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大学之道正文第二十九章浪漫的香山

2019-03-13 12:27: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学之道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似泥男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学之道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九章浪漫的香山,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初秋的北京,香山满山红叶,满山游人。

康琴领着普利斯特一行人登香山,一路赏看红叶,看得兴致高扬。

普利斯特是享誉世界的营销大师,此次应邀来京华大学讲学。

讲学完毕之后,学校要康琴带着他们到四周转一转,也算是尽地主之谊。

本来,校长和书记也要陪同,只是一来他们忙,二来康琴是普利斯特的心爱弟子,她陪同是再合适不过了。

普利斯特今年六十四岁,满头银发,生活中是一个幽默而诙谐的小老头。

普利斯物老头世界各地去了不少,可中国却是第一次来,此刻,他脸上满是孩童般的兴奋。

康琴正在给导师普利斯特边走边讲,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一闪,康琴的第一个反应:是段天!

紧接着康琴心里却打问号,段天怎么会在这?不可能!

等康琴看到那人越出人群,站在一个高处向远处眺望的时候这才看清楚了,不是段天还是谁?康琴忽觉胸口被什么猛的撞了一下,神志跟着有几分恍惚起来。

康琴连忙向导师普利斯特告罪了一声,说临时有事,然后又向身边的导游嘱咐了一两句。告别了导师一行人之后,康琴悄悄跟在段天后面。

段天来香山只是临时起意。

他的脚步没敢在京华大学里迈,这使得他再一次对自己的怯弱与无能深恶痛绝。

可是他自己清楚自己,这种状况下他不可能马上调整过来。

那一瞬间,他站在繁华的北京街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段天抬头,无意间看到对面公交站台的广告,那正是满眼红艳艳的枫叶,他马上想到了香山。

好几次与雪丫聊天,雪丫都提到了香山。

她笑着说如果段天来北京就带他一起去香山看红叶。一个多浪漫多让人期待的邀请啊,而那时候,段天可对雪丫的庐山真面目好奇得紧了。然而,事到如今,这二人同游香山的愿望也没实现,那么,现在就去香山吧!

一到香山,段天的心情立时好了许多。看!满山地红叶正是最灿烂时分,给人一种努力绽放的感觉。

蓬勃的生命力啊,可以扫去人心里的阴霾。

一路上,人很多,段天在紧要的景点看了一看,就选上一条游人稀少的小径拾阶而上。

一会人在枫林里穿行;一会人却探出头来,能见到山外广阔地景象,段天心里不再想什么,只是一味沉浸在此山此景当中。浑不知身后有人跟着。

段天走到一个山头,山下地景象终于在他眼前尽情展开,山峦起伏,层林尽染。

段天长呼了一口气,感觉此刻心情平复了许多。

段天待了片刻,又拔腿往上走。走了没多久,看到一个亭子。有一伙年轻人正在那热闹地讨论着什么。

段天走了过去,在亭子一个角落坐下。

这伙子年轻人看来是某大学的大学生,一个个脸庞因为登山而变得红涨,这是运动后的肤色。

段天听了听,原来他们在讨论未来。

一个眼镜生说道:“你说这世界,五年后会怎样?十年会怎样?”

一个平头说道:“还会怎样?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们生活越来越丰富。”

眼镜生说道:“我说是具体,我们能想象出是什么样?”

一个女生说道:“就拿计算机技术而言,它变化速度太快,很难想象十年后我们会使用什么样的电脑,什么样的络技术。”

眼镜生说道:“是啊,想想就令人心动。晚咱们出生的人就是幸福。”

平头说道:“你这是对科技品的贪欲。”

眼镜生说道:“那又如何?”

