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触电情缘正文第一百四十一章曹亚男的生日

2019-02-04 01:14:0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触电情缘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老干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触电情缘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四十一章曹亚男的生日,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SPANid=ad_09/SPAN了出租车,曹亚男心急火燎地飞跑到曹劲所说的地点 就看到他坐在地下广场出口处的石台上,正在那里一边悠哉游哉地抽 烟,一边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美女。

曹亚男心里真佩服这个堂哥,伤的那么重,还装作没事人的样子,赶紧奔过去问道:“堂哥,你伤的怎么样?”

曹劲看到曹亚男不由地一愣,好象没有想到堂妹会来的这么快,赶紧掐掉烟头,摆了摆手道:“哦,这个......本来嘛,腿是很疼地,我以为是骨折了,可是被我运了一阵内功,发现只是伤到了筋,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看,你看,哈哈,没事了,哈哈。”

为了证明给曹亚男看,赶紧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还跳了几 下,这哪里象受过伤人的样子啊?也没有好的这么快的!

曹亚男满脸狐疑上下打量着曹劲,心想,堂哥这是搞的什么鬼?他根本没有受伤!

曹劲看到堂妹拿这种眼光看着他,不由地有些发毛,一边心里暗骂天赐,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一边心虚地说道:“这个......这个亚男啊,我晚上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啊,麻烦你辛苦跑来一趟,周末 见!!哦,对了!祝你生日快乐!”说完,拿起随身小包,撒开脚丫子就跑,几个转弯,没影了。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飞机?”曹亚男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哥特地打让自己大老远的赶到这里,自己居然脚底摸油溜了。实在想不出他让自己来人民广场到底想干什么。

抬腕看了看表,这一番折腾,已经快9点半了,既然堂哥没事,自己还是回校吧!曹亚男掉头朝地铁站走去,来地时候花了100元,没让司机找钱,回去就省点,坐地铁吧。

“曹亚男~~~”刚一转身。就听到背后有人叫她,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天赐??!!你怎么在这里?”曹亚男惊讶地回过身来,果然,一身休闲装的天赐。出现在自己的背后。虽然自己这几天发誓不想理他,但是看到他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哎,没办法。这家伙天生是自己命中的魔星。

“哦,我去公司参加比武抽签,正要坐地铁回校,亚男。你来这里干什么?”天赐故意装出一副两人途中偶遇的模样。

“都是我堂哥啦,莫名其妙说腿骨折了,把我找来。自己却溜 了!”曹亚男想起曹劲刚才的表现。就一肚子气。天赐参加公司比武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曹劲昨天晚上也打和他提起过,所以听到他去公司抽签。丝毫没有半点怀疑。

“呵呵,他这么大个人还开这种玩笑,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天赐心里好笑,自己叫曹劲想个办法把曹亚男从学校里诓出来,没想到他用地这个办法。

“天赐,抽签的结果怎么样?你下次比武的对手是谁?”

“是第一组特别行动队的王力。”

天赐刚才确实是从公司出来,第二轮比武结束,连同轮空地天赐在内,七人胜出。明天将要进行最后一轮比武,决出最)以天赐也特地赶来公司抽签,这次,他并没有幸运地再次抽到轮空签,而是抽到了咏春拳的代表王力。

“哦,王力?他可是咏春拳的嫡传弟子,公司第三高手!据说很厉害,天赐,你可要小心啊!”曹亚男一句话出口,心里不由地暗怪自 己,干嘛对这个花心大萝卜这么关心,让他被人痛打一顿才好!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亚男。”

天赐有些心不在焉,随口应付着曹亚男,手里一直摆弄着,好象是给谁在发信息。

“这个家伙一定是在给那个黎素文发短信!”曹亚男觉得心里酸酸的,很不是味儿,自己地落花有意,可惜流水无情,那个黎素文,除了人长得漂亮些,脾气温柔些,家里条件好些,她也看不出到底还有哪里好,可是却偏偏把这个大木头给迷住了!

一气之下,曹亚男也不和天赐打招呼,转身向地铁口走去。

“哎~~~哎~~亚男,你别走啊。”天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你干嘛,放开我!你去找那个黎素文好了,不要理我!”曹亚男用力挣扎着,想挣脱天赐的手臂,可是虽然她也是个练武术的,力量上比天赐可相差太多了,一时间哪里挣脱地开,只好用脚乱踢天赐的腿。

还好,现在时间已经晚了,天气又冷,所以人民广场行人不是很 多,否则如果在白天,两人在这个地方闹这么一出,肯定会让别人误 会,引起上百人围观。

“曹亚男!你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啊?你先别动,我给你看样东 西!”天赐一只手死死拉住曹亚男,另一只手拿着好容易把信息发了出去。

