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白旗超限店 第72章 越来越少

2018-11-09 18:20: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白旗超限店 第72章 越来越少

“你们要去哪里?停下!”

章鱼头嘴唇下面的触须张开并摇摆起来,一句从未有过的高亢质问就从触须后面喷出来。正在地上捡垃圾零件的众人纷纷转过身来,强势围观钱镜等人。挡在地球-食人魔联军与垃圾帮的中间,手在背后示意大家继续走。“我们预祝你们马到成功,你们不祝我们一路顺风吗?”

“你若走了,遇到看守出卖我们位置怎么办?”

“如果遇到看守,那必然会发生战斗。你手里还拿着我送给你的武器,结果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和看守战斗的损伤,而是先担心自己的行踪会不会暴露。”钱镜朝地上啐了一口,决定要让这种没事找事的章鱼头自食其果:“像你这么自私的人,可别建好了传送门只能供一个人使用——你们别忘了看紧他噢。”

“我们去哪儿你管不着,想要阻止的话,就看你有多大决心了。”胡噶拍拍肚皮,发出大鼓咚咚的响声:“我们还饿着呢!”

“让他们走吧,咱们还得赶紧忙自己的事情。”有人说了一句,不少人附和。章鱼头哼了一声,用力甩了甩手。钱镜等人戒备着章鱼头,快速而警惕地离开了传送间。

“看吧,那些元素打击棍给了他们就等于没了,浪费时间而且还有隐患。小人人,在这个监狱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像大老爹这样的好人。”

“行了,不过是多解释了几句话来脱身的事情,没必要和他们冲突。记住现在开始大家要时刻保持警惕。”刘明对双头食人魔笑着说道:“胡噶,你不是用魔法的吗?分我们几根元素打击棍如何?”

“看在你是小人人朋友的份上,我们给你一根。”

夺取控制室的目标定下了,那就要朝控制塔楼的方向前进。刘明提议大家捉一个活口,他会用心灵能力进行审问。只要能挖出城堡的布局和敌人现状,就可以做出针对性的计划。钱镜自告奋勇接下这个活儿,他计划再画几个火柴人,让它们利用身轻、体型小、速度快的优势,先冲到前面去侦查。

现在他身边跟着六个火柴人,都拿着钢针,隐藏在衣服的褶皱中,向各个方向警戒。当他想再画的时候,立刻觉得身体一阵阵无力。钱镜明白,这是自己同时维持了太多心灵塑形墨水的造物,已经接近身体极限的征兆。尤其是从牢房区到地下通道的井口,墨水量占用最多。他想了想,从打开所有牢房让囚犯逃跑开始计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若还有人留下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于是钱镜收回通道井的心灵塑形墨水,算是清了清内存,让自己的身体轻松些。

“钱镜,我又听到你那隐形朋友的心灵传讯了,他在前面侦查?这可太好了。”刘明竖起大拇指:“如果可以的话,让他观察地上的灰尘,越是干净的走廊,就越可能遇到魔法师。”

这支由人与食人魔组成的队伍,恐怕是所有越狱团体中胆量最大、装备最精良,同时也最团结的队伍。一支队伍有两套可以开门撬锁的皮革卷轴,还有数个分布于各个方向上的火柴人斥候,即便周围是错综复杂而陌生的地下通道系统,他们依旧可以突飞猛进。

没过多少时间,一场突袭战就发生了——当然是地球联队突袭了正在警戒和防守的魔法师们。胡噶施展定向闪光爆,刺眼的光芒带着四处流窜的电流一上来就压制了敌人,逼迫他们躲藏到掩体的阴影后,一个个还必须闭上眼睛。与此同时,刘明释放出心灵震爆,其实就是在心灵通讯中,突然朝对方播放巨大的爆炸轰鸣,确保他们什么都听不到。

红棍在一片白茫茫的亮光中冲上前去,两支元素打击棍蓄势待发。只听到前面传来“砰砰铛铛”四声巨响,两名要塞星魔法师已经倒在地上,失去全部反抗能力。

“就这么简单?”钱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钱镜的理解中,除了被人突然近身——比如钱镜掐死伊森这种情况外,拉开距离而且一直保持警惕的施法者应该很难对付才是。“他们的魔法呢?难道没有防护吗?这里面不是有监视用的魔眼吗,一个突袭都防不住?”

