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骑士的愉悦征途第二十一章熟人的质问上

2018-12-07 22:17: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二十一章 “熟人”的质问(上)

“亲爱的艾伦表妹,你最近的气色好像并不太正常,是有什么心事吗?”穿着一身棕色的细亚麻束身袍和软底麻鞋,学者打扮的路斯恩?米内斯特漫步走进花园,带着关切的眼神慢慢靠近坐在树荫下的艾伦:“外面的风太凉了,你应该回屋去。》的那样,整个米内斯特家都在为这件事情筹办,商量着邀请哪些客人,在什么地方举办宴会,宴会上的饮品和点心,到处都有人在忙碌着。尽管已经是深秋时节,米内斯特家的宅邸依旧热火朝天的好像盛夏的丰收季一样。

这让艾伦既高兴又有些不知所措――从她出生开始,就是被当做赛拉?克温的替代品,就连城堡的仆人也从未真正尊敬过自己,更不用说会有那么多人对自己表达出关心的意思,为了成年礼而忙碌,艾伦从未体会过这些。

所以尽管艾伦一直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克温家族,为了父亲和母亲,但如果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那时连她自己也不相信的――在这座陌生的房子里,她得到的关心远远比过去的十几年都要多。

不过少女并不会明白,这座房子里的仆人们之所以会那么殷勤,完全是因为将她当成未来的女主人去侍奉的――对于安杰丽卡夫人悄悄在仆人当中散播的流言,霍拉德?米内斯特侯爵一直是保持沉默,既没有反对也没有承认。

但是对于路斯恩而言,这件事情就有些困扰了。他很喜欢这个年轻又很有活力的表妹,但不等于会想要娶她,两个人其实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他当然明白安杰丽卡姑姑会怂恿自己追求艾伦的原因是什么,不过显然海牙堡领主的头衔,对于一个很有可能继承米内斯特家族的少年而言,缺乏必要的诱惑力。

在他看来,让格林?特恩娶自己的表妹才是最佳选择,不仅仅是因为更合适,也能够拉拢这位已经成为戍卫军团指挥官的好友,在特恩和米内斯特两个家族之间建立同盟,只不过很可惜失败了――唯一值得高兴的情报,就是格林也不会站在纳法里奥?布林狄希大人那边。

不过一想起格林,路斯恩就想起了那天在咖啡馆里两个人的谈话,显然这位好友意有所指――他说自己不会如愿以偿,是因为还有别人知道艾伦的真实身份?但格林却又是从自己这里才知道的,这样似乎说不通。

艾伦的成年礼是自己第一次在祖父面前展现能力,路斯恩可不希望自己会搞砸了,他可不想让霍拉德祖父觉得自己是一个连晚会都办不好的笨小子。

“成年礼的事情……我告诉罗伦斯爵士了。”在沉默了许久之后,低垂着头的艾伦终于缓缓说道:“我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但是他看起来好像很震惊,很……突然。”

“这是应当的,罗伦斯爵士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辈,换成是我也会这么做。”路斯恩点了点头,对于这位代表海牙堡的奥托?克温大人负责监护艾伦的中年骑士,他也曾经见过几面:“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在成年礼的宴会上为你保驾护航了。”

路斯恩多少也能想象得到,这位罗伦斯爵士会震惊成什么样子――稍微联想一下,要是哪天突然发现格林?特恩其实是个胸口跑马的女汉子,而且一直“心怀不轨”,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和那个样子的自己相比,这位中年骑士的惊诧只会多不会少。

“放心吧,罗伦斯爵士是个很稳健的骑士,用不了多久就会想通了――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路斯恩拍了拍艾伦的后背:“事实上,今天早上我才看到他骑着马出门,大概是去散散心了吧,这样经验老道的人一定有自己的方式,让自己重新恢复正常,根本不用我们去多问。这也是为什么你父亲,我的叔叔奥托?克温大人会那么信任他的原因,难道不是吗?”

