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第399章 各安天命

2017-12-04 14:22:5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二手50装载机

第399章 各安天命

“沈非,你不要太狂妄了,今天是我和玉儿大喜的日子,你要再无理取闹,莫怪我归阴宗对你不客气。”

沈非的那一番话,将整个绝阴殿震得寂静一片,这让本来身为今天主角的落天尤为愤怒,在这一刻,他仿佛矮了沈非一头似的,所以当下便是大喝出声,而且喝声之中的威胁之意,极其浓郁。

所有人都知道,落天便是当初那个从沈非手中抢走上官玉的人。这两人之间的恩怨,就算是没有后来归阴宗对沈非做的那些事情,也必然不可调和。

沈非将头转将过来,盯着落天冷笑道:“落天,我沈非刚才说过了,你今天的这个大婚之礼,注定是完不成的

第399章 各安天命

,当初你将上官玉从我手中抢走,今天便让我沈非也来做一次恶人吧。”

沈非这话出口,上官玉隐藏在红布之下的脸庞竟然没来由得涌现出一抹潮红,难道沈非今天来大闹归阴宗,都是因为自己吗?

上官玉这一想,不由就有些想多了,沈非对她的感情,早就三年前的安然亭外就已经结束了,今天来到归阴宗,只是为了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比如说归阴宗与长宁宗的不共戴天之仇。

而沈非这无比明显的话语落下,归阴宗宗主欧阳火眼眸深处不由掠过一抹精光,而后高声道:“各位远道而来的贵客,你们也瞧见了,长宁宗蓄意在我归阴宗捣乱,可不是我归阴宗礼数不周,今天我归阴宗要收拾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望各位能够做个见证。”

欧阳火虽然口中说着“各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其实他的目光,只是停留在武月皇室和魂医师公会所在之处。他要的,正是沈非主动挑衅,归阴宗不得以才奋起动手这样的一个假像。

沈非自然是知道欧阳火打的是一个什么主意,当下便是接口冷笑道:“欧阳宗主,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今天的长宁宗,不会让外人相帮,但是你归阴宗的下场,也早已注定。”

“狂妄!”

欧阳火怒火大炽,而一些中小势力之主们,也对沈非这话产生了一些怀疑。

就算是长宁宗已经强势崛起,没有皇室和魂医师公会的相助,想要灭掉已经联合了烈云宫的归阴宗,恐怕可能性不大吧?

沈非并没有意欧阳火的怒喝,而是转头高声说道:“落天,我沈非现在向你发出挑战,如果我赢了,你便不得与上官玉大婚,你可敢应战?”

高高的挑战之声回荡在这绝阴殿内,而那所谓的赌注一出口,上官玉却是陡然一把掀掉头上的红布,盯着沈非叱道:“沈非,你将我上官玉当做什么人了?我难道只是你们之间的一个玩物吗?”

再次见到这一张曾经深印入心底最深处的美丽容颜,沈非眼角毫没来由地一跳,但只是瞬间他便是恢复了心神,淡淡地接口道:“当初你离开我选择这个落天的时候,又将我沈非当作了什么?上官玉,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沈非,你……你快走吧,你是斗不过归阴宗和烈云宫联手的。”上官玉脸色忽然一白,而后却是说出了这样的几句话。

沈非还是带着淡淡的冷笑,说道:“你放心吧,我不让落天娶你,并不是对你还有什么想法,我跟你上官玉,从今天之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绝决的话语,让得上官玉心头没来由地一痛,那因为大婚而画的精致妆容,更是将她脸色映衬得无比苍白。

而一些之前听得沈非所说赌注,以为这个独臂少年还对上官玉有所想法之人,也不由得瞠目结舌。

看来沈非确实是被上官玉伤得不轻啊,之所以向落天发出挑战,也只是为了报复当初这二人给其的羞辱而已。

沈非话音落下,也不再理会上官玉,既而转头盯着落天喝道:“落天,你可敢应战?”

