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证心录 第九章 镇国公

2019-10-12 23:54:5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证心录 第九章 镇国公

“吼~”,一声虎啸震动山林,惊起千只雀。

看到新出现的白灵虎,山谷内的王鹏五人皆变了色。应付一只白灵虎,已经是它们的极限了!若再有一只白灵虎加入战斗,那对于他们五人而言绝不是好消息!

当看到新出现的白灵虎的一瞬间,王鹏就知道了得到龙须草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全撤离。想到这里,王鹏扭头对叶莲二人喊道:“xiǎo兄弟,你赶紧带xiǎo月离开这里!我们驻地回合!。”

山口新出现的白灵虎一出现,发出一声愤怒的虎啸之后,便甩掉了嘴中咬着的羚羊,迅速跑进了山谷,一个照面便冲开了王鹏几人的包围之势。与山谷内的白灵虎汇聚在了一起。虎视眈眈的望着王鹏几人,随时都有了能出击,场面十分危险!

韩月听到了虎啸,又随后听到了王鹏的呼喊声,知道王鹏等人遇到了危险。急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往山谷中望去,隐约可见两只白灵虎正扑向王鹏几人。

两只白灵虎在张望以几秒钟后,便迅速向王鹏几人扑去。王鹏在瞬息间做了简单的部署:由王鹏独自面对一只白灵虎,另一只白灵虎由其他四人对付,不可恋战,伺机逃跑。

两只白灵虎一冲向王鹏五人,便被王鹏五人分别引了开来。但白灵虎凶猛异常,一个照面下来,随行四人中便有人因躲闪不及而挂了彩。王鹏那边也险象迭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韩月哪能料到了这大好的情势瞬间就变了。急得来回乱转,眼中因心急而闪现了diǎndiǎn泪花。忽然,韩月猛地向山谷冲去。却被一旁的叶莲给拽住了。这时,韩月才想起叶莲,想到叶莲救她时一刀劈退野猪的情景,看着叶莲,仿佛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

叶莲一把拽住了韩月,正好对上韩月那希翼的眼神。

“xiǎo月,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我进去救王叔它们。”叶莲对缓缓韩月説道,同时将腰间的匕首解下拿在了手上

。朝山谷内走去。

“xiǎo莲哥,你要xiǎo心啊。”韩月见叶莲答应出手,不禁喜形于色。但想到白灵虎的危险,不禁又有些担心叶莲的安危。不由得看着叶莲的背影在后面喊道。

…………

叶莲慢慢走向山谷,同时体内运行着‘聚霞连体术’,只见叶莲体内的元种转的更加快了,一道道元气从中分出,奔流于筋脉之间,使叶莲渐渐感受到了一种异常强大的感觉。叶莲渐渐加速,眨眼间便冲进了山谷。

而这时,山谷之内,王鹏独面一只白灵虎情势却变得越来越危急。

只见王鹏地刀上下纷飞,速度之快形成一片片的残影,将自身要害全部都护住。白灵虎则在王鹏身旁走动,不时伺机进攻一下,但都被王鹏的刀给逼退,但其一双虎眼却聚精会神的盯着王鹏手中的刀,显然在寻找机会。慢慢的,一直的舞动刀法,使王鹏感到了一丝疲惫,手中的刀慢了一瞬间,就在这一瞬间,白灵虎动了。迅如风,急如火。一爪探出,只听‘叮’的一声轻响,王鹏的刀竟被白灵虎一爪子拍离了手。

王鹏暗叫一声不好,只见白灵虎的爪子拍飞他的大刀后竟顺势向着他拍来,速度之快已来不及王鹏闪躲。可这一击若是拍实了,王鹏肯定会遭受到不轻的伤势。

王鹏避无可避,暗叹一声,便聚集内力于体外,准备硬抗下这一击。

説时迟,那时快,就在白灵虎的虎爪将要触碰到王鹏体表的那一瞬间,一个白色暗影,如闪电般划过王鹏胸前。随之响起的是一声因疼痛而发出的愤怒至级的虎啸。原来白色暗影是是一把精美的匕首,匕首一击便削断了白灵虎的三只爪指,逼退了白灵虎。匕首被握在一只铜黄色的手中,来者,正是叶莲!

白灵虎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眨眼便退到了十丈之外。呜呜的低声吼叫着。两只大眼睛盯着叶莲。其断指处,正在不住的往外冒着鲜血。

王鹏看到是叶莲救了自己,不由得吃了一惊。“xiǎo兄弟,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和xiǎo月先回去吗?”王鹏吃惊地説。

“王叔你们遇到危险,我怎么能先走呢?王叔放心,我让xiǎo月在谷外等着呢,我来帮你们对付这两只畜生!这一只就先由我来对付,你先去对付另外一只白灵虎。它们四人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叶莲头也不回的説完,便冲向了白灵虎。

“哎!xiǎo兄弟……”王鹏还欲多説,眼前的一幕却让其大吃一惊。

只见叶莲与白灵虎厮杀在了一起,一把匕首用的如同自身手指般灵活,专攻白灵虎眼睛和咽喉这等薄弱的地方。白灵虎因为受了伤,活动能力减弱,到也一时疲于招架,落入了下风。

王鹏见叶莲xiǎoxiǎo年纪如此神勇,心中不由对叶莲产生好奇与钦佩。看到叶莲一时无恙,王鹏便再次提起自己的大刀,加入了另一波战局。瞬间扭转了原本不利的局面。

但渐渐地,叶莲却陷入了苦战之中,白灵虎因为刚才一时大意被叶莲偷袭受了伤,现在调整了一下状态,到也与叶莲战个旗鼓相当。庞大的身体十分灵活,虽説它伤不到叶莲,但叶莲伤到它也不容易。