“你是帮哪头的?突袭成功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当然是越轻松越好,只是……”钱镜叹了口气:“我以为魔法师会是很厉害的,至少比现在厉害好多倍。”

“现实不是艺术,魔法师也是人。”笔头听懂了钱镜的意思:“魔眼监控被刘明影响,传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而且离开监狱区后,魔眼明显变少了,有很多死角可以利用。魔法虽然神奇,但维持咒语也需要不断消耗体力,只要是生物,没有谁可以体力无限支撑下去。然后,闪光弹、震撼弹、突击兵,胡噶是魔法大赛参赛选手,红棍是专门训练的突击手,若是还不能赢就不正常了。对面又不是神仙。”

钱镜咂咂嘴,还是有点失望。魔法师应该有那种举手投足毁天灭地的感觉,操纵巨大的力量为所欲为,但他并没有看到。远的不说,就说胡噶,一直说自己是个很厉害的法师,但战斗的时候就放了个闪光。整天在指头上展示电流环绕,怎么也应该释放出闪电直接放倒敌人吧?刚才要不是红棍足够迅速地完结了战斗,胡噶也就一起冲上去了。一个魔法大赛的选手,像个战士一样冲锋,成何体统?

“魔法,的确有许多神奇的效果,然终究使用的还是一个人的力量。”笔头笑笑说道:“你别看魔法师会飞,别忘了鸟也会飞。飞关键在于方法,只是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会者不难。真正难的,其实是造一颗手榴弹:需要多少人齐心协力,多少知识汇聚在一起,才能制造出来。所以,飞过去简单,砰地一声将敌人都炸飞,才是难的。”

钱镜还是不能理解,他学习魔法,不就是为了更强大,更有能力轰轰轰吗?当然,他现在也有战斗力,火柴人可以拿着标枪打击敌人,并非手无缚鸡之力。可不管是钱镜还是火柴人,实际上都没有经受过战斗训练。简单来说,攻坚的时候就没有其他人的那种套路,还得担心胡乱行动破坏队伍的节奏,最多只能自卫以及捡捡漏。他将变强的希望寄托在魔法上,却听到“魔法不如手榴弹”的理论。

呸,我才不信呢!钱镜决定将笔头的理论彻底赶出大脑。哪怕是真理,也会碰上特例,毕竟发展到最后,不管是魔法、科技还是其他什么能力,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人自己。要塞星三亿人口,一百二十个大魔法师,说明这条路相当难走。但谁说自己就不能是那一百二十个人之一,甚至是走到第一位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最终还是要与天与地与人,特别是与自己奋斗。

就在钱镜给自己加油鼓劲的时候,刘明已经完成了心灵拷问。从表面上看,心灵拷问就是额头和额头顶在一起,刘明强行打开对方的心灵通讯频道,破门而入之后进行一番打劫。这种暴力的手段留下的是一片狼藉:那两个被俘虏的魔法师,大脑受到重创,现在已经变得像两个傻子一样。他们倚在墙上,流着口水傻呵呵地笑,时不时发出吱吱哎哎的声音,手臂毫无目的地挥来挥去。钱镜觉得他们这样有些可怜,便移开了目光。

“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有,而且我从这两个魔法师身上通过互相验证,可以确保情报准确。”刘明在魔法师头上挨个打了一拳,让他们昏睡过去,然后才说道:“魔法师们正在忙着修建法阵,暂时抽不出足够人手来全面镇压越狱,只能在关键地区设防,咱们占领控制塔正是好机会。”

刘明从钱镜那里要过来一张纸,就在上面画了简要的地图。“控制塔在咱们前方偏左的方向,与魔法师们聚集的制造间很近,防守也是最严密的。有三条路可以过去,都有像做看守,但是其中两条路还有魔法师,另一条只有一个以太魔像。最好的办法是将单独的魔像引开,然后由这条路突袭。”

“等一下,我嗅出了阴谋。你不会是让大老爹去将以太魔像引开吧?”食人魔两个脑袋一起摇动:“不,我不会当炮灰,不会单独行动,我要去控制塔。”

“胡噶,引开以太魔像意味着到控制塔之前基本不会遇到敌人。其他路硬攻,极大可能会被增援而来的敌人围住。”刘明说道:“以太魔像很难对付,但你对它的特性很熟悉,至少不会手忙脚乱。而且,钱镜可以和你一起去,你们利用开门穿墙的方法,是最有可能安全引开以太魔像的。”

“这里面也包括我?”钱镜愣了几秒:“我记得你说过我是非战斗人员来着?”

