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霸天刀客 第四十一章 怜香惜玉

2018-11-09 17:58: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霸天刀客 第四十一章 怜香惜玉

去别人的家,你要敲门。去陌生的地方,你要xiǎo心。

五老非常xiǎo心,进入道观后,他就非常的仔细检查了道观里的一切。当一切都没有问题的时候,他才放心。

放心的让展破魂离开自己的视线。

雇佣兵的准则之一,在陌生的环境里,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能、绝对不能放心。

五老不是雇佣兵,所以他放心了。然后他不得不揪心。

道观里的塑像破碎,从里面出来了三个人。三个玲珑娇xiǎo的女人,还有她们手里的剑,也是那样的袖珍可爱。连她们用出的毒烟好像也是。

五老回过身的时候,毒烟已经装满了道观。五老无能为力,只能退。

五老退出的时候,正是华千古展开进攻的时候。

三支跃山箭逼退了三位xiǎoxiǎo可爱的杀手,华千古也中毒倒地。

三个一模一样的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华千古这样的人她们是第一次看到。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吗?为了别人不要自己的命。”

一定会有为了他人不要自己命的人。不过,既然这样的人都有,那么装死的人也一定会有。

装中毒的呢?

自然也会有。

刀分十八影,展破魂可以分三影。正好每人一刀。

展破魂酷爱diǎn对方的眉心,这一次也是。

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死了,展破魂非常惋惜。

“你们应该感谢这个傻xiǎo子,不然我会从你们的嘴里问出我想要知道的答案。你们会受很多苦。”

展破魂喊外面的五老。

“五老,进来给这傻xiǎo子解毒。”

外面没有五老的声音,只有风声。

你可以装中毒,别人自然可以装傻。有种计,叫将计就计。

“目标不是我?是五老?”

展破魂要冲出去,可是这个华千古怎么办?

这个道观出?还是不出?

展破魂问自己。然后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既然目标是五老,华千古就是分自己心的人。如今已经分了自己的心,那么他就应该是安全的。

展破魂冲出道观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死人、一个活人,还有一个昏着的人。

“怎么是你?”

“这是你对待恩人该説的话吗?”

“林婆婆,你救了五老?”

“不是我,难道是你?”

展破魂忽然想起来,官道上的死人。

“林婆婆,官道上的人也是你处理的?”

林婆婆的手里,抓着皇上。皇上显得非常乖巧。

“这个畜生不错,送给我了。”

“不送。”

“那你就留步吧。”

林婆婆要走,皇上嘤嘤嘤的叫声和展破魂的话同时响起。

“我是説我不送,这个宠物我谁都不会送。”

“我可是救了这个老头的命,还一路上帮你处理掉那么多杀手。”

“这个老头你可以现在就杀了他。那些你杀掉的杀手,我可以付你金玉石。”

五老昏死的身体,抖动了几下。他也在装。

林婆婆一把丢掉了皇上,气呼呼的走了。

展破魂发现,只要是头发没有变成银色的女人,她们生气的时候,样子基本都是一样的。

五老有三天没有搭理展破魂。三天后华千古康复。同一天,展破魂去了铁岭镇。去打那里的耀世楼。

因为耀世楼的缘故,圣明王朝尚武之风吹遍皇朝上下。和蛮人对敌,死战不退者比比皆是。对武力高强的人,崇拜归崇拜,你要是让他缴械投降,那是万万不能的。

展破魂从第一层开始打。

第一层武者是武徒三段。展破魂用了一招。第二层是武徒五段,展破魂两招退敌。第三层是武徒六段。展破魂三刀取胜。

第四层就是武徒八段了。

展破魂也是武徒八段。

对方用的是斧。斧身镂空,斧柄短而细。展破魂知道,这样的武器一定另有机关。得xiǎo心。

“我叫齐放。”

“我是展破魂。”

“你很强。”

“你话很多。”

“对一个快要死的人,我的话就会变得很多。”

“如果那个人是自己呢?”

“谁会和自己説话?”

“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当你幻想你以后会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的时候,你没有和自己説过?”

自己没有和自己説过话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齐放很想接着説,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説。因为他没有童年。他的童年里只有斧子。他説的话,都是和斧子説的。

在齐放的世界里,自己就是斧子,斧子就是自己。

如果斧子可以当做自己,那么自己天天和自己説话……自己岂不是死了很多次?

展破魂説:“你是不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死了很多次?”