……………………离开马尔凯鲁斯山丘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在开始有些冷清的街道上慢慢闲逛着的爱德华,就好像是在散步似的毫无目标的穿过一个又一个街道,却又始终没有远离自己的目标,像是在游弋似的逐渐靠近着。

确实一开始爱德华以为那封信是马可?塔斯克给的,但是当爱德华离开了王宫之后,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测――对方除了让自己到那条街道之外没有说任何事情,确实足够小心了,但越是这样就越是不可能。

狡猾的马可?塔斯克,如果他有什么事情已经紧急到必须立刻通知自己的地步――虽然爱德华严重怀疑,即便是到了那种地步,自己不问他也是不会说的。但是只要做出了这么冒险的事情,这家伙绝对不会故意卖关子,因为他懂得情报的价值是和“保质期”挂钩的。

所以这封信一定是另外某个人,对自己还有所了解的人想办法送进来的――可能性很多,但是不管究竟是哪位,这么大费周章的把自己喊出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目的,要么是打算杀了自己,要么是打算帮自己。爱德华期望后者,但更相信是前者。

靠近花园的一条街道,没有高楼也离高架水桥很远,这意味着不用提防着高处会有人埋伏偷袭,深秋夜晚的冷风中飞舞着几片已经枯槁的残叶,空无一人的巷口,地上拖着长长的影子,穿着一身深色罩衣盔甲,还带着兜帽的男人就站在那儿,等着自己主动过去。

爱德华慢慢的走了过去,脚下被踩碎的残叶不停的发出清脆的响声,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连半点儿要拔剑的警惕都没有,就这么慢慢接近着站在那儿的家伙。

对方的身形相当的魁梧,和莱昂纳多爵士有些像,但是却也略有不同,而且看起来似乎有点儿眼熟,很可能是自己认识的某个人,但是突然撞见却又实在想不起来了。

更重要的是,对方一定很厉害……这仅仅是一种感觉,但是距离约是接近,那种扑面而来的凶戾气息就越重,相当直观的告诉爱德华这家伙手上沾着多少条人命,那柄腰间的骑士长剑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来了!”几乎只是转念间,带着兜帽的剑士就已经拔出了佩剑,沉重的乌黑剑脊在半空中留下带着呼啸声的残影,仿佛张开獠牙的怪兽似的迎面扬起,带着那凶狠的气势当头劈下!

对方那健壮的身影已经逼近了他的身前,侧步躲开的爱德华几乎是头皮贴着对方的剑锋跨步冲到了他身后,立刻解开了肩膀上的肩带,紧抓着剑柄,将还没有拔出来的剑鞘当成标枪带着惯性,朝着那兜帽下的面门扔了出去。

势大力沉的一记劈砍好像根本不存在惯性似的,连半点停顿都没有瞬间便剑锋一转,将爱德华扔过来的剑鞘砍成了两半,霎时间那抹斩断了剑鞘的寒光就再次斜着和爱德华的钢剑在半空中撞击在了一起,双方几乎是同时将自己的剑锋顺着剑脊滑下去,想要趁机让对方的武器脱手。

但就在两个人几乎快要脸贴着脸的时候,爱德华突然向前大跨一步,突然闯到了对方的身后,手中的佩剑将剑尖垫在地上,然后双手紧握着剑柄用力挥起,狠狠的抽向对方的后背。那魁梧的身躯却本能的反应过来,极其迅速的转身然后剑锋平砍,却突然身体一寒!

中计了……

“啪――!”明明是对准了后背的钢剑却狠狠的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左手握剑的爱德华嘴角露出一抹轻笑,趁着对方还没有收住力量立刻贴着他的剑脊狠狠砸在了护手上,那猝不及防的壮硕身体却突然连剑也拿不稳了,被爱德华一下子挑飞了出去。

双手没了武器的剑士就这么站在原地,既没有逃跑也没有躲闪,任由爱德华的剑锋顶着他的脖子,好像是在等着最后的那一下子,但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爱德华挥剑的那一刻。

轻轻松了口气的爱德华,剑锋慢慢的从对方的脖颈离开,顺带着将那黑色的兜帽挑了下去,然后将长剑收回剑鞘,带着无比尊敬的表情微微低头,毫无半点失礼的向他致敬,但是一双黑眸却不客气的直视着。

“下午好,罗伦斯爵士。”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