虽然曹亚男暂时挣不开他地手掌,但是毕竟她也是练武人,双脚有力,踢在天赐腿上,生疼生疼地,再被她这样踢下去,恐怕曹劲地骨折预言就会实现,却是

赐身上。

天赐没有办法,只好把放进裤兜,绕到曹亚男背后,双手扣住她的双臂,身体顺势往后一坐,坐到了石台上,曹亚男也被他带得倒了下去,臀部正好坐在了天赐地身上。

天赐施展巴西柔术的关节技,用自己的四肢把曹亚男的双手双腿整个固定住,曹亚男这才无法动弹,两人此时的样子好象一根扭曲的麻 花,说不出的暧昧。

一个晚上出来锻炼的老太太正好路过这里,看到这情形,嘴里啧啧道:“哎。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象话了。”说完,赶紧迈动小脚离开了两人。

“天赐!你放开我!”虽然曹亚男平时为人豪爽大方,但是也觉得这种姿势不妥,脸蛋不由地红了起来。

“你保证,你不踢我?”天赐感到小腿上火辣辣地疼,她们曹氏八卦掌除了九宫八卦步外,对腿功好象不太擅长啊?这曹亚男地腿劲怎么这样大?

“不踢你才怪!”

天赐刚想放开她,一听这话。赶紧又把手扣紧。

两人这种姿势呆的时间一长,受力点都集中到了两人的中下部,紧密接触的部位稍一摩擦,天赐立刻起了男性的正常反应。这也难怪,曹亚男的身材可不是盖的,长期练习武术的她,臀部的形状也是上翘型。可能只有练习舞蹈地陈晓嫣才可以与之比美。

任何一个男人如果抱着这么一个尤物,还没有反应,恐怕该去找本【葵花宝典】好好修习一下了。

曹亚男敏感地感到了天赐的生理变化,脸色娇艳欲滴。身体顿时发软,‘嘤咛’了一声,完全瘫在了天赐身上。觉得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小声对天赐道:“天赐。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我也没办法。”天赐的脸也红了。这种生理反应绝对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你......你还不把我放开!”

“暂时还不能放,亚男,你闭上眼睛。”

“你......你还想干什么?”臀部下可以清晰地感到顶着一个坚硬地东西,曹亚男顿时慌乱了起来,天赐想要干什么?难道按捺不住生理冲 动,想在这里对自己无礼?不,不太可能,天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曹亚男立刻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他想要自己会有很多机会,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强迫自己。

“你别问那么多了,闭上眼睛,放心,我不会做坏事的。”天赐重复道。

曹亚男猜测不透天赐想干什么,目前自己受制与人,只好听他摆 布,慢慢地把眼睛闭上。

“我数到10,你再张开。”天赐开始计数:“1、2、3.”

曹亚男地心跳也随着天赐的计数声加快,不知道他数到10,样对待自己?

“9、10好,睁开眼睛!”

曹亚男迫不及待地把眼睛睁开,周围并没有什么改变,一切都和计数前没什么区别,这家伙搞的什么鬼?

忽然,曹亚男的视线被远处地大屏幕吸引住了,原本播放着电视广告的大屏幕,此时居然显示出七个彩色大气球,气球上写着‘曹亚男生日快乐!!’这七个大字。

“这......这,今天这一切,难道都是天赐的特意安排?”曹亚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天赐不仅记住了自己地生日,而且还会用这种特殊地方式来庆祝。只觉得心中有一股热流在涌动,眼睛里酸酸的,天赐地心里毕竟还想着自己。

此时,天赐已经放开了曹亚男的身体,嘴里抱怨着:“我说曹亚 男,你可以起来了,你真的好重哎,我的腿都麻了。”

曹亚男红着脸从天赐身上站了起来,感激地看着天赐:“天赐,谢谢你给我的生日祝福,不过......”曹亚男忽然对天赐狡黠一笑,心想,可不能让他太得意了,刚才已经被他欺负惨了,现在反而要谢谢他,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嘛!

“不过什么?”天赐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光有生日祝福,没有生日礼物,也不能算一个完整的生日呀!”曹亚男故意将了天赐一军。

天赐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长条的、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到了曹亚男面前:“拿去,礼物。”

曹亚男完全没有想到一向木瓜脑袋的天赐,竟然这么细心,不仅安排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生日祝福,而且还给自己买了生日礼物,赶紧接过小盒子,三下两下拆开包装纸,露出了里面精致的首饰盒。

打开首饰盒,一条款式独特的颈链四平八稳地躺在里面,链坠是一颗闪着独特荧光,仿佛充满了月光般灵气的宝石。她认得,这叫月光 石,自己有一个手链就是用月光石串成地。颈链的链带是皮质的,上面镶嵌着一颗颗的小钻,十分别致。

曹亚男一看就喜欢上了,道了声:“呀,好漂亮!!”

