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傲运天禧正文第12章暗夜迷途90一人承担

2019-02-03 22:50: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傲运天禧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箓骑士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运天禧全集阅读正文第12章暗夜迷途90.一人承担,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包房的门被大力撞开——

“啾!啾!啾!啾!”

四声尖锐的轻响中,无声手枪的子弹在房间里激发出晦暗的火花,我连续的翻滚着,侥幸闪开了这一轮攻击,猛力拉过电视柜挡在身前。

“住手!”金发女郎被我突然掀倒在地,又是尴尬又是愤怒,手指门口站立的黑衣人大叫起来,“混账!你就不会等10分钟再动手吗?”

“呵呵,我也想啊!不过大老板叮嘱过,不能让你吃亏…”英俊阳刚的黑人大个子走进房间,伸手按开壁灯。

金发女郎气恼道:“有没有搞错,你看不出来这小子是个童子鸡吗?我吃的什么亏!”

“咻!”黑人打了个口哨,对躲在电视机后面的我,喊道:“凯先生,出来吧!真想杀你我早就动手了…”

我尴尬的穿上长裤,小心的走了出来,看到黑人已经把枪收了起来,才松了口气,忍不住恨恨的瞪了金发女郎一眼,这个美女蛇,真是太歹毒了,差一点就破了我的童子身啊!

“我叫汤姆斯,是从非洲移民过来的法国人,职业军人!”他主动自我介绍,已经穿衣服的金发女郎美目一转,鄙视的说道:“肮脏的国际雇佣军也成了职业军人了,汤姆斯!”

“哈哈,我和我的兄弟只授命于安碧妮女士,怎么能和那些臭名昭著的雇佣兵相提并论。”

金发女郎冷哼了一声,不再理睬汤姆斯,而是略带遗憾的看了看我,谦声说道:“本来是一次很好的邂逅,都被这个野兽给搅散了,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伊莲娜,法国航空公司空乘第一中队的中队长。”

“你们是安碧妮派来的?”

伊莲娜美目含情幽幽一笑:“大老板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想对付你,这样的行动每天可以进行几次,这不是威胁,只是警告,即使我们不接来自东方的生意,只怕也有别的雇佣军会接这笔生意,按照佣兵界的规矩,如果我们放弃了任务,其他的佣兵团就可以接了,最多10天之后,你就会每天提防像今天这样的行动。”

汤姆斯也劝我:“凯先生,我们大老板真的很喜欢你的才华,她不忍心看到你受伤害,所以才三番五次的想帮你,你以一个球星、艺术家和商人的实力是无法与佣兵抗衡的,这些人只懂得用枪杆子说话,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合作,就不一样了,至少大多数的佣兵不会找你的麻烦,更不会轻易的接任务对付你。”

我笑了起来:“汤姆斯,难道你就没听说过中国人的顽固吗?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宁可带到棺材里去,也绝对不传给外姓,你们外国人能学到表演套路就已经不错了。”

“什么叫做不传給外姓?外姓是什么意思?”伊莲娜柔声问道。

我还真不大会解释,只能大概给她解释:“中国武术在古代的传承方法有两种,第一种的派系武术,是靠门派传承下去的,如果没有师门的同意,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学这一派武术,如果私自学了其他门派的东西,就是欺师灭祖败坏师门,轻则逐出师门,成为武林人人唾弃的罪人,重则挑断手筋和脚筋,废去全身武功,下半生变成残疾人。”

“上帝!这太残忍了…”伊莲娜和汤姆斯同时吓得一哆嗦,我继续说道:“中国的古代武术还有一种传承方式,讲究一家一姓,就是说只能传给自己的家里人,不能传给别的姓氏的人,传子不传女,传媳不传婿,更不传外人!”

“为什么不能传给女儿?”伊莲娜很失望的问我。我笑道:“因为女儿迟早要嫁给别人,她有了孩子要姓别人家的姓,所以不能传,即使传授了也会有所保留,妻子就不一样了,妻子是自己家的人,可以替丈夫传授儿子,所以妻子在特定的情况下,也能得到传授。至于你们外国人,就更不能传授了。”

汤姆斯咧着大嘴笑道:“这个很容易,我们都可以加入中国国籍,都改成你们家的姓氏,这不就解决了吗?”

“靠!”我忍不住骂了出来,“你也为这是电脑编程吗?改个名字编码就有用,你了解中国的传统吗?你知道什么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吗?你懂得什么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吗?你脑袋有病?摇来摇去的不累啊!”

“我们回去和大老板请示一下,很快还会再来打扰先生。”这次两人不再开玩笑,同时起身鞠躬,然后转身就要走。

我一伸手:“慢着,把人家包房搞成这个样子就想走?你们打算让我赔钱吗?”

