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傲慢的废物正文情人节

2019-02-04 06:27: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傲慢的废物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全职写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慢的废物全集阅读正文27.情人节,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转眼间情人节就快到了,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和哪个女生共度过情人节。可是今年不一样,认识这么久了可我和孙小楠的关系一点实质性进展都没有。自从上次想强吻她的计划失败之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她联系了,只是在班上见过几次面,连话都没说,她总是看着我笑,而我又觉得很尴尬,索性就装着不在意她。

二月十三日的晚上我坐在旁边胡思乱想:约她吧,怕她不同意;如果不同意她会怎么说呢?要是她说已经有人约她了,那我该怎么办呢?装着不在乎还是干掉那小子?要是她说有事或者没时间我该怎么办呢?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在感情方面是个废物,追女孩我都不敢,或者说不会。我总觉得自己的心智还不成熟,就算追到她也只能给自己增加痛苦,天长地久的可能性极小,但我又受不了孙小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一直在自我欺骗,只要我没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我就当她没有男朋友,可是情人节不一样啊,她要是不和我过,就一定会和别人过,孙小楠这样的女生不会闲着,我不能再逃避问题了……

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二月十四日下午我去班级上课,心想也许会碰到孙小楠,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探探虚实,可能的话就直接约了她,不过很可惜她没在。我们班的几个女生已经收到玫瑰花了,她们有的把花放在凳子上有的把花放在桌子上,装着不在意其实都在互相炫耀,不然她们怎么不把花塞上衣里或扔板凳底下。没收到花的女生不停地叽叽喳喳说收到花的女生是多么幸福,其实她们心里一定很难受,这些虚荣的女生真是够呛。

我来了没多一会董强也到了,他手里拎着一大把玫瑰花,他拿花的姿势很另类,别人送花都是捧在胸前,他是放在裤腰以下,就像拎着把菜刀,不过董强送的那束花极大,拿起来完全可以挡住他的大脑袋,我心想这小子可真舍得出血。

董强拿着花向林璐璐走来了,他是我们班第一个进教室向女生献花的人,其他女生的花都是自己拿来的,谁知道那花是不是她们自己买的,也不能怪我多心,因为有几个女生长得像棵仙人掌手里却拿着玫瑰花,实在是不太协调。

其实董强一进门林璐璐就发现了他,当然也发现了他手里的花,她装着不在乎低头继续看自己的书,直到董强走到了她面前,她才抬起头来接过鲜花。班里的一些女生开始起哄了,林璐璐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董强也站在那尴尬地傻笑,我猜他的脸一定也红了,只不过因为太黑所以看不出来。

“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晚上给你打!”董强说完这句就走了,其实他并不想走,只是女生起哄的声音一直有增无减,他虽然脸黑可是心里大概还是觉得难为情,所以才不情愿地离开了。

董强一走林璐璐旁边马上围了一帮女生,“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你别挤啊,这么大一束花很贵吧?”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夸奖着林璐璐的幸福和董强的慷慨。

林璐璐听够了女生的赞美,她慢条斯理地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眼神里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思是:嫉妒了吧!

我鄙夷地看了看她和她手里的玫瑰花,潜台词是:真有意思,与我何干!

我在班级上了一节课就走了,没碰到孙上楠让我扫兴至极。我心想这回完了,今天就是情人节了,孙小楠一定是被人提前预约了,她这样的女生一定很抢手,我突然间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自卑感。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一直认为即使是树叶全世界都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更何况是人了,每个人都是特别的,我不认为任何人比我强,就算比我强也只是在某方面和我不一样罢了。

可是今天我的的确确、清清楚楚地感到了自卑、压抑甚至绝望。首先我没有能力、财力控制或者买断孙小楠;其次我没有魅力、吸引力迷住孙小楠;再次我还没有足够大的脸和足够差劲的品质占了孙小楠的便宜就甩了她;最后我没有勇气**孙小楠。

综上所述,我第一次有了自卑感,我想喝酒、我想哭、我想唱歌、我想杀人,总之我得找个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

