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少林寺对玄奘大师的诱惑多次上奏请回少林寺

2019-06-30 13:22:0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玄奘的愿望:赴少林寺译经

公元645年,正月,玄奘历经坎坷,从西域求法归国。恰逢唐太宗因辽东战事驾临洛阳,得知此事,急召玄奘。玄奘星夜赶赴洛阳面圣,太宗因倾慕其才华,欲留玄奘共赴辽东战场,并劝其还俗从政。玄奘称自己刚从西域归国,带回梵本经书六百余部,还都没有翻译,婉拒了太宗提议,并向太宗提出了自己求法归国后的一大愿望:回少林寺译经。太宗不允,遂命玄奘赴西京长安的弘福寺译经。

帝王之命,一介僧人怎可违背。但赴少林寺译经一直是玄奘法师心中的愿望。一有机会,玄奘便向太宗上表请求回少林寺译经,但都被否决。太宗殁后,唐高宗继位。玄奘亦多次上表请求回少林寺译经,但高宗因赞赏玄奘才学,

西汉已开始对房产征税房值百万收税两万

并不同意玄奘请求,还屡次劝其弃缁还俗。因此,玄奘赴少林寺译经的愿望由始至终都未能实现。

为何少林寺对玄奘有如此大的诱惑力?

玄奘法师在其上表中说,嵩山少林,“实海内外之名山,域中之神岳”,而且是后魏三藏菩提流支的译经之所,“实可依归”。由此可知,少林寺早在唐朝时就已誉满天下。少林寺最初是由北孝文帝为天竺僧人跋陀所建。后魏著名高僧菩提流支与勒那摩提至少林寺,设译经堂译《十地经论》,流传后世。后来,菩提达摩入少林寺后五乳峰山洞坐禅创立中国禅宗,确立少林寺禅宗祖庭之地位。玄奘法师在《请入嵩岳表》中也说:“玄奘少来颇得专精教义,唯于四禅九定未暇安心。今愿托虑禅门,澄心定水。制情猿之逸躁,絷意象之奔驰。若不敛迹山中不可成就。”可见其对少林禅宗的倾慕之情。

汉魏以来,洛阳作为都城一直是全国佛教文化的中心。隋文帝时,洛阳和长安更并列为两大译经重地,河洛译经之风昌盛。而且少林寺所在地少室山,其西北方就是玄奘的出生地。玄奘10岁时随哥哥长捷赴洛阳净土寺,13岁于洛阳净土寺出家修学,整个少年时期皆在洛阳度过。可以想见,玄奘对河洛有着难以割舍的深厚情感。

而且,玄奘法师13岁时就立下“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志愿,其道心之坚可见一斑。太宗、高宗因倾慕玄奘法师才华,频频劝其弃缁还俗。玄奘法师坚持回少林寺或许是想逃避唐统治者的劝阻也未可知。

但究其根本,少林寺对一代高僧玄奘法师的诱惑力是极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元朝在历史上是一个神秘而活跃的朝代,一度将中国的边疆拓展到北海、鄂毕河一带。而这时期的宗教也在碰撞中进行着融合。说起元朝的宗教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元朝历代君主皆崇佛教,但元朝初期的宗教政策却是兼收并蓄,不管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皆是照单全收,并未打压某一家。成吉思汗就曾亲近过佛教的海云禅师和道教的丘处机道长,并且还曾命其后裔给诸宗教以平等的待遇。

但元朝后世统治者为何违背成吉思汗各宗教平等待遇的初衷,立佛教为国教了呢?这就不得不提到元朝四次著名的官司——佛教和道教的大辩论。

事情的起因是,全真教主李志常根据西晋王浮所撰的《老子化胡经》绘制了《老子八十一化图》,并在朝野广为散发。这一举动引发了以曹洞宗少林长老福裕为首的佛教徒的强烈不满。为何道家的几幅图会引发佛教如此大的反对呢?在这里给大家插播一个小故事。

王浮是西晋惠帝时的一位道士,因其常与沙门帛远争邪正,遂著《老子化胡经》,称老子入天竺变化为佛陀,教化胡人,以谤佛法。这卷经曾引发佛道之间的激烈冲突,唐高宗、中宗都曾下令禁止。所以李志常绘制《老子八十一化图》的行为会引发福裕长老等人的反对也是必然的。

气愤的福裕长老向当时的元君主蒙哥汗汇报了此事,请蒙哥汗来主持公道。元朝前期,统治者虽然对佛教有好感,但整个宗教政策相对宽松,对各个宗教多是兼收并蓄。蒙哥汗为公平起见,便建议佛教和道教展开一场大辩论,真理自然在胜者一方。

于是佛道双方分别在1255、1256年展开了两次大辩论,由佛道双方领袖一对一

张居正死亡之谜晚年纵欲过度还是痔疮手术

展开辩论,最终皆以佛教胜出告终。1258年,双方改变了1V1的辩论方式,展开了一次阵容空前的大辩论。佛教一方以少林福裕长老为首,那摩国师、八思巴等藏传佛教僧侣助阵,合计三百余僧;道教一方,则以继任教主张志敬为主,合计全真教徒200余人,此外,还有官方、文人代表的裁判200余人。由双方各出17名辩手,并在赛前约定:道胜则僧冠首而

一心想招安的宋江为何却杀死了高俅的弟弟

为道,僧胜则道削发而为僧。结果,双方的论争以道家失败告终。道教17位辩手遵照约定皆脱袍弃冠落发为僧。蒙哥汗下令焚烧道教伪经45部,并归还侵占佛寺二百三十七所。

1280年,佛教要求朝廷追究被蒙哥汗禁断、但尚存于世的伪经。次年,元朝廷命沙门诸僧、翰林院文臣和道教等人会集长春宫,考证道藏诸经真伪。释道双方论辩了数十日之久,终以道家失败告终。佛教敦促朝廷下令焚烧道教伪经,归还侵占佛寺。忽必烈说,“道家经文,传讹踵谬非一日矣。若遽焚之,其徒未必心服。彼言水火不能焚溺,可姑以是端试之。俟其不验焚之,未晚也。”于是命令道教诸派各推一人,佩符入火,自试其术。道教等人惊慌失措,承认:“此皆妄诞之说,臣等入火必为灰烬。实不敢试但乞焚去道藏。”

四次佛道的大辩论,皆以佛教的胜利告终,在某种程度上奠定了佛教在元王朝的地位。元朝建都燕京后,元世祖忽必烈以藏传佛教高僧八思巴为国师、帝师,统领天下释教。从八思巴开端,终元之世,历朝都以喇嘛为帝师。新帝在即位之前,必先就帝师受戒。

而元世祖忽必烈亦带头祟佛,于“万机之暇,自持数珠,课诵、施食”。忽必烈曾自述:“自有天下,寺院田产,二税尽蠲免之,并令缁侣安心办道。”此后,元代诸帝对待佛教,大都依世祖的范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