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不朽魔心 第两百二十一章 大战荒帝巴良(下)

2020-01-14 19:17:0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不朽魔心 第两百二十一章 大战荒帝巴良(下)

莫晗站在巨坑底部,双手立即松开太极重剑,一弯腰一屈身,整个人就从坑底一跃而起,绽放着血红色光芒的杀生刃同时出现在手中。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观察清楚周围的情况,莫晗就按照记忆中荒帝巴良横飞出去的方向直追过去。

荒帝巴良刚一落地,整个身体就剧烈的摇晃了一下,鲜血顺着嘴唇就流了出来。

“小子,算你阴险,本王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看你这一次怎么逃!”感受着体内五脏六腑都传来的疼痛,还有两只骨骼断裂的前爪,荒帝两只眼睛一片通红,恨不得立即将莫晗撕成碎片。

一想到太极重剑完全爆发出来的气息,荒帝心里就一片后怕。他想象不到,太极重剑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剑,不但重逾如山,散发出来的气势还能将他这个妖者后期的妖兽给直接锁定。

若不是他反应迅速,且依仗着身体硬度足够强大,或许就已经丧生在太极重剑之下了。

每每想到此处,荒帝就恨的牙痒痒,望着不远处太极重剑一剑砸出来的深坑,荒帝轻微活动了一下两只前爪,将伤的重的那只用元力压制住伤势,准备将莫晗撕碎之后再好好疗伤。

荒帝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影穿过漫天尘沙,握着一把血红色的短刃朝他飞扑过来:“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本王都还没有去找你麻烦,你竟敢主动送上门来。”

妖兽一身的战力完全在自己身上,故而擅长各种近战。此时看到莫晗竟然放弃人类修士的优势,飞扑上来与他近战,荒帝嘴角又露出来残忍的笑容。

只是有了刚才的一剑之亏,荒帝没有再敢大意,但也没有特别重视。

就算是人类中的炼体士,与同阶妖兽相比,身体的强度远远不及妖兽。故而在荒帝的意识里,就算莫晗是炼体士,也不屑一顾,毕竟他已经是妖者后期的妖兽,相当于人类中的灵者后期,也就是枯叶大陆上最高允许存在的修士。

莫晗深坑飞身出来,没有了漫天尘土的遮挡,自然也看到了不远处的荒帝巴良。莫晗不知道荒帝巴良受伤有多么严重,但他相信荒帝巴良肯定受伤了,至少从他高悬着没有落地的那只前爪上就能看出来。

“小子,我发誓,一定要将你撕碎变成我儿郎们的食物!”荒帝一声低吼,整个巨大的妖身如利箭一般的蹿出来,朝莫晗飞射而来。

莫晗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为了活下来,他不得不按照玄夜国皇室训练死士与杀手的游戏规则,每天挣扎在死亡边缘上。有的时候是跟同样的人,有的时候是与野兽,有的时候是在原始森林中,时刻都在与死亡作着抗争。

那是他第一次被放到原始森林中,也是他第一次遇到的最大危机。那是他刚执行任务回来,身受重伤,刚回到玄夜国就直接被扔到了原始森林中,也不知道是扔他那人有意还是无意,扔下去的时候用的力很大。导致他跌落在地后,全身疼痛无比,连手指都不能动弹。

就在他闭上眼睛,默默等等恢复的时候,一声狼啸将他惊醒,入眼就是一头明显饿了许多天的饿狼,正眼盯盯的望着他,与此事的情景竟如此相似。

“难道我这一生与狼相冲吗?”莫晗一声嘀咕,凌空一个翻转,握着杀生刃的右手狠狠朝着荒帝巴良受伤的前爪刺去,左手握成拳,暗金色的光芒覆盖在其中与荒帝巴良另外一只前爪撞在一起。

“竟敢与本王肉身对碰,你这是鸡蛋碰石头,自己找死。”荒帝巴良望着莫晗,嘴角带着淡淡的不屑,在他看来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莫晗手中的那把短刃。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莫晗手中的短刃,荒帝巴良总有一种心惊动魄的感觉,仿佛那把短刃对他的威胁极大,甚至不能触碰。

这是荒帝巴良从小就养成的战斗直觉,也是危险来临时的直觉。

“不好,杀生刃!”临到近前荒帝巴良终于看清楚这柄给他极为危险感觉的武器是什么东西。

杀生刃这柄大凶之刃荒帝没有见过但听说过,也大概知道它的造型。而不久之前,在原始森林外面,人类世界中,他也知晓杀生刃这柄大凶之刃已经成为莫晗的专用武器。本来他认为,以杀生刃的传说,莫晗不可能随时动用,可看莫晗现在的模样,那就是跟一般的武器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想要拿出武器来已经来不及,荒帝能做的就是在避开杀生刃,不让杀生刃落在自己身上。

