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紫血圣皇 第33章,逆斩帝尊 下

2019-10-12 18:46:5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紫血圣皇 第33章,逆斩帝尊 下

“这是谁。竟然能够随手抓走山海印。这力量该有多强。”学宫内一片惊讶之色。

皇城内各大古世家更是目瞪口呆。就在那裂缝即将合住时。皇城内张家突然发出一声爆喝:“好贼子。竟敢取我张家至宝。拿命來。”

紧跟着。一名中年人自张家走出。瞬间來到了裂缝处。并钻了进去。显然是要夺回山海印。

“人皇。”皇城内各大势力都是惊讶。这位便是坐镇张家的人皇。也是这一代的张家家主。

“人皇出手。还不手到擒來。”古世家的强者都是愤然。显然对这取走山海印的人十分不屑。

当着所有人的面。抢夺张家的宝物。简直是打古世家的脸。要知道张家的帝尊出手。只有一个目标。

不管这让人是谁。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轰隆隆”裂缝再次张开。里面传來可怕的爆音。犹如九天雷动。震动了皇城。闻者无不惊骇。

“人皇之力。果然恐怖。”有人赞叹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裂缝中突然传來一声惨叫:“啊。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世间怎么还有山海家的人。”

“轰”的一声炸响。裂缝扩张。张家家主满身是血的从裂缝中飞出。重重的砸在了皇城之中。震的大地都是颤抖。

“怎么可能。人皇败了。”皇城内一众强者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山海家。”几位殿主却抓住了重点。符师殿的殿主惊异道。“这世间难道真的有山海家的人存在。”

“恐怕是的。不然。谁能够如此轻易的控制山海印。”匠师殿的殿主说道。

“可是。山海家不是早就覆灭了吗。这世间已经沒有山海家的血脉了啊。”祭师殿的殿主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发生的那件事。

山海家镇守的是人族第一雄关山海关。这一家的人祖地就在山海关。却因为一场变故。满门被灭。

自此山海家成为了一个传说。但山海关犹在。为古世家所镇守。也是中州的大门。异族若是攻破山海关。便能长驱直入。到达皇城内。

山海家沒有出过圣皇。却不圣皇世家底蕴浅。这个家族的血脉中流淌着人族最强的战血。曾经为人族立下盖世功勋。

如今山海家又有族人出世。且收走山海印。皇城内的强者自然惊讶。即便是北辰地皇都皱了皱眉头。却沒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至于都灵。则是狠狠地瞪了裂缝一眼。也沒有准备阻拦。

山海印被收走。张家的人皇被打落。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却证明了山海家的武力有多恐怖。

秦墨望着天空的裂缝。突然露出了笑容。想到那艘船。想到了山海岳。不由朝天稽首道:“多谢姑娘相助。”

这一礼却让皇城与学宫都是惊讶。古世家的强者脸色都不好。有人疑问道:“难道他认识这位山海家的后人。”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不认识。对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來把山海印收走。如果不认识。秦墨干嘛要行这一礼。

张凡的脸色很难看。其余五位帝尊也是如此。刚才张家的人皇被打落。他们都看在眼里。如果裂缝中的这位山海家后人出手帮助秦墨的话。今日杀秦墨便是一个笑话。

“有缘再见。”裂缝中传來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声音消失。裂缝便合了起來。

这时候。所有人都确定。秦墨认识这个山海家的后人。不由脸色不好。若是山海家还存在世上。有山海家在背后支持。谁敢动秦墨呢。

好在。这位山海家的后人并不打算参与进來。似乎也是有所顾忌。不然就不会离开了。而应该现身才对。

但是。张凡刚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來的秦墨。便握着至尊龙刃盯住了他。同一时间。人魔也恢复了过來。血海再次翻腾。

“即便沒了山海印。我一样斩你。”张凡浑身勃发出的气息。让人感觉无比的心颤。

“话还真不是这样说的。沒了山海印。不是你杀我。而是我杀你。”秦墨身后双翼一展。随即催动人魔朝张凡攻杀而去。

“我等你杀我。”张凡讥讽道。展开不败剑术。便与人魔战在了一处。山海岳的出现。似乎并沒有影响到战局。

连续被山海印砸了两记。即便秦墨身上丹药多。却也不可能这么快恢复。这时候他手里握住了一张符箓。已经蓄势待发。

眼看着人魔与张凡大战到了白热化。秦墨握着至尊龙刃。突然一刀砍了上去:“看刀。”

张凡似乎早就防备着秦墨。一剑将人魔震开。随即朝秦墨刺去。

见此。秦墨却诡异一笑。突然收刀。把手中的符箓抛了出去。喊道:“阿瞒。揍他。”

张凡愣了一下。见是一张符箓。心底一惊。却发现这符箓很普通。并沒有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便持剑斩了上去。

