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第14章 三千独木桥

2017-11-14 15:19:02|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盛世卧龙城第14章 三千独木桥 牟利眼睁睁看着村民一个接一个死在他面前,他声嘶力竭,仰天无助。
他带着智深离开了村子,村子旁边哪知还有一个村子,另外一个村子里的人也开始感染麻风。
当村里人知道牟利从麻风村逃出来,便要烧死牟利,说牟利是传染者,他是恶魔的化身。村民患病不加治疗,反而祭祀神仙,祈求神仙来救助他们,原谅他们。
牟利说他可以救治麻风病,村民不信,牟利不愿智深陪他一起死,便求村民放过智深,村民哪肯。
这时,当时西洲太守周缮下手一名周武将路过,他认得牟利,便派人将牟利保护下来,周武将为防止麻风病继续传播,便下杀手。
顿时,哀嚎四起,牟利不忍,便劝周武将不要杀人,他说他可以救助村民。
斩草除根,周武将乃狠辣之人,村民性命宛如野草,已经杀了大半村民,便不肯停手。牟利再次感觉到无力,他便感叹道:“杀戮不止,和尚不死。”
这一声感叹,便可以看出牟利和尚心中是多么的无奈。
于是,牟利就地打坐,古井无波,念经超度众生,至此牟利脸上再难见人间情绪,正是牟利独特的人格魅力,这一幕也感动官兵,他们放下屠刀,聆听牟利真经。
智深说完,唐杰久久不语,牟利身上的独特气质,是历经鲜血洗礼,看淡人世的一种超脱之感,是一种对生死大彻大悟的无力感。
兴许,牟利活着,却比那些死了的人更加难受。
“世间苦难千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原来,这才是牟利的大道。兴许他以为,要不是他,村民便不会死,他这是在自救,亦是一种变相的救赎。
智深听完,亦不再言语,神色凝重,默默驱车。
唐杰心里触动,他能想象到牟利为何面对屠刀不躲不离,他以为自己是罪孽的化身。
世间上的杀戮不止,他的罪孽便不会消失,反而越加深重,杀戮不止,和尚不死,世间杀戮停止,和尚才会死去,不过他的心又何尝活着。
望向打坐的牟利,唐杰多了一丝钦佩,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大德高僧。
行走半天路程,终于到了五台山。
原本还以为五台山跟后世景区类似,不求石梯登顶,好歹也有康庄大道吧。
然而并非唐杰想象那般,到了中午,五台山依旧云雾缭绕,前行的道路崎岖不平,多为青石板,稍不注意便会摔跤。
牟利和尚年过古稀,容貌清秀,远处观看,跟二十多岁的青年相差无几。
只有近处观量,才能看清他脸上皱纹,似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修生养息,身子骨依旧硬朗,行走山路毫不逊色。
柯兮本就女子,行走在崎岖的小道上有着困难,却依旧咬牙坚持,这等毅力,让唐杰自愧不如。
对比之中,他仿佛看到那些高贵的品质正在消失殆尽,曾经他也是毅力十足的人,可在繁花似锦的都市中逐渐迷失自我。
那些原本属于他的天性,因社会不良风气侵蚀,最终不断挑战他底线,底线一在降低。
唐杰是万千普通人中的一个,无论阅历如何,他依旧只是红旗下的普通人。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唐杰不知,他正在用一生书写,增益其所不能。
马克思曾说,历史的车轮不会因为一个人改变,群众才是历史走向的主导者。
然而,唐杰自认为,在浩浩汤汤的历史车轮中,个人英雄才是驱车人。纵观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个人英雄主义为主,群众为辅。
是的,一个人可以改变历史!
五台山不高,山顶平整,在山顶有座庙,庙里加上牟利,一共只有四个和尚。
刚到山门口,唐杰便看见庙门口有一个扫地的老和尚,地上树叶偏多,老和尚面无表情,不紧不慢打扫,竹枝条做的扫把,在地上沙沙响动。
“牟牛师伯,我们回来啦。”
老和尚朝着这边望了望,便继续扫地,仿佛这一切在他看来,不如地上的树叶重要。
雪儿不愤道:“小姐,这五台山的和尚怎么都一个模样?”
柯兮闻言,拉住雪儿道:“雪儿不准无礼,能入五台山智庙的人,又且是凡夫俗子。”
唐杰暗想,这山里的和尚整日板着脸,活的好累,看那智慧小和尚多说几句便被训斥,这以后得日子可就难过了。
牟利等人停在庙门口,唐杰也不好行走,这一停顿便是一炷香时间。终于,等待老和尚打扫干净。
智深便走了过来,说道:“唐施主,咱们智庙有一个规矩,要想进山门得到招待,需经过两位主持的考校,方可进庙求道。”
唐杰懵逼了,牟利和尚说他杀气重,要帮他净化杀气,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出,不知故意刁难,还是怎滴。
到了五台山,他唐杰身后再无退路,况且牟利连天花都能治,料想区区眼疾,定然不成问题。
“请师傅考校便是。”
老和尚率先走了过来,他放下手中扫把,开口便问道:“先人曾说,天圆地方,不过老朽认为,人的一生有限,说这话的人定未走遍天下,他又如何知道天圆地方。所以老朽的问题是,施主这天究竟是圆还是方的?”
怎么证明?不曾行遍天下,哪知天圆地方?
柯兮眉头紧皱,她深知问题的难度,见唐杰沉默,便丧气道:“连先贤圣人都不曾知晓的问题,唐公子又如何得知?”
旁边智慧小和尚摸了摸光溜溜的额头,便拉着智深问道:“师兄师兄,这个问题不是困扰师伯十几年了吗?他怎么还在问。”
智深一阵脸红,及时掩盖,便说道:“施主,倘若不知,还有一次机会,只是智庙里的问题一个比一个难,三道关卡,施主只需过一道便可。”
柯兮反问:“敢问高僧,可曾有人入过智庙?”
智深回答:“智庙有两种规格接待客人,一种远方来客,智庙供茶水招待本人,不供住所。另外一种便是携家属来客,需过智庙考校,来客所求,智庙需一一供应。三十年来,唯有一人入智庙而。”
柯兮心里这才好受,继续问道“敢问参加者多少?”
稚嫩的智慧回答:“师傅曾说过,有三千大儒得到师傅提问,就当今太尉车大将军入耳。”
(本章完) 鑫苑鑫中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