不管杀生刃的传说是真是假,但既然有那么多人相信,就证明杀生刃的威力不会比传说中的弱多少。

可这不足一米的距离,想要避开杀生刃又谈何容易,除非他硬挨上莫晗的一拳,用好的那只前爪去握住甚至拍断莫晗我杀生刃的手臂,亦或者直接将莫晗拍飞。

莫晗已经给了荒帝许许多多的惊讶与震惊,他不敢冒险采取第二种方法,就是将莫晗拍飞。万一没有将莫晗拍飞,杀生刃就铁定落在他身上了。

荒帝怕了,不知不觉中就怕了,他不敢再赌,也不愿意再赌,所以他选择挨上莫晗一拳,将莫晗握杀生刃的手臂拍断或者拍飞。

莫晗拳头上带着暗金色的气息,散发着暗金色的光芒,如一个充满神秘气息的圈套,将莫晗拳头完全保护在内,并且带着莫晗全身的力量。

荒帝巴良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层淡青色的光芒,若不是近距离观看,甚至不能发现。因为这淡青色的光芒与他外表的毛发合为一体,粗看看不出来。

嘭!

莫晗的拳头重重的落在荒帝巴良身上,而荒帝巴良则是一个侧身,不但卸去了莫晗拳头上的一部分力量,同时也用另外一个前爪将莫晗握着杀生刃的手臂拍歪,没令杀生刃落在在即身上。同时荒帝巴良一声长啸,扬起头颅,狠狠的撞在莫晗胸前。

“噗!”

一口鲜血从莫晗口中喷出,莫晗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痛,紧接着就听到数根肋骨断裂的声音。仿佛撞在他身上的不是妖兽,而是一块庞大而沉重的玄铁,紧接着整个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朝后面飞落过去。

莫晗第一次感受到妖兽肉体的可怕,特别是修为高的妖兽。莫晗知道自己的肉体有多么的坚硬,在同阶当中甚至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但与荒帝巴良亲身接触后,莫晗才知道荒帝巴良的肉身有多么的坚硬。

他一拳打在荒帝巴良身上,就好像打在一块坚不可摧的墙壁之上,不但没有给荒帝巴良带来任何伤害,甚至将他的一条手臂震的发麻,仿佛要断裂一般。而荒帝一爪拍在他右手的手腕上,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伤口,但只有莫晗知道,这一爪不但将他的攻击方向带偏了,还将他整条手臂的骨骼都震裂。

如果说两条手臂不算什么,那么荒帝巴良的抬头一撞,就是令莫晗极为震惊与感受到他们之间差距的一撞。

嘭。

莫晗身体重重落在地面,仿佛整个身体散架了一般,使不上任何力气,就连呼吸都感到困难,仿佛要窒息了一样。

荒帝巴良望着躺在地面久久不动,呼吸时有时无的莫晗,抬着高昂的头颅来到莫晗身前:“给你最后机会,主动交出圣兽,交出你身上所有的东西,并且让我查看你的灵魂,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你就去死吧!”

莫晗躺在地面,身体没有任何一个部位能够动,就连张开嘴都是满嘴血腥味:“不,不不可能,你,你,有本事就杀了小爷!”

荒帝巴良望着莫晗的眼中满是残忍,整个身体直立而起,完好的那只前爪高高举起,一只比莫晗整个身体还要大两倍的元力狼爪就浮现在莫晗上空:“放心我不会杀死你的,你身上还有那么多的秘密,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死。我只会留下你的意识,让你全身骨骼尽断,这辈子再也不要想修炼了!”

莫晗一脸平静,并没有被荒帝巴良吓到:“我这辈子本来就不能修炼,可我现在能修炼了。小爷我连天都敢逆,何必说你一只小小的狗。你尽管下手,看小爷我会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找死!”荒帝巴良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骂他是狗,可莫晗偏偏还骂了。

荒帝巴良在莫晗正上方幻化出来的巨大前爪随着荒帝的暴怒,狠狠朝莫晗的身体拍下去。

从这一爪可以看出来,荒帝是没有留任何情面的,如果这一爪真的拍实了,莫晗或许连元婴都逃不出来。

“够了,巴良,你做的已经足够过分了,难道你真的还想将我们圣族的恩人杀死在这里不成吗?”一声娇叱忽然莫晗身后传来,九条雪白色尾巴突兀的出现在莫晗身体上空,将荒帝巴良元力幻化出来的狼爪击散。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九州医院地点
长春治疗阳痿方法
南充什么医院治妇科
邯郸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