我就这么晃晃悠悠十分伤感地回到了寝室,准备用睡觉来麻痹自己的懦弱和绝望,一进寝室我看见董强正坐在我的床上和郑明伟聊天。

“哟,回来了,情人节和谁过啊?”董强笑呵呵地问我,显然他情绪不错。

“是啊,你和谁过啊?董强和林璐璐过,我和新找的一个外校马子过,我们俩万事俱备只欠上床,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郑明伟唱起了歌,他一脸的淫笑比起董强的傻笑要讨厌得多。

“大哥我求你了,你别唱了。”我实在听不下去郑明伟缺心眼的歌声。

“你说那些没有用的一点用也没有,我就唱,除非你回答问题,和谁过情人节,孙小楠吗?”郑明伟笑得更淫了。

“这不好说,晚上再定吧,好几个女生约我,我再三推拖,看看她们谁更积极吧,实在不行我再去,人家要是总找我我再不去该说我装了,其实我真不想去,没意思,俗!”

“好几个女生?行啊小子,看不出来啊,等我这个马子黄了你给我介绍一个啊?”郑明伟既贪婪又无耻。

“你往边上靠靠董强,我睡觉!”我懒得回答郑明伟。

“你说那些没有用的一点用也没有,这大过节的你能睡着吗?陪我们聊聊!我是第一次过情人节,你说我和林璐璐上哪啊?”董强挡在那没给我让地方。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要是出去都是女生想地方我跟着就行了,你问郑明伟吧。”

“哎呀!行啊小子,女生想地方?吃、喝、玩、拿、睡一条龙,还能一分钱不掏,你是最高境界了。”郑明伟又下道了。

“你怎么知道我一分钱不掏,你看着了!”我的语气有些强硬,因为我对郑明伟的这副丑恶嘴脸十分反感,在玩弄女性方面我只是停留在意念中,而他是身体力行。

“我就知道你肯定一分钱不掏,你把一个月的钱都存饭卡里了,我都看着好几回了,一次存八百多块钱,存完饭卡你最多一回剩三十块钱,你说你上哪弄钱给女生花啊?你也真能吃,你瞅瞅你那身行头,文化大革命时期穿出去都不前卫,白在前卫校区混一回了,你要是穿像吃那么讲究约你的女生肯定更多。”

“你少说我,我就这风格。你好?你爸一个月给你那么多钱,吃饭你就花二百来块钱,饭卡里没钱了就跟我混,董强你也混,杜文亮你也混,有个认识人你就混,你那钱都花女生身上了,我那钱全吃饭了,可你光混我饭了,我可一回没占过你女朋友便宜。”

“哎,我可真不在乎,你能占就占,到时候我甩着也方便,你要想找女人我把前任介绍给你,今天晚上就能到位,那死娘们就一个字——贱!要多贱有多贱,只要你有一个字——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有饭卡行不?我钱都在饭卡里呢!”

“那够呛,人家不缺饭局,有的是人请,要不你攒点钱吧,攒够了告诉我,到时候我再给你引见,免收中介费。”

“我呸,还中介费,别以为你女朋友多是什么光荣事,我要有你那么不要脸和你那奸、损、阴、滑、坏五毒俱全的心灵什么样的女生都能追到手。”

“我呸、呸、呸……”郑明伟一口痰差点吐我脸上。

“你们俩行了,太能侃了,我半天都没插上话,帮我想想今天晚上和林璐璐上哪啊?我这可是正事。”董强着急了。

“我说那还用问吗?电影院、洗澡堂、朋友家、练歌房。”郑明伟看起来相当有经验。

“上哪个朋友家?上朋友家干什么啊?”董强有些不解。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哪个朋友家没人办事方便就去哪个朋友家!李傲杰你家行不行?”郑明伟直了直身子,仿佛他是这方面的权威,准备给董强这个外行好好讲解一下。

“你那脑袋都想什么呢?我俩还没发展到那程度,再说要去就去自己家去朋友家干什么?”董强还是不解。

“去自己家能行吗?去自己家她不就认门了吗,甩她的时候怎么办啊,弄不好上你家闹去,天天找你,现在可什么样的人都有!”说这话时郑明伟眉头紧锁,脸上明显浮现出了一种恐惧的表情,仿佛是他曾经经历过一样。

“还什么样的人都有,就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才弄得世风日下。”我实有些在听不下去了,插了一嘴。

“我又没给你讲你装什么正经啊,我给董强讲呢,以后没事你尽管少跟我说话!”郑明伟不高兴了。

“你说那些没有用的一点用也没有,我照样批评你……”

“玲……”寝室的响了,郑明伟顺手接了起来。

“喂!我郑明伟,你谁?!找你!”郑明伟‘啪’地一下把听筒扔在了床上,我和董强根本弄不清他指的是谁?

