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宠霸美男正文第五百四十六章不厌其烦

2019-02-04 03:38:5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宠霸美男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柔情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宠霸美男全集阅读正文第五百四十六章不厌其烦,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我能怎么帮你,天,告诉我。”刚手抵着额头低语,低下的头,肩膀亦在轻轻颤动,他的样子,好象比我更痛。为什么,当初我要从他身边逃开?现在想想,好愚蠢。

我莞尔,用眼神示意他道,“帮我把刺拔出来行吗?”

刚哽咽下,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阖了阖眼,每一次眨眼刚的影子都在眼底,好安心。

“天,困了吗,你要不休息会儿,你的伤我会替你看着的。”温热的手抚摸我的额头,轻柔如鸿羽。

如果身边没有,我会是怎样一副模样,我不敢想象。握紧那抚着自己的手,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醒来,背脊已没有了之前凉意,而是满载温暖。环在胸前的手紧紧相扣,把我护在中间。搭上那双手细细摩挲,许久,脑后的气息变了速度,须臾,梦呓的声音传来,“天,你醒了吗?背还疼吗?”

“不痛了,谢谢。”反手摸索上他的脸,顺着削尖的下巴向上,皮肤的弹性和质感让我不住留恋。刚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忙不迭将我翻了个身,贴过脸像只小狗似的与我脸颊相蹭。

好怀念的触感,不过我不屑这种兽交流感情的方式,或许是我,想要的更多。

“为何又蹭我脸了?告诉多少回,我不喜欢。”躲开他的亲近,我故作不满道。

“哦……”刚闷闷回答。抬小心翼翼地望着我道。“可是我想跟天更亲近些。光是这样。不够。

”说着他紧了紧怀抱头藏进我地:膛。气息如热焰。

“刚懂人类交流情感地方法么?”把玩着他地发丝。我柔柔地问。

“不懂。”胸口传来声闷响。气息所及之处更炙热了。

“那……我教你好吗?”伸手板起他地下巴。我盯着他地眼睛问。

“嗯!”不出所料。他开心地点了点头。

指腹玩转他的脸颊幽幽道:“如果你欲与一个人亲近,那个人多少在你心底已有了不可动摇的位置时,你可以这样做……”

捧着凑近的脸庞送上自己的唇,贴合的地方如我料想般柔软,他的口里残留些许的血腥气,我想这大概是隐藏的狼的本性过我并不讨厌。

那试想已久的吻持续了许久,心底的警钟空鸣而我毫不顾忌,只久久,停驻在那略显干燥的唇上。

“这是什么?”他微红着脸急促地问。

“亲吻。”我道,氤氲水汽的眼睛好像又将他虚化。

他的脸更红了,却凑得更近“能……再来一次吗?”

故造声势的“不可以”没有说出口,我又沉浸在这浅酌的甜蜜世界里点一滴,心湖膨胀。含住我柔软的双唇轻柔的吮吸著刚的手滑到我腹部,扣住毛发下柔软的小东西轻的捏著。

“嗯……”鼻息间深深的吐著气,我把身体的重量集中在刚身上。双手也握住了刚的衣服。

“舒服吗?”刚舔著我的耳垂,适力的揉捏著我娇小的性器。让它挺立起来。

“刚…嗯……舒……嗯……”

诚实的声音是最上乘的催情药,刚身体的某个部分很不客气的起了反应。而他让自己尽量的忽视自己身体的反应。

几天来,刚自身的**都是靠意志压下来,或是冲冷水自己解决。

“嗯…刚…下面……”臃肿的腹部让自己无法自由的扭动身体去获得想要的触碰,我喘著气,向刚诉说著自己更需要抚慰的地方。

“这里吗?”刚活动著的手向下去,到达我娇小的根部,手掌换了个角度,把小球也包裹在手心里,继续适力的揉捏著。

“啊……嗯……不是……再……下……里面……难受……嗯……”丝毫不知道自己说出来了什性质的话语,我只是诚实的表达著身体上的不适。

头脑中紧绷的弦断裂,理智被**的洪水所淹没。刚刚已有些安静的地方又再次的站了起来,像是把几天的不公待遇发泄出来,刚知道自己的裤子就要包裹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部位了。

张嘴含住我在喘息间若隐若现的小舌,牵进嘴里,刚充满**的吮吸著,却也没有忘记不能弄疼我。

宽厚的手掌快速的动著,急忙的要手下的娇小突出粘液。刚伏在我的耳边,低沈著声音说:“天,今天我们多做一些。我会让你更舒服的,好吗?”

我靠在刚胸膛上的头点了点,多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但因为是刚所以他不怕,所以他不会拒绝。

这个人,是这世界上

好的人,不是吗?