齐放説:“是的,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死?”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我。”

“现在我遇见了。”

齐放死了。

因为齐放打不过展破魂。也因为展破魂一下看出这个齐放,是个脑筋打结的人。哪个家伙比武打不过就寻死?

在展破魂砍出三十八刀后,他故意死在了展破魂的刀下。

第五层,是一个姑娘。的的确确的、漂漂亮亮的姑娘,因为这是她自己説的。

这位姑娘説:“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我需要这座耀世楼,我的家族也需要。所以我一定要保住他。”

展破魂问她:“那你怎么保下来?”

“用金玉石……很多很多的金玉石。或者,用我的身体。我还是个姑娘,没有男人碰过的姑娘。”

“楼下的男人也没有碰过?”

“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他的最后一眼看的是楼上,我想,应该就是你。”

姑娘没有説话,脸色上都是不忍。

“他不用、也不应该死。可是他自己想要死。除此之外,你能给我一个认输的理由吗?”

姑娘一眼就看出,展破魂对金玉石没有什么吸引力,所以她想用自己,当做最后一件武器。

第五层,展破魂败了。

姑娘还是姑娘,展破魂的钱口袋已经不是原来的钱口袋。

“师父,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放弃了耀世楼?”

“什么叫放弃!这是怜香惜玉。是我们老爷们的美德。”

五老説话:“美德个屁,指不定那姑娘被忘恩负义的登徒子,给糟蹋成什么样了呢。”

华千古不相信五老的话。

“我师父不是那样的人,才不能那么做呢。不过,师父,我们的任务怎么办?”

“去灯塔镇,打那里的。不过……五老啊,你终于肯和我説话了。呜呜呜……”

五老把头扭去了一边。

“猫哭耗子假慈悲!”

“什么叫假慈悲!你看,这个藏物袋就是为你要的。”

五老没有问真的还是假的,直接夺过了储物袋。然后去一边摆弄起来。高兴的模样和华千古刚到铁岭镇的时候,一个样儿。

展破魂不要金玉石,也没有兴趣要姑娘的身子。不过姑娘有宝贝。这个藏物袋就打动了展破魂。其实就算什么都没有,展破魂也会认输。

因为这姑娘説:“得了这个楼主,自己就会去天子军。自己的爱人在那里。如果去不了,自己就得嫁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展破魂还记得,他问她:“我要是要了你的身子,你怎么办?”

姑娘説:“你会得到的,不过我会和你同归于尽,就在你很爽的时候。”

展破魂忽然觉着,这个姑娘未必是个姑娘。

姑娘的第一次很不爽,男人会爽——心里爽。

姑娘的第一次会在意自己身上的男人爽不爽。等不知道多少次后,她在意的是,自己爽不爽。

所以,展破魂有diǎn后悔,在去往灯塔镇的路上。

“师父还有多远啊,我们都走了一天一夜了。”

“一个修武的武者,这diǎn苦头都吃不了吗?那还修武干什么?嗯!”

训人的是五老,他的身上和踏云马上什么都没有。因为他有藏物袋,展破魂送的。

藏物袋是一种特殊的用具。里面可以装纳很多东西,却只有很轻的重量。藏物袋分三等,精炼、百炼、千炼。不过还有传闻能装下一座山的天地袋。

展破魂的背后背着一把百炼钢刀,腰间挂着一把。靴子里还有匕首。身上的防具也是重量不轻,足足三十来斤。

再加上吃的、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也就是踏云马的负重能力强,不然普通的马早就吃不消了。对了,还有皇上这个家伙,体积没变大,重量是与日俱增。

“皇上,这两日为何眉头不展,心情郁闷。连包子你都不怎么爱吃了。”

“嘤。”

“是不是那个老太太把你吓着了?”

“嘤嘤!”(麻痹)

“嘤嘤嘤!”(去他麻痹!)

“嘤嘤嘤嘤嘤嘤……”

“行了行了行了,够了够了够了,别嘤了,我知道你的愤怒……”

皇上嘤嘤嘤了一路,展破魂总算在第二天上午到了灯塔镇。马不停蹄的开始打耀世楼。这一次没有什么意外,展破魂五战全胜,拿下了耀世楼,取得了攻打靠山城耀世楼的资格。

展破魂决定在灯塔镇休整一天,第二天再回靠山城。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有亮。

“嘭嘭嘭!师父师父!”

“怎么了?大清早的你就叫!”

“师父你快看!”

展破魂开了门,华千古拿着一张纸和藏物袋就冲了进来,嚷着让展破魂看。

看到藏物袋,展破魂心头一紧,看过那张纸后,心头一空的説不出话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