“找我的?是林璐璐吧?”董强笑呵呵地过去拿起了。

“放下,不是找你,找李傲杰!”郑明伟还是没好气。

“你又没说明白,给你!”董强一看不是林璐璐打来的有些失望。

我接过了,“您好?”

“好什么好?还您!少跟我装文明!”是孙小楠,我这几天一直想约她,她主动打来倒使我心里一惊。

“哎呀,是你啊!我想不想你?”我一紧张就爱语无伦次。

“你问谁呢?你想不想我我哪知道啊?跟个傻子似的!”听孙小楠的语气好像有些不高兴。

“我是想问你想不想我,不过那样太俗了,是个男人就会说,想来点创意谁知道你又不喜欢!”

“我想你,老想你了,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你想干什么?”我此刻的心情十分激动,拿着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

“你再不好好说话我挂了,还我想干什么,有时间的话陪我走走!”

“好吧,那我只能把别的约会推了!”郑明伟在一边专心地听着,我得给自己圆个谎话。

“那不用了,你有约会就算了,不耽误你,我再找别人,我挂了,拜拜!”

“别……别挂啊,我必须陪你走!”

“哈,你给我个痛快话,什么叫必须陪我走?你到底能不能出来?”

“能,我必须能!”

“那就说定了,七点钟、学校门口,能到吧?”

“到,我必须到!”

“那见面再聊,我挂了,拜拜!”

“挂,我必须挂!”

‘嘟、嘟、嘟……’那边已经是盲音了,可我还拿着听筒,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想挤出几滴眼泪来配合一下此时的心情,可是我办不到。

“孙小楠吧?她是不是让你自杀了?你为什么说自己必须挂?你准备什么时候挂?怎么挂?大学里年年有人自杀,可我只是听说,还没看过现场直播,你准备挂的时候通知我一声!”郑明伟小心眼,只要我和他有一丁点磨擦,他就总想伺机侮辱我几句。

“我就明告诉你,我要真自杀了也没你好,天天晚上给你拖梦,吓得你早上起来拉一被窝,你坏事没少干天天晚上还能睡得像个死猪似的,到时候我也让你尝尝失眠的滋味。”

“哎,我还真不怕,有一人说过,什么人我忘了,毁灭人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人们对事件的想法,干了坏事我不在乎就没事了,不像你没干坏事自己成天老琢磨反倒失眠了,我知道你嫉妒我女朋友比你多,玩几个女生算坏事吗?”

“照你的意思那算好事呗!”

“要我说那不算事儿!你俩要不给出招我就走了,唉!”董强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吧!”我和郑明伟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找林璐璐去!”董强说这话的口气就好像是小孩子受了委屈要找妈妈一样,他自己讨了个没趣,一摔门走了。

屋里就剩我和郑明伟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熟人闹别扭有时更让人难堪,还好没多大一会杜文亮也回来了,他把背包往床上一扔然后爬到上铺躺下了。

“文亮回来了!”我闲着无聊没话找话。

“少管我叫文亮,那是我小名,只有我爸才那么叫我。”杜文亮不大喜欢我叫他的昵称。

“那你就当我是你爸吧!”

“我爸死了,我十五的时候他就死了。”杜文亮说得很坦然。

“啊!我不知道,实在不好意思!”杜文亮的大度令我有些愧疚。

“怎么死的?”问这话当然是郑明伟。

“哎,车祸。”杜文亮隔了好半天才说出车祸两个字,他显然是不想再提他爸的事。

“是车撞人还是车撞车?”郑明伟不依不挠。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意思就是你爸是开车和别的车撞上了,还是走路和别的车撞上了?”

