹豫着轻声道“老爷,我们就这样走了吗?”
男子立即怒道“不如此还能如何,此生再不回这紫禁城!”
其他两个女子一脸担心,自家老爷尽管愤而辞官,但心绪难平,而且得罪的是皇上面前的宦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祸从天降。
“老爷,有人拦路。”忽然间,驾车的车夫转头向车厢里道。
大夫人见自家老爷无动于衷,不由得低声道“老爷,也许是你的同僚前来送你。”
男子心里本就带着一股难以消除的怒火,却没有失去理智,心里暗自一叹,哪里还有同僚敢来送他。不过他还是起身走出马车,一下马车就一怔。
曹化淳微微一笑,走上前看着孙传庭道“孙大人这是不认识杂家了?”
孙传庭立即就确定了,这是皇上身边的太监,心里惊疑不定,却还是拱手道:“不知曹公公拦住在下去路所谓何事?”
曹化淳将手里的‘圣旨’以及一万两银票递过去,笑着道:“孙大人可以自己看。”
孙传庭心里忧惧,但脸上还不动声色的接过来,银票他完全不在意,打开叠在一起的黄色宣纸,只见上面写着十二个大字,还盖着皇帝的玺印。
‘国难多艰,卿且暂去,诏还不远。’
孙传庭手一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呼道:“吾皇圣明!” 澳海澜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