忽然,叶莲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元气附着在匕首上会怎样呢。想到便去做,于是叶莲渐渐将体内奔流的元气聚与双手,然后尝试着输出体外。匕首在纷飞中其表面渐渐地浮上一层红光。当红光浮现的瞬间,叶莲突然感到对匕首的使用变的更加灵活了。叶莲的手一挥,匕首竟在空中留下片片残影。

与叶莲对峙的白灵虎忽然感到叶莲的招式变了,变得更加快速与诡异。

战斗在不停的持续着,山谷被破坏的一片狼藉。

…………

叶莲渐渐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并惊奇的发现久未变化的元种竟有了要蜕变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瓶鼎在持续的战斗中出现了一丝松动!

白灵虎疲于应对叶莲的匕首,身上已落下数道深深浅浅的伤口,在不断着往外流着血,消耗着白灵虎的体力。

猛地,叶莲的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了白灵虎防守的失误,匕首以比以往更快一分的速度向前猛地刺去。深深的插入了白灵虎的咽喉之中,又猛地拔出。一瞬间,血如喷泉般涌出。

被刺中咽喉的白灵虎站立不稳,猛地趴在了地上,低声吼叫了几声,断气了!

叶莲看到这只白灵虎断气,长呼一口气。这一仗对其体力而言也是不xiǎo的消耗。但又有些可惜,因为随着战斗的结束,那种奇异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与此同时,王鹏那边的白灵虎也渐渐走到了末路,身上大大xiǎoxiǎo的伤口不断。而王鹏五人中,已有两人因受了重伤而退出了战局。

“受死吧,畜生!”王鹏找准时机,大刀用力劈下,劈在了白灵虎的头部,劈开了其头骨。白灵虎眼看是活不了了。

过了一会儿,两只白灵虎尽皆毙命!王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力呼着气,显然这一仗对其而言也不容易。

而山谷口,一直密切关注着谷内情况的韩月看到两只白灵虎相继毙命。高兴的跑了进来。

“xiǎo莲哥,你没受伤吧!你真厉害,一人就打败了一只白灵虎!”韩月兴奋地跑到叶莲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叶莲。

“xiǎo兄弟好本事!大恩不言谢,这份情我们领了,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支呼一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王鹏休息片刻后也走了过来。一脸诚恳地説到。

“王叔客气了,我是xiǎo月的朋友,你是xiǎo月的叔叔,帮你是应该的。至于对付那只白灵虎,纯属侥幸。”叶莲谦虚的回答道。

韩月听到叶莲説是自己的朋友,开心的笑了起来。

“xiǎo兄弟稍等片刻,带我去把那龙须草采了,我们便离开。”王鹏对叶莲説道。説完一拱手,便往山谷深处走去。韩月忙跑着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王鹏几人便从山谷深处走了出来,韩月蹦蹦跳跳的走在最前面,从其开心的表情可以看出找到了此行所为之物—龙须草。

“xiǎo莲哥,你看。”韩月xiǎo跑到叶莲身前,双手伸出,递出一物。

只见韩月洁白的玉手上一巴掌大xiǎo的龙须草静静放置,通体紫褐色,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这就是龙须草吗?”叶莲接过龙须草,仔细的打量着。

“xiǎo兄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这就离开吧!这次多依仗xiǎo兄弟了!”王鹏随后跟上来道。

“全听王叔安排。”叶莲将龙须草递给了韩月,説道。

因为队伍中出现两名伤者,行路速度减慢,所以直到第二天中午时分,太阳高照,叶莲等人才赶回山下。山下众人见叶莲几人平安归来并寻到了龙须草,无不欢呼雀跃。

“去准备些酒菜来,我今天要和叶xiǎo兄弟不醉不归。”一回到驻地,王鹏就对他人吩咐道。

…………

“xiǎo兄弟,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一dǐng帐篷中,酒过三巡,略带醉意的王鹏向叶莲询问道。

“我打算到四处看看,游历游历,长长见识。一会吃过饭我们便就此别过吧!”叶莲没有喝太多的酒,意识还很清醒。

坐在一旁的韩月听到叶莲一会儿就要与他们分开,眼中不禁有一些失落与难过。

“大丈夫志在四方,我也就不留你了。这是一千两银票。在利通钱庄的任何一个分行都能兑成现银,你叫我一声王叔,这就算是我给你拿的盘缠。你要是不收下就是不拿我当朋友。”王鹏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塞给了叶莲。

叶莲也不矫情,便收下了。

“谢谢王叔,对了,王叔,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但説无妨,这个人是谁?”

“我对这人所知甚少,只知道这人二十年前是帝国大将军,名为侯云天。”

“什么!侯云天!”王鹏听到这个名字显然吃了一惊,就连韩月脸上都露出惊色。

叶莲看到它们的神情有些不明所以。

王鹏面色沉重的道“世间叫侯云天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二十年前就是帝国大将军的名叫侯云天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朝如今三公中唯一凭战功到此爵位的镇国公!也是如今帝国为数不多的锁灵期高手只一!现如今居住在在都城天中城!”

“镇国公!锁灵期高手!”叶莲显得异常吃惊。明显也未料到。

投不投票没关系,diǎn进来看一看!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治病怎么样
广州建国医院通讯地址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广州建国医院公交地址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效果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