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第1902章 副龙头,威风八面

2018-09-13 10:12:54|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第1902章 副龙头,威风八面

那一瞬间,猴子还以为黄杰被赵春风给劫持了,正要上前救人,黄杰已经走过来,问酒吧里面什么情况了。黄杰问的时候,赵春风等人就站在他的身后默不作声,看上去也不像劫持了黄杰的样子。

猴子看不明白,但还是回答了黄杰的问题,说里面如何如何,清田次郎来了,萧落雨也来了。

赵春风这时候才讲话,说萧落雨那个病秧子也来了?这家伙来得比我还早,稀罕啊。

东洋的道上有句黑话,叫“先有春风到,后有落雨至”,意思是说无论干什么事,洪门的萧落雨总比青族的赵春风慢半拍;这当然不是说萧落雨的脑子比不上赵春风,而是因为萧落雨的身体状况。注定他只能慢别人半拍;慢着慢着,大家也都习惯了,偶尔早到一次,就会让人觉得稀奇。

但实际上,若不是黄杰把赵春风引开,恐怕早到的还是赵春风。

赵春风说完这句话后。黄杰便回过头去:“干爹,现在怎么办,要强杀进去么?”

这一声“干爹”可把猴子给吓坏了,猴子的脑袋就算是八核的,也弄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黄杰和赵春风出去一趟,回来就成别人的儿子了?

赵春风沉默了一下,说不必,救出你那两个朋友的命不难,这点面子,赵春风和清田次郎还是给我的甜宠契约:恶魔总裁套路深。走,跟我进去看看。

就这样。赵春风领着青蝎子、黄杰等人走进酒吧,徒留猴子和郑午在外面呆愣。郑午还乐呵呵地说:“原来赵春风是黄杰的干爹呀,那之前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啦。”

猴子没好气地说:“是个屁啊。”

“屁?”郑午一脸迷茫:“为什么是屁?”

因为赵春风说有把握能把我和马杰救出,所以猴子就没进去,而是和郑午在外面查看情况。再后面的事,我们也就都知道了,黄杰什么话都没说,跟着赵春风就走了,而我们则跟着萧落雨来到了洪门总部。

听完猴子所讲,我那个郁闷啊,说你还骂我是干什么吃的,和马杰在一起那么久也没搞清楚他是怎么回事;那你呢,你搞清楚黄杰是怎么回事了吗?

猴子还狡辩,说他和黄杰根本没有机会说话,而我和马杰在一起呆了半个多小时,依旧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吃干饭的是什么?

但是无论怎么吵,马杰做完手术出来以后,我们就能问个明白;但是黄杰不一样,黄杰这就不明不白地跟着赵春风走了,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或者是压根就不回来了?

郑午握紧拳头,说黄杰会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赵春风的手里了,才被逼给他当了儿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得赶紧去救他啊!

猴子摇头,说不会的,黄杰哪有什么把柄;就算是有,以他的脾气,宁肯和赵春风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给他当儿子的;以前阿丽丝被绑过一次,黄杰根本没有就范,就和对方硬刚,还说阿丽丝如果死了,他就把对方家人全部杀光,然后再和阿丽丝一起去死;黄杰和咱们做事风格不一样的。

我们都点头。认可猴子的推理都市种子王。

一直在旁边听我们说话的小老大突然说道:“怪了,我们大哥也没有收人当干儿子的习惯啊,你们那个朋友是头上有角,还是长了三只眼睛?”

杨东风在旁边揶揄他,说别“我们大哥、我们大哥”的叫啦,你已经被逐出青族了。

小老大嘁了一声。说就好像你没有被逐出洪门似的。

杨东风洋洋得意,说我们龙头这次叫我过来,显然就是为了给我昭雪,昭雪完了就能给我回复名誉跟职位了。我们龙头一向明察秋毫、细心缜密,一定会相信我的。

小老大笑嘻嘻地说拉倒,等你们龙头出来。我就说洪门那几批货就是咱俩串通好的,看他杀不杀你。

杨东风呸了一声,说你这个青族的余孽,在我们洪门总部还敢放肆,一人一口唾沫就把你给淹死啦。

本来是说黄杰的事,结果又说到他俩的事上去了;一说到他俩的事。他俩就变得滔滔不绝起来,仿佛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别人根本插不进去嘴。

于是他俩说他俩的,我们说我们的。

猴子就说好啦,搞不清楚的事情就不去搞了,黄杰迟早会联系咱们的。等等看吧。

郑午说那不一定,万一黄杰永远不联系咱们了呢,他现在做了赵春风的干儿子,一步登天、飞上枝头变凤凰啦,哪里还愿意和咱们这些草鸡为伍。

猴子用胳膊肘扛了郑午一下,说别瞎说,黄杰不是那种人。

可能是把郑午给抗疼了,郑午使劲推了一把猴子,把猴子从椅子上推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猴子愤怒地说:“从东城一中就欺负我,到现在了还欺负我,六年多了大自在天尊。有完没完?我长得瘦怎么了,就活该被你欺负?”

