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财神都市行正文77DNA

2019-02-04 01:09: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神都市行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拎着板砖走天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神都市行全集阅读正文77DNA,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燕小山看着神情恍惚的楚蔚,关切的问:“怎么啦?”楚蔚笑着摇摇头。眼角却看见,楚妈殷勤的给张伟夹菜,而且,那都是自己平时爱吃的。楚蔚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张伟,可能是老妈的孩子。

按照这个思路,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张伟为什么这么嚣张,那是觉得老妈亏待他了。老爸为什么不满,废话,不是他的儿子么。老爸的暧昧女友,为什么光明正大的来了,老妈理亏么。老妈为什么对张伟低三下四的,内疚么。

楚蔚噘嘴,开始给老爸和燕小山夹菜。于是,娘俩比赛似的,把菜盘都夹空了,其他三人的碗里,则堆着高高的菜肴。酒桌上的人,觉察到了气氛不对。燕小山拍拍楚蔚,制止了她孩子气的行为。楚蔚还是有点不高兴,扫了张伟的碗一眼。张伟呢,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楚妈一愣,明白自己有点冷落楚蔚了,这丫头,都多大了,还争这个。于是楚妈笑笑,想给楚蔚夹点什么,可看看酒桌,楚蔚爱吃的菜,都夹光了。楚妈用哄小孩的语气对楚蔚说,明天,明天给你做多多的。这么一说,楚蔚更委屈了。

张伟哼哼两声,索性扔下筷子,用手抓着吃,满意的,吃两口,不满意的,拿手反复看看,也随手扔下。楚平非常生气,看样子就要发火。楚妈在桌子底下扯扯他,楚平皱眉,说:“你们吃吧。”然后起身离开。

燕小山把碗里堆成小山的菜,分给楚蔚一些,楚蔚说:“你多吃点。”燕小山点头,示意没有酒了,楚蔚说:“老爸有一瓶好酒,总跟人炫耀,我去拿来。”

张伟这时也喝光了一瓶啤酒,楚妈笑呵呵的问他:“还能喝吗?”张伟不耐烦的说:“哪那么罗嗦,开就是了。”楚妈不以为忤,笑着开了一瓶。

张伟明显是酒量不大,但他肆无忌惮的猛灌。楚妈小心的劝了几次,张伟根本不理。桌子上的水鱼汤,楚妈给张伟盛了一小碗放那儿。张伟却捧起大汤碗,不管还冒着热气呢,喝了两口。楚蔚啪的放下筷子,说:“懂不懂规矩。”张伟却歪着头,挑衅的看着楚蔚。楚妈说:“楚蔚,你们吃别的。燕小山头一次来,你好好招待。”

楚蔚说:“你也知道燕小山头一次来。”楚妈对燕小山笑笑,说:“就当到家了,不当是客。”燕小山也笑着点头。

张伟又勉强干了一杯,伸手去抓对虾,就觉得胃肠翻涌,异常恶心。张伟有时间去卫生间,但他直挺挺的坐着,翻江倒海般,吐了一桌子。

燕小山和楚蔚都及时闪开了,楚妈扶着张伟,轻轻给他敲后背。楚蔚也感到恶心,拉着燕小山,跑出了餐厅。

楚平正好下楼,闻道这股气味,哪里会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他眉头拧成了疙瘩。对燕小山说:“走吧,咱们出去吃。”楚蔚说:“不去了,都恶心死了,怎么吃。”

楚平说:“那好吧,我出去走走。楚蔚,好好招待燕小山。”楚蔚忍不住问道:“老爸,这张伟到底是谁啊。”楚平说:“问你妈去。”开门走了。

餐厅客厅相连,难闻的气味也跑过来了。楚蔚又拽着燕小山,回到了自己的香闺。燕小山纵身趴在床上,说:“老婆味。”楚蔚笑着拽他起来。两人在床上扭来扭去,打闹一阵。

停下来,楚蔚双手托着下巴,趴在燕小山肚子上,说:“这个张伟,很可能是老妈的私生子。”

楚妈给醉酒的张伟擦拭干净,扶他回卧室里睡下。收拾了餐厅,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自己也冲个澡。想起楚蔚,赶紧找了点心,给他们送去。

燕小山坐在电脑前,楚蔚趴在他后背上,指指点点的。看见楚妈进来,楚蔚急忙把点心接过来,说:“老妈,母爱不是一天补偿回来的。你都把张伟找回来了,以后慢慢疼他。你也别累坏了。”

楚妈叹气,说:“我知道,不过这个孩子,越来越偏激了。”楚蔚忍不住问:“张伟的爸爸,是谁啊。”楚妈摇头说:“就是不知道他爸爸是谁啊。”啊,楚蔚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老妈,问:“你都不知道他爸是谁?”