这第二次的“可敢应战”四字一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落天已经毫无退路。如果他此时退缩的话,恐怕从此在整个武月帝国之中,他都得比沈非矮上一头了。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也只能是成全你了。”一丝精光从落天眼眸之中闪过,这个归阴宗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终于是不再退避,坚决的开口之言,也是将整个绝阴殿带入了一个**的气氛。

在这一刻,这些各大势力之主心中的豪情无疑都被这一次挑战激得热血沸腾。

沈非和落天,一个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掉落天才神坛三年后强势崛起;一个归阴宗老牌的第一天才,这两人的碰撞,说是武月帝国年轻一辈的最强之战恐怕也不为过。阳光城翡丽公园

而且以沈非和落天此时的实力就算是一些中小城池的势力之主,估计也是比之不上。毕竟像当初宁城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也不过只有二重大丹境阶而已。

“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

见得落天应战,沈非一丝战意冲天而起,淡淡的声音传出,也将这一次的对战定了性。这,不是什么比武较量,而是真正的生死之战,战斗的结果,必然是要有一方殒命才会结束。

而在这一刻,沈非突然有了一些感慨。曾几何时,在那烈云宫安然亭外,那个牵着上官玉之手无视自己的归阴宗第一天才,今天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正面挑战,这三年的恩怨,终于要在今天做一个了断了。

相对于归阴宗,烈云宫,长宁宗这些有着切身利益的宗门来说,那些事不关已的中小势力之主们,都是满脸的兴奋之色。这两个在武月帝国年轻一辈中名声最为响亮的天才,即将上演一场精彩的生死大战。

所有人都深感不虚此行,今天虽然没见证到落天和上官玉的大婚,但这一场另类的生死之战,可是比那大婚之礼精彩多了。

嚓!

沈非一把抽出背后的噬魔枪,而后枪尖斜指于地,淡声说道:“这位姑娘,还请让一让,免得一会有所误伤。”

沈非口中的“这位姑娘”,指的自然就是呆立一旁脸色惨白的上官玉了。而这异常生分的称呼出口,这个烈云宫主之女的脸色,无疑是变得更加苍白。

随着沈非的话音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上官玉此时的心思,竟然是毫没来由地只在那个独臂少年的身上,而落天这个即将成为他夫婿的男子,丝毫没有让她瞧上一眼。

“开始吧!”

见得上官玉退开,沈非眼眸之中精光一闪,而后右臂微抬,只见一抹浓郁的绿色寒芒已经是在漆黑的噬魔枪尖亮起。那仿佛将空气都要刺破的极致劲风,让得所有人都是脸上变色。

突破到天残魔诀五重凡灵境的沈非,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招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寒芒一点,居然被落天一出手便拨到了一边。那种举重若轻的力量,让得沈非知道自己还是有些小看了这个归阴宗的老牌天才。

铛!

一道清脆的大响之后,落天的手中,已是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奇特的两尺短斧,想来刚才这一记格档,正是由其施展这把短斧建功的。

“六重大丹境!”

只是这一下,沈非便已经感应清楚了落天的真实修为,而六重大丹境这五个字在心头浮现而起的时候,沈非也不由为这归阴宗天才的修炼天赋感到震惊。

沈非并不知道落天的真实身份,他那远超凡域界帝国天才的修炼速度,或许因为落天一直的低调,并没有被武月帝国这些各大势力之主知晓。

但沈非在这一记交击之下,已经是知道当初那个烈云宫天才的自己,或许比起这个落天来,相差不可以道里许。

沈非相信,就凭落天这个年纪达到六重大丹境阶别,当初只是修炼普通功法的自己,绝对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也许这个家伙,才应该被称之为武月帝国第一天才吧?

而与沈非手中的噬魔枪有了一次碰撞之后,落天自然也感应出了沈非相当于五重大丹境的实力,其心中的震惊,也并不比沈非来得少。

身为人灵界而来这凡域界归阴宗历练的天才,当初的落天自然有着瞧不起沈非的底气。何况那个时候的沈非,已经褪去了天才的光环,成为一个不能修炼的残废。

现在落天虽然已经很是高看沈非了,可是根据半月之前常山的情报,这个沈非明明不过才三重大丹境啊。怎么半个月过去,这小子居然连跳了两级,达到五重大丹境了?

在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突破到六重大丹境的落天,原本以为凭着自己隐藏的实力,要收拾一个三重大丹境的沈非,根本就不用花费太大的力气。

所以刚才落天才只是稍稍作了一下戏,便答应了沈非挑战。却没有料到这一交上手,那个他原本以为只有三重大丹境的独臂小子,竟然已经达到了五重大丹境。

感应着手臂之上传来的些许麻木,落天不由收起了自己心中的那丝轻视之心,这个当初自己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独臂少年,已经真正成长为了可以和自己匹敌的绝世天才。

朗诗未来街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