马杰的手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完成。彼时已经凌晨,我们陪着马杰到了病房,马杰仍在昏迷之中。这时候有人来告诉我们,说他们龙头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不过已经入睡,要明天早晨才和我们见面,让我们先在这里住下,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房间。

给我们安排的房间很好,不过我们都没有去,就在病房陪着马杰。病房里有几张空床,正好供我们几个睡下,杨东风和小老大则到其他房间休息去了。

这一觉睡得踏实,因为在洪门总部肯定特别安全,就是东洋的警视厅都不能随便进入。第二天一早,马杰终于醒了,杨东风和小老大也过来探望他,这时候他才说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在车上的时候。马杰不是去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们换卧铺么?这一看不要紧,竟然让他发现洪门、青族、稻川会都派高手混上了车。他分析了一下利弊,觉得我们对付这么多人有点困难,就使了个计,把三方的人都引下了车。本来以他的能力,把人引下车后,再逃之夭夭没有问题,结果他漏算了一个事情--他逃跑的地方属于稻川会的地盘,一下车反而钻进了稻川会的圈套,犹如羊入虎口,怎么都逃不脱了。

这其中的详细过程,马杰并没有和我们细说,但我们猜测肯定千难万阻,但是马杰不说,我们也不好再问,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们只要记住一件事情就好,马杰是牺牲了自己才换来我们平安到达东京。

马杰说完他的事,又问黄杰的事。昨天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同样不明白黄杰怎么成了赵春风的儿子。猴子晃晃手机,说我们也不知道,等黄杰打来电话以后,我第一个告诉你们。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猴子都把手机放在耳边。还把音量调到最大,可惜一夜过去,黄杰并没打来电话。我们让他打过去,他说不用,还说等黄杰安置妥当,会联系咱们的。

我们都说他太作要塞之贼主天下。就跟小两口吵架似的,非等对方主动打电话才行。

这时候有人来通知我们,说让我们到餐厅去就餐,吃过饭后就能去萧落雨那里了。杨东风变得很激动,搓着手说好。杨东风是蓝旗的副旗主,经常过来总部。所以熟门熟路,直接带我们到餐厅的。

洪门总部就像个公司,餐厅里也熙熙攘攘,只是他们不穿工作服罢了。打好了饭坐下来吃,杨东风还感叹,说他以前还是副旗主的时候。走到哪都有人和他打招呼,打饭阿姨都会给他多盛两块肉,现在可好啦,连个搭理他的人都没有,扫地的阿姨都不给他好脸色看,真是世风日下。

小老大继续和他打岔,说这算什么,一会儿你还要被杀呢。

杨东风哼哼地说,我要死了,你能好过?你也走不出洪门的大门。

这俩人感情是真好,甭管怎么开玩笑都不伤和气。我们正闹着,突然有一帮人朝我们走了过来,抬头一看,为首的正是蓝旗的正旗主,余黄金。

“杨东风,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还敢到总部来!”余黄金一开口,四周的目光立刻唰唰唰看了过来。

杨东风的事已经闹得洪门内部人人皆知。从萧落雨发出通缉令的那一刻起,大家都已经认定了杨东风是个叛徒;但是后来不知为何,萧落雨又把通缉令给取消了,还把杨东风召了过来,说要亲自询问这事。

杨东风站起来,看着余黄金,也对着现场众人:“我杨东风光明磊落、行的端坐的正,有什么不敢来的?况且还是龙头让我来的!”

余黄金哼了一声,说杨东风,你别在这嘴硬,看看一会儿龙头怎么收拾你吧!

说完眼睛一瞟,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惊道:“好你个杨东风,竟然把青族的小老大青面人带到洪门来了!”

“小老大青面人”的名字可是响当当的,不光在青族颇有地位,在洪门也人人皆知限制级末日症候。余黄金这一说话,四周众人又纷纷看向小老大,他们一开始并没注意这个人。只以为和我们几个是一伙的,现在才仔细看了起来。

“半边青脸,果然是小老大青面人!”

“杨东风太过分了,竟然把青族的人带到这来?”

“这是不把我们洪门的人放在眼里么?”

众人一边说还一边站起,纷纷朝这边围了过来,好像想要对小老大不利。杨东风着急地叫:“不是这样的,小老大过来,是经过龙头同意的!”

余黄金骂了声放屁,龙头怎么会让青族的人进来,分明是你想要祸害龙头,才带小老大混进来的!大家一起上,把小老大杀了!

余黄金伸手就去抓小老大,杨东风则用力推了一下余黄金,说余黄金,你够了!

余黄金噔噔噔倒退几步,说好啊你杨东风,这么维护青族的人,还敢说你和青族没有关系?大家都……

话未说完,就听四周突然响起“副龙头来了”的声音。余黄金赶紧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身高八尺、威风凛凛的汉子走了过来,嗓门奇高:“乱什么,怎么回事?”

“副龙头。”余黄金打过招呼以后,便指着小老大,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

副龙头一听,便走上前来,“啪”的打了杨东风一个耳光,说杨东风,你好大的胆子,敢把青族的人带到这里?

我们几人豁然站起。

副龙头用眼睛斜瞟我们,说哪儿来的蝼蚁,想干什么?百镀一下“谁与争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