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師父徒兒造反了

2019-05-22 07:10: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_^第65章終章一“砰!”結界破碎,冰冷的海水轟然灌入,小貍拉住溯澤,心念一動,將他和豬球球一起帶入了空間,而她卻是借著徹骨的寒意,清醒了些許已然有些麻木的神志,回眸四望。(有)?(意)?(思)?(書)?(院)入目的都是一片黑色的海水,結界之上的鮮血,早已被周圍的海水吞噬,找不到一點兒痕跡。小貍的心愈來愈沉,不斷地傳音呼喊皓淵,可是,一切卻好像石沉大海,記不起半分漣漪。天幕之上,有金光落下,小貍心念一動,飛身而上。視線里,是萬千浮冰,在黑色譎波中,恍如無數漂泊無依的小舟。小貍沒有看向對面的天帝,而是將目光落在下方無數碎冰之上。海水當中,數千兵卒與魔物正在冰面上努力維持平衡,而天帝眼光靜淡地看著一切,深沉的眸色是最悲憫也是最殘忍的詮釋。鎮神印已經化作巴掌大小,飛回他的手中。小貍的瞳孔不由猛地縮緊,白色石印的下面,有一簇鮮艷的紅色,觸目驚心。“擅自啟動天祭之陣,其罪當誅!”天帝忽而開口,聲音中正平和,沒有殺氣,卻也不帶半點兒感情。“我師父呢?”小貍用神識將周圍搜尋了一圈,直到心神疲憊地近乎無法支持,只得開口相問。“天刑神君,履行天罰之刑!”天帝話音剛剛落下,其身后便有一身材魁梧的男子飛出,無數陣旗隨著他的揮手,向著小貍飛來。不過眨眼的功夫,小貍的上空便有雷電構成,隱隱間,已然封閉她所有的退路。而就在這時,小貍忽而捂住胸口,噴出一口鮮血來。她望著強行破開空間結界的溯澤,眼睛里又是擔心又是生氣:“哥哥,你怎么出來了?”“小貍,你將空間隔斷,讓空間整個兒隱入虛空,難道,你不想再見到哥哥了嗎?”溯澤說著,全然不顧對面的天帝,而是飛到小貍面前,接著,一伸臂,將她抱緊了懷里。“原來,有血有肉是這樣的感覺,好多年,我都快要忘掉了……”溯澤的聲音溫和,他緊緊扣住小貍,手掌穿過她濃密的長發:“小貍,以后和妹夫好好活著。”過去小的時候,她什么都不懂,他說過太多暗示性的話,她卻全然不知。如果,那個時候,她能夠有所預防,他是不是就不會因為她而靈魂破碎。雖然那個結界里的時光暗無天日,可是,終究他們是團圓的,不是么?如果一切都沒有發生,她也不會遇到皓淵,不會連累得他負了一世英名,如今身受重傷生死未卜。如果,她那會兒能夠懂事,該多好……所以,此時此刻,聽到溯澤說出一樣的話,小貍又怎么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小貍正要將溯澤強行拉入空間,再完全切斷空間與現實時空聯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動了!她驚詫地望著溯澤,他卻是沖她溫順一笑,笑容干凈純粹顛倒眾生。“乖,聽哥哥的話,以后都不要再想我了。”溯澤幫小貍理了理耳畔的碎發,又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然后決然地來到了天帝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請你放過我的妹妹。”溯澤說著,將裂紋叢生的鎮魂玉捏在手心,聲音平靜,恍若生死不過彈指1夢:“我剛剛筑起血肉,若是我死了,所有的靈氣都能回到鎮魂玉中,就當這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天帝卻是斷然道:“天刑神君的天罰已開啟,沒法結束。”溯澤望著天帝,篤定道:“你是天帝,我相信只要你愿意,定然能護我mm周全!”“哥哥!”小貍遠遠聽見溯澤的話,不由大驚,可是,任憑她如何呼喊,他也沒有回頭看她一眼。天帝靜靜地看著溯澤手心里的那枚鎮魂玉,眸底有復雜的情緒,周身似乎還帶著幾分緬懷和傷感。他在猶豫。“若是小貍死了,我將從此遁入虛空,你要的鎮魂玉,永遠都只會是一顆隨時都會碎裂的石頭!”說著,溯澤的手微微用力,他手里的鎮魂玉眼看就要化作齏粉!“等等!”天帝開口:“好,我答應你。只要鎮魂玉物歸原主,我保她不死!”“好,如今,黑暗窟城中十萬將士,百萬生靈,都聽到了你的許諾,我相信,你也不能再反悔了!”溯澤說著,從天帝旁邊的一名天將手中,接過了長劍。“不要!”小貍的眼睛猛地睜大,沖著溯澤大喊:“哥哥!我不許你這么做!