“我爸是骑自行车被撞的。”

“被什么车撞的?”郑明伟实在是不知深浅,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点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你问那么细干什么!”我想暗示一下郑明伟不要再打听了。

“我又没问你,什么事你都想管,说啊杜文亮。”

“出租车撞的,车号用不用告诉你?”杜文亮的言语里已经明显地带有不满了。

“那倒不用了,人撞成什么样?挺惨吧?当时就不行了还是到医院没抢救过来?要我看当时就不行了更好,少遭罪,抢救多痛苦啊,司机陪你家多少钱?我估计出租车给不了多少,要是让个奔驰撞了也值啊!”

“哎……”杜文亮翻了个身背对着郑明伟不说话了。

“别难过,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我想安慰安慰杜文亮。

“你说那些没有用的一点用也没有!杜文亮,回话啊,别睡觉,今天情人节,晚上有约会没?”郑明伟还不放过杜文亮。

“没有,晚上得去当家教。”

“哦,当一学期家教了吧?挣多少钱了?有机会请客啊。”

“挣的钱哪够花啊,本想不用家里拿钱可是我挣那点钱根本不够。”

“那得说你不会吃,我一个月吃饭二百块钱足够。”郑明伟自豪地看了看我和杜文亮。

“我虽然穷,可我起码不食嗟来之食,哪像你啊,我吃饭你都跟着蹭,哄都哄不走,打八两白花花的大米饭坐那就吃别人菜,要饭吃我一个月二百块钱也够。”杜文亮无情而又客观地评价了郑明伟。

“什么叫要饭啊?我吃别人饭那是凭人缘和个人魅力,不过说真的你给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当家教?一次多少钱,教什么?不行我也当个家教挣点钱。”

“我总是换学生,这工作也不太稳定,这两天辅导一个高三女生英语,一节课四十块钱,两小时,不过我教不了几天了,她快高考了,学校课程安排得特紧,几乎没时间上我的课了,又得重新找活了。”

“那女生长得漂亮吗?家庭条件怎么样?”郑明伟双目变得炯炯有神。

“怎么说呢?长相倒是一般,不过挺有女人味的,个也高,家里应该是挺有钱的,房子装修得不错面积也挺大,能有一百三四十米。”

“那你怎么不追呢?你不说教不了几天了吗?抓紧追啊!当家教机会多好啊,两个小时独处时间干什么不行啊,等到手了你就不用再当家教了,要是碰到个纯情的,学费她都能给你出,不过现在这高中生有的比我还老练,想骗感情比骗钱困难多了,不过你要是骗来感情就一定能骗来钱,骗来钱可不一定就是跟你有感情,懂不懂?”

“你少放屁,为人师表你懂不懂?我不和你说了,我得赶快睡觉,一会还得备课。”杜文亮把被子蒙到了头上。

“呸!还备课,以为英语那么好教呢?你得总结出知识点,糊弄高中小女生还行,过两天你再找家教的时候带上我,我找个初中女生教教看,初中的更好糊弄,你当个事办啊!再找活一定别忘了叫上我,行了,你睡吧。”

“你是说教初中女生课好糊弄还是初中女生感情好糊弄?”我好奇地问郑明伟。

“课好糊弄,你以为初中女生就是省油的灯啊?有的女生天生就风骚,那方面都不用教,不像男生在那方面还得经历过岁月的磨练逐渐成长逐渐堕落,水性扬花的女生很小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郑明伟又在装权威,我对他这点很反感。

“你认为水性扬花的女生就一定不好吗?”

“我可没说不好,马子越骚越招人喜欢!”郑明伟脸上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

“老婆也是一个道理吗?”

“老婆不一样,老婆得会洗衣服、做饭、看孩子、涮碗。”

“就是说老婆不光得骚,还得洗衣服、做饭、看孩子、涮碗?”

“你是不是有病李傲杰?老婆能找骚的吗?”

“你不说越骚越招人喜欢吗?”

“我那说的是马子不是老婆!”

“马子早晚不也得给别人当老婆吗?那别人不就倒霉了吗?”

“别人倒霉我管不了!”

“你怎么管不了?你说骚的招人喜欢你娶个骚的不就完了吗?”