“呵呵,凯先生不用担心,整个巴黎的商业酒家都是我的手下照看的,就是砸烂了也不用赔偿…”汤姆斯刚刚说完就被身后的伊莲娜一脚踢了个嘴啃地,美女急忙向我笑道:“先生别听这个黑鬼胡说八道,我们马上就给酒廊赔偿,而且还要查查以往的华人酒店,如果有需要我们赔偿的,都会在三天之内给予补偿。”

汤姆斯也恍然大悟:“对不起,我刚刚是开玩笑的,请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加倍赔偿陈老板!还有哪些中国人…”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好自为之吧,回去转告安碧妮女士,即使真想武林世家合作,也不要抱有太大希望,他们就算有家传真功夫,也不会履行诺言传给你们的,中国古武世家人传授功夫历来如此,亲爹传亲儿子都要留一手,不到临死都不会真传给儿子的。”

“啊!谢谢先生提醒。”两人对望一眼,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我也到卫生间找回上衣,离开舞廊先给唐格打报个平安,问了一下其他人的情况,她说大家都在医院里,没有危险,她自己本来是被带到警局问口供,可是突然警局局长亲自下楼到问询室把她给释放了。

这肯定又是安碧妮的杰作了,希尔达妮当初的判断很正确,这个女人的影响力的确不一般。

走在巴黎的大街上,我心里疑云重重,安碧妮为什么对古武术正安兴趣,难道古武术还能比现代化武器厉害不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啊!如果不是为了古武术的威力,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辆六开门的劳斯莱斯纪念版房车开到了我身边,车窗缓缓摇下,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探了出来。

“上车吧,臭小子!”

他一开口,我马上人出来,他就是警告我只有一年时间的那个神秘人,对于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奇人,我现在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做人还是现实一点吧,没有大本事就别那么大脾气。

“很豪华的车子啊?”上了车我就被车里的名贵豪华气派惊呆了。

那人笑了笑:“上午刚买到手,怎么样还不错吧?喜欢吗?送给你…”

我吃惊笑道:“有没有搞错,怎么说也是价值一百万欧圆的房车啊,你怎么好像是在送一管钢笔似的?”

“哎!我这个人心肠好啊,难得你能创作出那么多动人的音乐,再想一想你在世上时日无多,就想发发善心,你喜欢什么尽管说,我都满足你!”

我被他一句“在世上时日无多”气得半死,赌气说道:“不是还有一个月时间吗?我得先收购几个汽车厂玩玩,我有了自己的工厂,还用得着你送车给我?”

“没问题,你不是还持不少兰博基尼公司的股份吗?我帮你把后面的股份收上来吧…”

我斜着眼睛看着他:“你看我是那种喜欢作弊的人吗?”

那人哈哈大笑:“你以为靠作弊去做事吗?你也太小看我了,你点出几家汽车公司来,跟着我跑两天就知道我有没有作弊了!”

“兰博基尼、布加迪、宝马、梅赛德斯奔驰、保时捷、奥迪…”我一口气说了6个车牌子,本来还想多说点,奈何平日根本不关心名车,一时之间哪里想得起来啊!我急的满头大汗,憋了半天猛然想起屁股底下还有一辆。

“最后还有…劳斯莱斯!”绞尽脑汁就想起来这么几个大品牌车,别的就想不起来了。

呼!那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把全世界的汽车厂都收购了呢?”

我猛然想起一事:“事先声明啊!我可没钱,别找我要钱。”

“臭小子,我能和你要钱吗?跟我走吧…”

我笑呵呵的看着他:“我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叫你神秘人吧?”

那人好像很满意我的礼貌,微微一笑:“你小子才16岁,你说你应该管我叫什么?”

靠!和我装酷是不?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呢,心里骂着,但是嘴上却说:“看你这么年轻英俊,我就叫你大哥好了。”

“哎呀!”那人被我一声大哥叫得一惊,险些与对面的车来一个亲密的接吻,敢接调整了方向和速度,气呼呼的说道:“你小子怎么没大没小的,为什么要叫我大哥?”

我一脸的无辜:“因为我在心目中很像大哥哥,当然就这么叫了!”

“不行,得叫叔叔!”

“不,就叫大哥!”

一路和他说着闹着倒也不闷,反正我现在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咦?不对啊!我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被他们给干掉吧?

