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陈家妖孽正文第一百八十二章陪葬求红票

2019-02-04 06:44: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八十二章:陪葬(求红票),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陈平一直觉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种意境是扯淡的意淫,因为不现实,所以才一直被追求。

唐傲之被几个金三角出来的亡命徒带上车的时候,陈平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分析着下一步的计划,云南这盘棋到了现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早晚都会以自己胜利的局面告终,洪家确实强大,但江山轮流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一亩三分地,似乎也该自己做主了。

蓦然间,陈平握着笔的手微微一抖,一阵很玄妙的不安骤然升起,随即消散不见,陈平皱了皱眉,拿起桌子边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没由来的有些烦躁。

九点整。

陈平随意扫了下表,平复了下心情,继续一步步分析,他做事向来都条理分明,该低调的时候绝不装逼,该狂妄的时候绝不收敛,陈家的小霸王,从小到大,如果真如外人眼中那么肤浅的话,恐怕现在也不会过得这么滋润。

九点半。

唐傲之还没回来。

陈平犹豫了下,站起身,拿出给唐傲之拨了过去,这娘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般都不会使用这玩意,所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是满格电量,陈平将放在耳边,安静等着唐傲之的回音。

响了一声,随即被挂断。

陈平继续拨。

对方直接关机。

面积不大但布置极为讲究的房间里猛然渗出一股子冰冷气息,陈平放下,紧紧眯着眼睛,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下楼。

樊帆正在十八层的某个房间里跟几个兄弟斗地主,他们的生活一向很简单,很少上,都喜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潇洒生活,没事就会凑在一起聊天打屁,在这群对女人只有欲望没有恋爱观的爷们心里,活着,开心,四个字足矣。

陈平推开房门,面色冰冷。

樊帆回头一看,连忙转身,扔掉手里的扑克牌,起身喊了句陈哥。

陈平微微点头,扫了屋子里面的人一眼,李晶晶和他的两个兄弟都在,其他还有王群几个平时跟樊帆走的近的哥们,陈平笑了笑,淡淡问道:“知道洪苍黄吧?”

一干人莫名其妙,没接话,有樊帆在这,他们都没资格说什么,樊帆点了点头,轻声道:“知道,洪家算是陈哥在云南的最后一块垫脚石。”

陈平微微眯起眼睛,一张脸满是冰冷的邪气,他看了樊帆一眼,直接道:“去洪家别墅,将跟洪家一切有关的人全部带过来,我留着有大用,多带些兄弟,小心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樊帆不敢多问,看陈哥现在的表情就不难明白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应了一声,他马上走出房间开始吩咐人手。

“等一下。”

陈平语气有些轻飘飘,语调中的冷冽却愈发明显:“带上家伙,有不长眼的,直接剁死!”

所有人心中一凛,樊帆更是脸色郑重点头,走出门口吩咐人们做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向淡定从容的陈哥出现这种表情,看来这次有些棘手了。

十点整,唐傲之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几乎已经确定了那娘们出现意外的陈平脸色有些跟平时不符的狰狞,深呼吸一个,他拿出跟张三千拨了过去,那边一接通他就直截了当的说道:“三千哥,唐傲之出事了。”

那边的张三千没有丝毫睡意,听到陈平的话后微微停顿了一下,缓缓道:“别急,说说具体情况。”

陈平还是那种镇定到没有丝毫波动的声音,淡然道:“没有任何消息,但我敢肯定她出事了。”

张三千一阵沉默,半晌才道:“你怀疑是洪家做的?”

陈平微微闭上眼睛,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轻轻道:“除了他们,我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做。”

“你在彦英等着,我马上过去,现在先稳住阵脚,唐傲之身手不弱,对方想要动她估计也要费一番手脚,而且对方最大目的恐怕还是你,现在只能等,等着他们提出要求来。”

张三千声音很镇定,起码陈平听不出有什么他的其他情绪波动,嗯了一声,陈平挂掉,静静等待。

十点半。

张三千开车飙到彦英大厦,拎着一个灰色的小皮箱,直奔顶层找到陈平。

陈平正站在落地窗前发呆,听到门后的动静,转过头来,扫了张三千手里的东西一眼,挑了下眉头。

“M200狙击步枪,好东西,在国内,没很硬的门路,这玩意根本不好弄到,这还是上次打劫洪家那名顶尖枪匠的战利品。”

张三千把箱子放在床上打开,里面散落的零件跟一排银色的弹头格外显眼。

“我已经派人去了洪家别墅。”

陈平笑着说了一句,不管心里怎么想,最起码保持了表面上的不慌不忙。

“多少人?”

张三千边收拾箱子淡淡问道。

“不少,对付洪家那群废柴,足够了。”陈平轻声道。

张三千点点头,刚要说些什么,陈平的已经响了起来。

“陈哥,我们在路上,三车四十来号人,要不要在加派人手?”

樊帆在里的声音异常平静,跟了陈平这么久,一开始的紧张忐忑早就慢慢被消磨贻尽,他现在跟着陈平,是真安心。

“不用。”

陈平轻轻摇头,现实生活中永远都不会出现成千上百人在大街上拿着砍刀抱着AK火拼的场面,黑社会再黑,也明白什么是底线,在这种兵求精不求多的年代,也没谁会吃饱了撑着去养一大帮闲人。

樊帆挂掉的时候,正好十一点。

洪苍岩的紧跟着响起,陈平看着上的号码,脸色平静,眼中却浮现出一抹浓浓的讥讽。

他接通,等着对方先开口。

“这几天你小心点,洪苍黄似乎从金三角那边搬来一尊大佛,指不定哪天就会朝你动手。”洪苍岩的声音有些凝重,语速稍快,声音压得很低。

陈平无声的笑了笑,轻声道:“我女人出事了。”

洪苍岩在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半晌才试探道:“你认为是洪苍黄做的?”

“你觉得会有其他人?”

“没有。”

“查。”陈平拿着,笑容逐渐收敛,阴冷道:“尽快查出洪苍黄的具体行动,我女人如果出了事,你们洪家加上老人孩子将近百号人,就全部陪葬吧!”

疯子!

站在洪家大院某一处角落的洪苍岩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我尽力”

求求求求求票求收藏...昨天票数不少..大家继续给力...

冲孔铝单板
外墙铝单板厂家
无缝管厂家直销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