“我娶个骚的给别人当马子,那我干什么去啊?我还想找个水性扬花的当情人呢。”

“你就在家洗衣服、做饭、看孩子、涮碗呗。”

“我没那么贱,你可没准,以后你要是娶了孙小楠可能就得那样。”

“你少放屁郑明伟,我一直在假设,我可没搞人身攻击。”

“我是在比喻,你别娶孙小楠不就完了。”

“那她那么招人喜欢可怎么办呢?”

“招人喜欢你就娶!”

“你怎么不娶招人喜欢的呢?”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娶招人喜欢的了?”

“你不说越骚越招人喜欢吗?你不说你不娶骚的吗?”

“我说李傲杰,你是逻辑性太强了,还是没逻辑啊?我不跟你说了,我也睡觉,我受不了啦!”

“别睡觉啊,给我讲讲你的新女朋友!”

“不讲,讲完你又犯神经病给我上思想政治课,我晚上很可能就没功夫睡觉了,你就让我躺一会吧,孙小楠不也约你了吗?你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你还真有两下子,孙小楠那么漂亮的女生也能主动约你,我以为她这样的女生看不上兜里只有饭卡的大学男生。”

“浅薄,别以为漂亮女生都爱钱!”

“也是,还有爱权的,还有爱帅小伙的,就是没听过爱光有张卡的,信用卡还行,可惜是张饭卡。”

“饭卡怎么了,起码我没要饭吃,那杜文亮多节省,绿豆蝇都不好意思抢他饭吃,你吃人家饭,你不就有几个钱吗?有钱有什么用啊,你连饭都吃不上。”

“行了,我不和你说了,我睡觉,顺便构思一下今天晚上的行动步骤,我劝你也好好想想。”

“我光明磊落,敢做敢当,没什么好想的!”

“吹吧,我问问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你都想好了吗?”

“想好了,时间:今天晚上;地点:大马路上;人物:我和孙小楠;事件:压马路。”

“高潮想好了吗?具体到姿势和体位!”

“去你祖宗!”

“你骂吧,反正咱们祖宗都是猿猴,骂我就等于骂你自己。”

“我不信进化论,我可不是猴变的。”

“不跟你说了,我得开始构思了。”

郑明伟也睡觉了,我只好拿起本大学语文翻看,最近我发现自己什么东西都学不进去,我感觉这十几年的寒窗好像什么都没学会,我看不出来知识会改变命运,而是命运决定了你会不会有知识,像我就注定要学习文学这类虚无飘渺的东西,学得到什么我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反正同学们都这么跟着混得挺开心。

我坐在床上随意翻弄着那本语文书,在每页停留时间不超过三秒钟,课文基本上我都看过,我不知道大学语文选这些文章当成必修课意义何在,随便买一本读者、故事会或者当代歌坛之类的期刊都比这有意思。教课书真的有催眠作用,很快我也困了,于是我拉上了窗帘,屋里一下暗了下来,有一种夜晚到来的感觉,我心想要是白天只持续一个小时多好,剩下23个小时大家都睡觉,睡够了起来工作、学习一小时,那样该多好……

半梦半醒中我听到寝室里有响声,接着是郑明伟的声音:“杜文亮,起来了,吃饭去,快六点了!”

快六点了?我感觉自己好像并没睡着,可是没睡着的话时间又过得太快了。我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心想自己也该吃饭了,七点还得和孙小楠压马路,今天我得多吃点,争取和孙小楠逛一宿。

“起来了李傲杰,走啊,吃饭去。”郑明伟看杜文亮没反应又把目标转向了我,我心里明白他又想蹭别人菜吃,他倒不是没钱,已经养成习惯了。

“我不去,今天情人节你还不请新女朋友吃顿饭啊?”

“哎呀,省一顿是一顿,为了不请她吃饭我特意约她晚上八点半见面,然后争取直接进入主题——开房!”

“哦,好主意,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请孙小楠吃顿饭?就光溜达也不像话啊。”

“无所谓,你们约的几点见面?”