平头很严肃地说道:“你之所以要这样想,无非是咱们现在过得时新,可是过五年回过头看,就会觉得好老土,比如说,很早以前的大哥大,砖头一样,当时看一个拿大哥大在街上狂呼地人会觉得他很时尚,很让人羡慕,可过几年,再看到这样的人,就会觉得这个人土得掉渣,科技被作为一个个华而不实的概念拿来玩弄,让消费者不断的升级换代,其实,回过头来,这些所谓富人过着的一直是被后人嘲笑的土老冒的生活而已。”

段天听得顿觉有趣起来,这几个大学生谈吐不一般啊。

眼镜生笑道:“我看你这是穷人对富人地一种解气式的嘲弄,我想说的不是这些,商家一边会促进科技产品的研制生产,而另一边当科技发展太快的时候他们又会想尽办法让这种速度放慢,好让他们赚足钱。”

那个女生说道:“这些都太宽了,络颠覆了现代人类已有生活方式,我想知道未来科技手段与人类生活方式的相互作用。”

……

段天坐在那静静地听着他们的高谈阔论,他们似乎是个什么社团,不愧是天子脚下,这一帮朝气蓬勃的青年,愿生活不要磨去他们的锐气,愿他们能够像今天这样不断思索未来。

未来!也是段天常常想到的一个主题。

很长一段时间他并未想过自己会献身高等教育事业。

其实,并不是一开始段天就有这么远大而宏伟理想的,他和许多人一样,抱着过自己幸福生活的态度,至少在大学期间他还谈不上什么高远地理想。

参加工作后在秀雅学院,段天感到孤独,他有一种身处无形囚笼的苦恼,上课枯燥无味,听课的也枯燥无味,教者与学者都是茫不知自己未来方向,说实话,他是一时冲动给校长丁振兴写学校发展建议书的,没想到校长看重他,大胆启用他,现在说来,其实段天并不是积极主动参与到高校改革当中去的,而是被动的,所以段天的理想并不是扎根于深重苦难反省当中,而是…而是好象是在泥泞当中,也许正因为这样,在这条道路上才注定了段的软弱和不坚定。

为什么要我去做这件事?别人不可以去做吗?

大多数人事到临头的时候都会这样想。

现代的青年,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坚定,远远无法和战争年代,苦难年代的老一辈人相比,他们虽然不需要经受战火的洗礼,却要遭受现实物质的诱惑,这更能让人的雄心丧尽。灯红酒绿,温柔乡里,人更愿意及时行乐。

段天很清楚这一点,他的坚定,他的勇敢永远无法与老一辈人相比,他多的就是二十一世纪人的观念和方法,还有是智慧,这是他的优势。

所以,他站在京华大学门口真的犹豫,真的害怕了,这一次洗礼他可以躲开的,人不可能对得起所有的人,难道对得起所有人才能做成大事吗?

段天在亭子里听了这些年轻的大学生讨论之后,忽然觉得开朗了许多,眼前一片光明。神的意义在于超脱一切,而人的存在形式则就在挣扎,不断地挣扎。

段天笑了,人生若不挣扎那还有什么趣味可言?!

段天长呼了一口气,天边的白云仿佛也随之呼荡开去,他那在京华大学受惊的心灵始安定下来。

雪丫就是他的挣扎。

不可否认,若不是认识情投意合的方芸,他是真有可能与雪丫在一起的。段天一想到这又回想过去的日夜,那些个他受伤,孤独,不被理解的日夜,遥远的一个知他、懂他的女孩安慰他,这是怎样一种幸福,怎样一种情分?不该忘却啊。

段天开始主动回想这些了,这在之前他是刻意回避的。

之前他是把雪丫当是人生旅途中一个重要的段落相互陪伴的知己,现在离开了,就应该淡忘,可段天终究无法淡忘,不是因为与雪丫曾经有过那么一夜,没有那一夜他最终还是要面对雪丫的,如果雪丫还是那么浓烈地爱着他的话,他同样很难阻挡,那一夜只是使得一切提前到来而已。

段天想自己应该是幸福,那么好的两个女孩都深深爱着自己。

或者,老婆一个,知己一个,这是最好的搭配,或许,再来一个情人,段天嘿嘿地笑出声,男人为什么总是这么贪心呢?

对于此刻段天的心境,虽然还不到云淡风清的地步,但他已隐隐感觉到他要突破那层情障了。

“嗨,好巧啊!”

段天吓了一跳,看到眼前站着似真还假的雪丫。

“不认识我呢?你在呆想什么,一会想笑一会想哭的样子。”康琴问道,她看清楚段天呆呆的神情心里发疼,忍不住跳了出来。

望着清减了许多的雪丫,段天忽然想流泪,他连忙把头别了过去……

治疗痛经小妙招
运动损伤基本原因
老年人便秘的预防
减肥药到底有没有用
吃什么可以活血化淤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