刚迅速抱著我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放下。

刚含笑注视著我通红的脸,退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抬起我害羞偏过不敢看他的身体头,准确的吻住了诱惑他的双唇,辗转反侧的吮吸著。

不用语言去挑逗我,刚让我全心的享受自己带给我的快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让我体位过**的滋味。

断开灼热的衔接,刚放过让自己意犹未尽的柔软双唇,让我自由呼吸。沿著我脖颈的曲线,一路而下,直至白晢胸前的红珠处,含住,吮吸。也不忘用另一只手给另外一颗同样的感受。

嘴里手中的红挺立变大,昭告著对刚用功的满意。握著我的手,与之十指相交,刚的唇舌再度向下吻了又吻,留下水湿痕迹後,终於到达了那个我刚刚之前的地方。

湿热的唇舌礼貌的在穴打了个招呼,然後敲门而入,不顾我因为突然的刺激而活动著的双腿踢打到自己,刚的唇舌在那处接纳过自己,即将接纳自己的地方进出,吮吸,把口中的唾液送进去,让它充分的滋润起来,撤出。

被自己冷落久的**似乎知道终於可以活动了,变得更加挺立肿胀。

刚笑著对视著我染满**的双,相交的手握得更紧。

刚身子向下移动了一,一只手帮我的双腿更大的分开,然後用自己肿胀的部位对著我开合著的穴口。

给我一个安心的容,刚挺身,进入了被自己好好照顾过的地方,停驻片刻,等身下人紧缩的身子缓和下来,然开始**。

太过美好的情景,太过渴望的互动,人都全情的投入著。我特有的轻声呻吟,刚粗重的呼吸,还有相连部位摩擦时的水渍声。

没有人会比自己更清楚**中刚的俊美惑人,没有人会比自己更了解**中我让人失去理智的疯狂和一直不愿承认的怜惜。

山中一雨山泉成瀑,白练悬天,气如蒸烟。推开窗来,清风裹抰雨气扑面而来,苍穹如兜水帘幕沉沉逼近山岩,好似还有好些未尽的水滴未得亲泽九州之重任。

伸手而出,“滴—滴——”无色冰凉透湿掌心,初觉微寒身后就靠来个天然暖炉,忘却了外头的冷寂。

“雨好大呀。”靠在肩头上的声音遗憾地说道,“已经下了两天了。”

“还有三四天这雨才会停,想出去么?”我撇头问那赖在肩上的脑袋道。

“不,我要陪天。”他摇摇头搂得更紧。

让他这个生性狂野的人锁在屋里当真对不起他,我真担心他会闷出病来。摸摸他的头算是鼓舞,没想到刚他立刻蹬鼻子上脸,嬉笑的气息扑在我脸上道:“天,我这么乖,有奖励吗?”

“我可没有奖励给你。”猜出他心思不正,我二话不说顶了回去。

“那我自己奖给自己好了。”说时迟那时快,他飞快地在我脸上亲了记。刚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偷袭我。

“你干什么?”我怪嗔道。

“给自己奖励呀。”他倒大言不惭。

“胡闹。”逃脱他的怀抱,我表现地有些生气。

“不是胡闹,是奖赏。”他嘟囔着嘴一把又把我拽了回来,在面对面灼灼注视下,我只能投降。

“好好好,是奖赏。”我改口道。

“天。”他又不厌其烦地叫我的名字。

“又怎么了?”我突然也希望天气可以转晴,至少可以让刚的精神从我这儿分散开些,成天被他这样搂着抱着,就算无人指摘唾弃,心上还是过意不去,从小到大,我还从未过过这样闲散的日子。

“你身上好香啊。”

他钻进我的颈项细细嗅着,温湿的唇时不时凑近擦贴,挤上心头的情愫让我忘乎所以,我突然希望可以得到刚的主动索吻,我躲开他的寻覓,固执地与他拉开距离互相对视。

我知道自己的眼底有什么,抛去惯有的清泠,盈盈粼粼,一泓秋水。

投我所好,刚平心静气地吻我,只轻轻摩挲已够挑拨我的欲念,而刚亦然。不知何时,刚已不满足那种蜻蜓点水似的亲吻,他自动将舌尖顶开我的贝齿闯了进来,迫不及待在口腔里搜刮。他的侵略粗鲁至极,横扫一通后才退了出来,我的口腔残留着他造成的痛楚,我翻眼不悦地看着他。

“对不起,”他好算识趣地认错,“我忍不住……”

“真粗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河北高速公路隔音屏障
上海发布会策划公司
云南镀锌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