这位“大哥”真是个厉害人物,我和他在一起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就学到了不少东西,他先是用络找到建造兰博基尼公司大厦的建筑商,提出收购兰博基尼公司拖欠的1.2亿欧圆建筑款的债务,并且让他们加快工程进度。

然后带着我直接到了兰博基尼公司旧办公楼,找到了对方的老板,按照建筑工程合同,要求他们马上还款,或者去法院申报破产,或者用他们手中的50%股权抵债。

由于拖欠大量工程款,兰博基尼公司已经一年多没有新产品开发,加上原来的车型销售失败,内外债一堆,现在他们手中的股票最多价值1亿欧圆,甚至还会继续跌落。

“好吧!你赢了!”兰博基尼公司董事长无奈的交出了50%的股权,至此我已经拿到了兰博基尼公司83.5%的股权,市场上那些散户的小股,我可以随时买进来。

就这样,“大哥”带着我,一路不停的走,找到其他汽车公司的小股东们,抓住他们的致命弱点,迫使他们放弃手里的股票,半个月后我实在是坐不起他开的狂车了,强烈要求停止这种疯狂举动。

“你现在刚刚拥有各个公司40%以上的股份,距离最后的控股还早着呢,怎么要打退堂鼓了呢?”他揶揄着我。

我因为晕车已经吐的头昏眼花了,虚弱的说道:“算了,我知道你言而有信了,其实我就是想折腾折腾你,想不到把我自己的折腾够呛,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既然想干掉我,还来帮我干什么?”

“胡说八道!哪个想干掉你了?我只是奉命来看着你小子的…杀你干什么?谁又敢杀你?”

我苦笑道:“原来是误会了,原来你和杀我的人不是一路的,那我还是下车自己走吧,免得连累了你,那些人都是用枪的,太危险了!喂,说你呢快停车,老子要下车了!”

这些天伊莲娜和汤姆斯那边始终没有消息,看来安碧妮在得知中国古武术绝不会传给外人的讯息后,极有可能是要放手了,那么那些原雇主一定会找别的杀手或者雇佣军来,一想起这些没头没脑的事情,我就烦躁不安,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得罪了中国的武林世家。

“大哥”看出了我烦躁,耐心的询问我原因,我就把这件事仔细和他说了一遍,看着他深锁的双眉,我问道:“大哥,你既然不是和他们一伙的,那就帮我想个主意吧!我现在可是没辙了,自从那天晚上经历了死里逃生后,我眼下也不敢回到朋友和属下们那儿,现在想一想还在后怕,幸好安碧妮只是派人来报警,这要真是杀手的话,我自己孑然一身死不足惜,可是连累了一群朋友和属下,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大哥”冷哼一声:“***了,这是那个王八羔子活得不耐烦了,敢在你头上动土?你别怕,有我在你身边,我看谁敢动你一下试试!”

我闻言大喜,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大哥”不是常人可比,如果他在我身边,也许真的能好一些。

“大哥!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就留在你身边,反正你不是说我在这个世上也没几天折腾了吗?你带我回国去吧…”

“怎么着?咱们俩辛苦了半个月收来的这些车厂就不要了吗?”他问我。

“那我把它们交给希尔达妮小姐管理一下吧!”

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行,你把事情交代一下,咱们就回国去,时间也正好差不多了。”

“恩,我的专机不错,你想不想坐坐?”

他噶然失笑:“对呀!我怎么把你的飞机都给忘记了呢。正好把我这两劳斯莱斯运回中国去…”

第三天晚上,我们回到了巴黎,只见唐佳也赶来了,连唐耀明、明抚远和杨武周都来了,大家见我安然无恙,总算松了口气,几个女孩子已经哭得如同泪人一般。

唐格竟然一边哭着一边给我道歉:“对不起,都是我没用,照顾不好您,害得大家全跟着着急!”

唐耀明也很生气,指着唐格骂道:“小时候已让你学习和练功,你就偷懒耍滑,就是一个劲的贪玩,你哪怕有唐佳一般懂事,也不至于让凯大少出危险,让大家这么担心,你简直…”

“唐先生!”我看他越说话越重,急忙拦住他:“唐先生,你错怪了唐格,她这次表现的非常好,我还要给她记一大功呢,当时要不是她看护了这些朋友,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而且后来打到杀手,及时报警、送伙伴们去医院,还得自己去警局录口供,里里外外都是她自己顶着,她只是经验少了一些,其实真的很不错,关键时刻没给唐门丢脸抹黑,我说的都是实情,一句水分都没有…”

唐格听我说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大哭起来,顿时我们全傻眼了,这可倒好了,唐佳也跟着哭了起来。

“别哭!都别哭…我们马上就要回国,你们想哭到飞机上去哭,咱们给他来一个伤心太平洋!”

“噗嗤!”一声希尔达妮第一个笑了起来,紧接着唐佳也含羞微笑着把妹妹拉开,一场喧闹总算是平息了…

高温箱式炉参数
usb2.0HUBIC批发厂家
15公分白蜡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