楚妈纳闷,我为什么能知道啊,再一琢磨,楚妈恍然大悟,瞪着楚蔚,说:“你,你想什么呢。”说着拍了楚蔚一巴掌。楚蔚躲到燕小山身后,说:“那你对他那么好,我还以为,是你流落在外的儿子呢。”

楚妈哭笑不得,对准女婿说:“哪有这样当女儿的,这么编排当妈的。小时候的事儿你都记得,光照顾你了,我有时间偷人吗。”楚蔚一想,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楚妈伤感的说:“要说张伟这孩子,也够可怜的。”

楚妈当年进厂的时候,有两个不错的姐妹,都长的如花似玉的。一个,就是被楚妈怀疑多年的,刚才送菜的酒店老板,楚蔚叫徐阿姨。还有一个,就是张伟的妈妈,楚蔚要叫胡阿姨。

后来,随着楚平的官越来越大,她们渐渐疏远了。也不是有意的,就是生活环境不一样了,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加上徐阿姨受到楚妈的猜疑,所以联系就少了,没了。

楚平调职后,楚妈乐呵呵的忙活着,准备去京市,和楚蔚住上一段时间。却无意间,从报纸上,得知了胡阿姨和徐阿姨的消息。

事情要从张伟说起。张伟在学校放长假期间,回家了。胡阿姨看儿子回来,就领着儿子逛街,想给儿子添置两套像样的衣服。结果遇到了车祸,肇事车逃走,娘俩被送往医院。

张伟的父亲知道消息后,赶往医院,心情的焦急,是可想而知。在抢救中,娘俩都急需输血,都是AB型血。血库的血迟迟没有到,在化验张伟父亲的血型时,一个晴天霹雳,把张伟的父亲击倒了,张伟的父亲,是O型血,张伟,不是他亲生的儿子。

张伟的父亲失神落魄,发疯似的闯入手术室,要找到老婆,问个究竟。被护士喊来保安,给架出去了。他继续冲闯手术室,保安只好守在门前。

张伟父亲不吃不喝的守在手术室门前,胡阿姨抢救成功,从手术室一推出来,他就冲上去大喊大叫:“张伟是谁的杂种,你为什么骗我。告诉我,是谁的。……”

胡阿姨还在麻醉中,没有醒过来,不过,好像听见了他的话,一滴泪,从胡阿姨眼角滴下。正在观察监护仪的护士说:“不好,快叫大夫。”刚刚从手术室推出来的胡阿姨,又被推了回去,却再也没有抢救过来。

张伟被成功的抢救过来,但却要面对高额的手术费。张伟的父亲,拒绝支付这笔钱,而且不许张伟再回家。张伟的父亲,现在每天都酗酒。

张伟当时还在住院,面临停药的危险。胡阿姨的亲属这面,也没人承担这笔手术费。这个时候,徐阿姨去了医院,垫付了全部的费用,还一直照顾着张伟。这件事,很快上报了。

楚妈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也赶去医院了。徐阿姨正为张伟出院后,没有地方安置头疼。因为徐阿姨非常忙,每天都要凌晨才能休息。而张伟呢,也看到了报纸,曾经歇斯底里的闹过,也不肯去上学了,情绪很不稳定,需要人精心照看。徐阿姨找过胡阿姨的亲属,但他们都很为难,无法接纳张伟。

楚妈想了又想,决定接张伟回家。楚平当然反对,但楚妈还是把张伟接回来了。

很快,流言蜚语的传开了,都说张伟是楚平的儿子。这几个人,当年又确实在一个工厂。楚平非常生气,让楚妈把张伟送走。楚妈为了张伟,劝楚平不要理会这些流言。

事情愈演愈烈,很多人都相信,肯定是楚平的儿子了,要不然,怎么会顶住传言,留张伟在家里呢。还有人劝楚平,去做个亲子鉴定。楚妈也有些意动,想让楚平做一个。楚平却说了,坚决不做,要是做了,不但是对楚平的侮辱,也是对死者的侮辱。

由于楚平已经换位子了,就算张伟是他的儿子,也没有搞楚平的必要了,所以,流言慢慢的平淡下去。可惜,张伟却信了这个传言,对楚平横眉立目的。至于楚妈的做法,张伟看来,那就是一狼外婆。

楚妈一番话下来,楚蔚听得目瞪口呆。她问道:“那你和徐阿姨?”

楚妈叹气,说:“管她和你爸是什么关系,就冲她关键时候,能给垫上医药费,也不枉我们三个姐妹一场。”

楚蔚推推燕小山,说:“张伟他爸是谁?”楚妈也听说了,这个女婿不一般,闻言也盯着燕小山。

燕小山推算一下,说:“不用急,用不了多久,他爸就会来找他。”

楚妈心情一松,那可太好了,张伟这孩子,先是遭遇车祸,接着亲妈死,然后被父亲撵出家门,精神已经快崩溃了。本书转载ㄧбk文学wαр.①⑥κ.сΝ如果被亲生父亲找回去,兴许能好些。

楚妈准备出去,又想起来一件事,问楚蔚:“晚上,燕小山住哪儿?”

楚蔚面容不变,说:“不是有空房间吗。”楚妈点点头。燕小山大惊,看着楚蔚。楚蔚脸有点红,暗中拧了他一下。楚蔚可是乖乖女,不想让老妈知道。

河北钢结构玻璃棉卷毡价格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感冒流鼻涕如何缓解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