立刻把颈链从首饰盒里拿了出来,让天赐拿住

,把颈链戴在了脖颈中。在月光的照耀下,颈链闪 曹亚男的肌肤衬托得肤光胜雪。

“怎样?这个生日礼物喜欢吗?”

“恩,颈链的款式很喜欢。不过,有一点你选错了,我的生日诞生石是欧泊石,不是月光石。不过月光石也不错啦!”曹亚男摸着颈链,爱不释手,只要是天赐买的,她都喜欢。

天赐微微一笑。把自己戴着地颈链从衣服里面拉了出来,对曹亚男道:“欧泊石颈链在这里啦,那个服务小姐说。如果两人互相交换戴对方的诞生石颈链。就会保佑对方永远平安健康。”

“交换戴......天赐......”曹亚男明白了。自己的这条月光石颈链,原 来是天赐的诞生石颈链。两条颈链在月光下相映成趣。仿佛把两个年轻人地心偷偷地连接了起来。

曹亚男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湿湿的,好象有不知名液体在里面迅速累积,她没有想到自己在天赐心里的地位是如此之重,自己还有什么不开心地呢?虽然天赐并没有对自己表明态度,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起码,他没有戴黎素文的诞生石颈链,而是戴了自己的,这就足以说明自己在他心里地位置要比黎素文重的多。想起自己这段日子来,对他的态度,心里真是后悔莫及,自己这是吃地哪门子飞醋!。

“天赐,你也闭上眼睛,数到10,我也有一样东西要给~ 男心里忽然有了个主意。

“哦?是什么?我地生日早过了啊?”天赐看了看曹亚男,闭上了眼睛,嘴里数着数。

“1、2、34.”刚数到8,.;.己的唇上,猛地睁开眼睛,曹亚男竟然弯下腰在吻他,两行清冷地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滑出,挂在脸颊上,在月光的照耀下,好象两颗小月光 石,闪闪发光。

看到天赐睁开眼睛,曹亚男不好意思地红着脸,把唇从他的唇上挪开,对天赐小声道:“天赐,请接受我的礼物,一个女孩子的初吻。”

“曹亚男......”天赐万万没有想到曹亚男的礼物会是这个,脸也不禁红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曹亚男看到天赐尴尬,想转移他的注意力,给他又出了个难题: “天赐,虽然你准备了生日祝福和礼物,但是还缺了一样哦,没有生日蛋糕,怎么能算得上一个完整的生日?”

天赐回过神来,笑道:“这个容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说 完,把大拇指和食指放入口中,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旁边的下沉式地下广场里,忽然传出很多人唱生日歌的声音: “HAPPYDAY)IRTHDAY).

曹亚男三步两步跑到下沉式地下广场的电梯边,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足足有一百多人正在广场中心,对着上面高唱生日歌。最前面的几人推着一辆小推车,正笑盈盈地看着她,向她招手,小车上装着一只超大的五层生日蛋糕,蛋糕上密密麻麻插了好多蜡烛。

在烛光的辉映下,曹亚男一眼认出推车的那几个人正是蒋慧君、王露露、刘清他们,唱歌的都是‘天极道’部里的同学们。

“曹亚男~~~~祝你生日快乐~~~~”唱完生日歌后,同学们对曹亚男齐声喊叫起来。

“亚男,怎样?现在该满意了吧!”天赐站到了曹亚男的边上,对下面的同学们挥着手。今天下午,他发出提议后,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想来给曹亚男庆祝生日,他好说歹说,用抽签的方法,选了这一百个人。

曹亚男感到全身心都被一股幸福的感觉包围,短短的半个小时,自己从极度失落到极度惊喜,不仅得到了天赐的祝福和生日礼物,而且还有这么多朋友们来庆祝自己的生日,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人民广场上的音乐喷泉突然启动了起来,在生日歌背景音乐的带动下,高低不同的水柱在翩翩起舞,变幻莫测,五颜六色的激光在水柱上空来回划动,组成了‘生日快乐’的字样,整个人民广场洋溢在一片生日的氛围中。

这难道也是天赐庆祝生日计划中的一部分?

“天赐!!!”曹亚男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泪水再次夺眶而 出,反身扑到了天赐的怀里,用力抱住了天赐,把满是泪水的俏脸紧紧贴在了天赐的脸颊上。

‘啊~~~~’下面立刻传来一片惊讶声,‘哗~~~’随之而来的是如雷般的掌声。

不过,其中还夹杂着某人的一声惨呼:“啊~~~曹亚男,你干嘛咬我?”

“人家......人家想试试这究竟到底是梦还是真的。”

“你干嘛不咬你自己?”

“我怕疼,嘿嘿。”

“死丫头,去死~~~~~”

全自动引被机厂家
江苏救生筏报价
微信充值捕鱼游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