“引开以太魔像是目前来看最好的方案。钱镜,你和胡噶配合,也是引开以太魔像最好的组合。”刘明解释道:“目前根本没有不危险的方案。相比于其他的选择,引开以太魔像,创造我们三个人通过的时机,然后躲藏起来,其实是相对更加安全的方法。除了这条路之外,咱们就只有强攻魔法师和魔像看守的要道了。”

“再来一次刚才那种突击呗。”钱镜说完之后,自己都叹了一口气,心里清楚这种要求其实很冒险,比他去引开魔像还冒险。闪光、震撼、突击,这种模式对血肉之躯的魔法师管用,在魔像面前就是送死。生物会有麻痹大意和疲劳的时候,魔像却是时刻警觉,不会有丝毫放松。“好吧,只要胡噶愿意,那我们两个可以去引开以太魔像。”

“我们跟着小人人,三个脑袋和三个脑袋,其实本来就是两伙儿。”食人魔捏捏鼻子,瓮声瓮气道:“我们引开以太魔像,咱们就分开。你们别再指挥我们干活儿。”

“我把大家放出来,真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分开走。”钱镜歪歪嘴巴,拍了拍胡噶的胳膊:“好啦,换个角度想想,咱们两个其实只做一件事就好。他们后面还要继续打架、冲锋,想办法驾驶这个堡垒——好多事儿,比咱们更劳累!相较之下,以太魔像,不过小意思而已!”

十五分钟后,钱镜的看法完全改变了,以太魔像绝对不是什么小意思,还而已?!他和胡噶确实在预定地点发现了以太魔像,然后就开始尝试引开它。由于以太魔像只会按照既定命令行事,而胡噶判断它正处于“隐匿、发现、消灭、归位隐匿”的状态下,于是就决定用钱镜的水镜配合胡噶的幻术,让以太魔像追击幻影,来造成调虎离山的状态。

以太魔像果然中计,追击着幻像离开了原位。刘明三人成功溜了进去,可钱镜却因为没注意水镜子的反光,被以太魔像发现。于是为了活命,两个人撒丫子就跑,以太魔像就在后面追。也不知道是抽风了还是故障,就算钱镜和胡噶躲进房间中锁上门,以太魔像仍不放弃,用热射线切割铁门,空隙差不多够大了,它就一头撞进来。

“这魔像怎么了?”钱镜用门把手不断开门,利用障碍努力与以太魔像保持距离,并争取宝贵的休息时间。他们拖着以太魔像已经跑了十多分钟,幸好有火柴人不断在前面探路、指路,这才保证一直有足够多的拐角和房间藏身。“胡噶,这样下去不行,咱们迟早会累死,或者一不小心撞到魔法师中间去。有什么办法没?”

“该死的!一定是使用者犯了错误,将消灭敌人的优先级放在守卫地点之前!”胡噶身胖体宽,力气够大但跑步从来就不是长处。他扶着墙壁大口喘气,而在不远处,热射线正在大门上用力切割。“累死我了,累死了!咱们唯一的活路,就是彻底切断追踪!钱镜,快用穿墙的魔法带咱们离开,藏到地下去!”

“不行,我必须先知道地下多深的地方有容纳咱们的空间才行,深度不对,魔法不起作用的!”

“那么向上怎么样?”胡噶指了指头顶:“向上五米,最多十米,绝对是空的。”

钱镜抽了食人魔一巴掌:“还是两个脑袋聪明啊!快,我把开门卷给你,引开它,我需要时间画画。”

胡噶接过可以开门的纸:“最多五分钟,我的体力最多五分钟。”

“三分钟。”钱镜说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