“七点。”

“那不用了,估计那时候她也吃完饭了,不过你们俩要是光压马路体力消耗肯定大,等后半夜你们走累了,你再请她随便吃点什么。”

“你说她能陪我走到后半夜吗?我倒无所谓,有她陪着走一宿都没问题。”

“女人这玩意不好说,她们有的时候比你还没逻辑,况且每个女生性格也不一样,有的女生要是来了散步的心情估计能走一天一宿。我告诉你,她要是说走累了你就借口休息带她去个录像厅、影吧之类的地方,然后……”

“你不用说了,咱们志同,但是道不合,你吃饭去吧,我不饿。”说完我就躺下装着睡觉了。

郑明伟一看我和杜文亮都不理他只好自己孤独地走了,郑明伟刚走没五分钟我就起来了,其实我已经非常饿了,只不过不想让郑明伟抢我的菜吃,倒不是我小气,关键是心理不平衡,他比我有钱还吃我菜,再说长期下去也是个负担。

我穿好了鞋刚要出门杜文亮也起来了,“你上哪去?”

“你也起来了,我吃饭去。”

“走,咱们一起去,本来刚才就想去吃饭,可是偏偏郑明伟喊我,我供不起他只好又坚持了一会,这小子就知道吃别人菜,为了躲他我今天给那女生上课可能都得晚。”

“哎,彼此彼此。”

看得出来杜文亮真的很着急,他飞快地穿上了鞋,外衣都没拿就和我冲出了宿舍。

“你教高三英语感觉吃力吗?”我问杜文亮。

“谈不上教,就是她有些不会做的题还有一些比较难的知识点问问我,数学有时候我也跟她一起研究研究,她总跟我讲她那个男朋友,还问我他们两个能不能有结果,这事我也整不明白啊,两个小时我们聊天就得占去一个小时,高三的学生郁闷啊,有个人陪她聊聊天缓解一下压力也是必要的。”

“你也就相当于陪聊呗,其实这方面我挺在行,等你再找活的时候也带上我,咱们寝室三个人一块去当家教,少给我点钱也行啊,我主要是找个漂亮的女生再陪她聊聊天,给个往返车钱就行。哎!你别往那边走啊,别去咱们平时吃饭的那个食堂,万一碰到郑明伟多不好,咱们换个地方。”

“我说你想得还真周到,不过你和郑明伟是一样的目的不纯啊,我教的这个女生是自己知道用功,所以她成绩一直不错,她家长还以为是我的功劳,你要是只和学生聊天人家成绩上不来最多用你一学期,考试之后就得开除你,家长没准还得讽刺你几句。”

“那无所谓,开除我就再换个漂亮女生教,反正我闲着也没事,讽刺我更不要紧,到时候我可以跟他们理论,我收的钱少所以质量注定就不好,我要是一个小时就收五块钱家长肯定得抢着用我,到时候我就挑个最漂亮的女生教,教两天我就把她要来,然后我就辞职再换一个更漂亮的教,再把要来,再辞职。两年下来我得认识多少漂亮女生啊,光漂亮还不行,家里要么有钱,要么是高干,等我知道她们就保持联系,等有机会再把她们的资料卖给想找女朋友的男生,高干背景的美女资料一份五百,富商背景的美女资料一份五百,自强不息的美女资料一份八百,我还可以提供她们的个人喜好和追求方法,当然得加钱,要是结婚了还得加钱,到时候……”

“你别想美事了,我看你是有病,到时候你得让人给整死!”杜文亮打断了我。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下次找活的时候也带上我。”

“那就下周日吧,我得提前联系好了,高三那女生估计教不了多长时间了。”杜文亮一脸的惆怅。

“要是高三那女生还用你怎么办啊?”

“那更好,干两份活挣得更多。”

“你可真辛苦,小心过劳死。”

“没事,郑明伟比我辛苦,你看他追那么多女生,又累脑袋又累心。”

“他累心个屁,他那样的人没心,食堂到了,这顿得多吃点。”

今天来食堂吃晚饭的人好像没有往日的多,看来真的有一部分学生出去过情人节了,杜文亮吃饭很快我怕吃亏所以也吃得很猛,于是我俩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之后我们又返回了寝室,他拿上背包走了。我刷牙、洗脸、照镜子、擦鞋,完事后看看表已经六点五十了,于是飞也似的赶到了学校门口。

山楂苗批发报价
广东加油站铝条扣厂家
白芍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