你這么做,我那么久的努力又算什么?!你小時候就答應會一直陪著我,你已經食言一次,難道還要食言第二次嗎?!”她拼命地掙扎,可是,也不知道溯澤剛剛抱她時候用了甚么方法,她居然用盡全力也無法掙脫!溯澤終于轉過身,看向小貍,有一滴清淚從他的眸中滑落,聲音輕緩又帶著濃濃的不舍:“小貍,對不起,是哥哥沒有照顧好你……”說著他猛地拔出長劍,對著自己的脖頸用力一拉!這一刻,小貍仿佛聽到了全身血肉凍結的聲音。她怔怔地看著溯澤手中的長劍落入腳下黑色波濤,看到鮮血化為靈氣,瘋狂地向著溯澤手心的鎮魂玉涌去,只覺得自己的心隨著倒下的溯澤,碎成了千百塊,再也無法拼湊……“這枚鎮魂玉,是我母親家族代代相傳的至寶。到了我母親這代,因為沒有男丁,所以母親帶著它,作為唯一的嫁妝,嫁給了她以為可以托付畢生的人……”大口的鮮血從溯澤口中涌出,他的聲音卻照舊溫和如風。“你說什么?!”天帝臉色大變,原本沉穩的面孔終究有了裂痕,伸手扶住倒下的溯澤。溯澤看著他,一向溫和的眸光里,迸發出毫不掩蓋的恨意。他的唇角浮出一抹虛浮嘲諷的笑:“我母親隨著她的丈夫平定黑暗窟城,中途生下兩個雙胞胎孩子,丈夫抱著大兒子平安回去,戰功赫赫,她卻和二兒子一起,被丈夫困在了黑暗窟城暗無天日的結界里,逐漸死去……”“不,不可能是這樣的!”天帝望著生命不斷流逝的溯澤,眼光鎖在他水墨般的面孔上。開始的時候,他不是不驚訝溯澤怎么會長得和銘煊如出一轍的,可是,他在心里卻以為這只是小貍重鑄血肉時候,按照心中所想給溯澤構筑的面孔。可是,此時此刻,他卻似乎透過他的面孔,看到了當初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子,那是他唯一的妻子,是他這么多年來,一直心心念念的妻子!“小貍,對不起,哥哥騙你了,我不是你的親哥哥。”溯澤眼光散漫地看向小貍:“我不是魔族,我身上流著的,一直都是神族的血液。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誰,第一次見到你,你就是一個魂魄只有一半、兩歲大小的小女孩,見到我,還奶聲奶氣地叫我哥哥……”小貍怔怔地看著溯澤,他不是她的親哥哥?可是,為何他卻對她這么好?!不,就算不是親哥哥,就算他是神族她是魔族,在她的心里,他都是她最親的親人!或許是溯澤已經無力保持,小貍只覺得渾身一輕,本來桎梏她的氣力猛然松開,她心念一動,已然到了溯澤的面前。“哥哥……”她緊緊握住溯澤的手:“不管我們流的是否是一樣的血,你都是我最親的哥哥!”“你也是我最親的妹妹!”溯澤沖小貍一笑,抬眼看向天帝:“答應我的事,拜托了!”溯澤,溯源滄澤,他怎么忘了,那是他們定情的地方!他是他的兒子,他竟然親手逼死了自己的兒子!天帝看著懷里已然生機斷絕的溯澤,心口好像是灌了風,悲愴失望。雄渾的神力以他為中心,瘋狂向著四周涌去。一時間,下方海面掀起黑色的驚濤駭浪,浪濤翻涌,巨大的聲響若擂鼓一般震懾著著所有人的耳膜。而此刻,天空中的黑云似乎是受到了神力波動的影響,一片雷電猛然落下,直直對著小貍的方向落來!天罰之陣開啟,必須履行,不會停下!小貍卻是不管不顧,對著天帝吼道:“鎮魂玉不是好了么?你怕用天祭之陣對不對?沒關系,我來,我再開啟一次,我要救他!”“鎮魂玉已經用過一次,百年以內,再也無法使用了。而且,他的魂魄,已經消散了……”天帝伸臂攬著毫無生機的溯澤,對小貍道:“你放心,我答應他的事,一定會做到!”說著,他心念一動,有一口古老的黃鐘從他的墟鼎中飛出,瞬間變大,罩住了小貍頭頂的天空。無數碗口般大小的雷電落到了黃鐘之上,發出陣陣古老滄桑的鐘響。“溯澤,我沒有拋棄你的娘親,更不可能將她困在結界,我當時身受重傷,醒來的時候沒有看到她,我以為她已經不在了……”天帝在這一瞬間仿佛老了許多:“我這么多年,一直在找她,卻不知道,她竟然被關在了那樣暗無天日的地方。怪不得,你當年以那么微薄的修為也能盜取鎮魂玉,只是因為,你是我們的兒子……”隨著他的話落,鎮魂玉突然發出耀眼華光,接著,溯澤的身體突然變為萬千光點,消失在了茫茫海面之上。小貍驚恐地伸出手,卻只能抓出一片浮華虛影。

章子怡为什么需要汪峰这些细节你看到了吗20强激烈对抗士兵突击第二季本周上演枪战甄子丹为小17岁娇妻庆生豪掷万金去迪拜太

《致青春》中露脸的建筑 你怀旧了吗?_0
利用视频监控分析技术合理设置红绿灯时间
跨国合作 中以合作研发LED照明产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