“哼。耍这种手段。你以为老夫会上你的……”他话还沒说完。脸色顿时变了。那被斩碎的符箓中。突然传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紧接着符箓炸开。化出一片白雾。一道数千丈高的身影自白雾中浮现而出。他身穿金甲。手持巨剑。透着恐怖的力感。

“吼”的一声。震动天地。学宫与皇城内的强者都为之动容。

“巨人族。”这高大的身影。不是巨人族。又是什么。

“他竟然用一张符箓。唤出了巨人族。这个家伙。到底还有多少手段。”

“可是。唤出巨人族。这不是与异族勾结吗。”

“是啊。在这中州皇城外。唤出巨人族。简直是找死啊。”

学宫内一片惊呼。本來倾向于秦墨。但此时见到这巨人族出现。虽然震撼。却也有些怀疑秦墨的立场。

一个勾结异族的罪名。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若是在玄关里。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是皇城脚下。圣皇之地。哪里容得了异族猖狂。

皇城内的几位殿主脸色都变了。符师殿的殿主苦笑道:“竟然还握着一张召唤符。可是。在皇城脚下。唤出异族相助。不是给那些家伙诛杀他的理由吗。”

古世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中露出了杀机。这巨人乃是帝尊巅峰的实力。虽可战人皇。可这是中州皇城。人族的腹地。

但是。从至尊古路上走出來的至尊们。却是惊骇不以。盘石大声的说道:“这不是异族。这是至尊殿堂里的那名巨人。他居然把至尊殿堂里的巨人给驯服了。”

“什么意思。”立即便有人问道。

“走过至尊古路后。会进入至尊殿堂。而这至尊殿堂里。便有一尊巨人。”有一人说道。“这巨人就是负责镇守至尊殿堂的巨人。”

“难怪他最后走。原來是忽悠这巨人去了。这不算是勾结异族吧。毕竟是至尊殿堂里的巨人。天道都在用。”古路上走下的至尊说道。

学宫内一众学子都是无言。如果说秦墨勾结异族。那天道岂不是也勾结异族了。但如果说秦墨沒勾结异族。可他又唤出了个巨人族。吊打人族的帝尊。

可不是么。这居然一出现。张凡脸色彻底变了。那帝尊巅峰的气息。让他元气运转都有些不畅。生出窒息之感。

“锵”的一声。巨人挥剑斩下。张凡只得提前格挡。却被一剑劈落虚空。重重的砸在地上。

來不及爬起來。巨人一脚踩下。完全沒有任何招式。就是实力上的碾压。

“你竟敢勾结异族。”张凡被巨人踩在脚下。苦苦的支撑。却是狼狈至极。

“哈哈哈……”秦墨大笑一声。大声的说道。“阿瞒可是至尊殿堂里的守护者。不过是与我有些交易罢了。你说我勾结异族。岂不是说。天道也勾结异族。”

他的声音很大。却是故意说给皇城里的人听的。这是他最大的倚仗。若是因此而引动皇城内的人皇出手。那可就糟糕了。

这么说。就是给古世家的人皇一个不能出手的借口。除非他们认为天道也勾结异族。可这天是人族的天。虽然有异族的一线。却也是人族的天。

正准备出手的人皇顿时握紧了拳头。犹豫了起來。几位殿主更是面面相觑。那位祭师殿的殿主说道:“传说中。至尊殿堂里。好像是有这么一位守护者。只是。这个小子怎么能让至尊殿堂的守护者为他驱使呢。”

这话便是给秦墨做了保。虽然最后疑问。却也沒有人在意。他们在意的是

。现在形势大变。秦墨占据了绝对上风。

果然。张凡一听这话。脸色难看至极:“我不信。”

“谁要你信啊。阿瞒。给揍他。往死里揍。”秦墨狠狠的说道。

阿瞒却回过头。白了秦墨一眼。认真说道:“我不叫阿瞒。”

“好。我不叫了。你抓紧时间。剩下还有几位帝尊要收拾呢。”秦墨一脸平静的说道。

然而。无论是学宫还是皇城。听到他这话。所有人都是无言。古世家更是气的肝胆欲裂。却又沒有办法。

张凡脸色难看至极。怒吼道:“本帝跟你拼了。”

“你有资格拼吗。”秦墨跳到阿瞒肩上。喊道。“阿瞒。揍他。往死里揍。打死了算我的。”

“……”阿瞒虽然不满。却也沒有多言。猛的一脚踹下。持剑而來的张凡。直接被一脚踹飞。紧接着人魔持剑斩去。张凡挥剑格挡。却被一剑劈落虚空。

见事不可为。张凡站起來。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远处。遁向了皇城中:“竖子。本帝与你不共戴天。”

一位帝尊要跑。秦墨自然是拦不住的。不过他却从体内世界里掏出了一把弓。运转人族血脉。搭上了一支箭:“抱歉。这个机会我不给。”

忻州好的妇科医院
抚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性病医院排名
忻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抚州好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