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第十七章竟然是你

2019-04-24 09:04:5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

这一夜,有人欢笑有人愁。

随着赵九歌和素素的到来,先前在门口监视莫家的几人之中的一个立刻把消息带回了萧家。

莫家如今已经是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萧逸才派出了一些家将监视莫家与什么人来往,虽然如此小心,但是在萧家强大的实力面前,萧逸信心十足,何况他们家还有流云宗作靠背。

所以当家将前来诉说了这个事情之后,萧逸并没有当回事,一对青年男女翻不起来什么浪花,萧家的实力就已经足够碾压了,哪怕莫龙杰有帮手,找来了之后未必还能比得上流云宗?

所以这个事情并没有激起什么波澜,明天就是莫家给自己答复的日子里。不管莫龙杰作出什么选择,他们莫家最后的结果命运都已经注定,只不过一个是立刻灭亡,一个还能苟活一段时间。

夜已深,赵九歌和素素还在闲聊,私下无人时,赵九歌还是习惯喊她素素,而不是全名,而素素更喜欢喊他木头。

“木头,明天你打算怎么做。”

素素毕竟从小经历的事情比这要多的多,而且阵势也比较大,所以对于我东阳城的一个连世家都算不上的家族,还有一个三流门派都算不得的流云宗并不放在眼里只不过因为事情牵扯到赵九歌,所以她才稍微感点兴趣。

“具体怎么做,明天看我心情。反正这个事情不是随便那么能解决的,杀害莫老的人我是一个不会放过的,血债就得用命来偿。”赵九歌风轻云淡的说道,看似表面平静,内心何尝不是在憋着一口气。

“随你喽,早点休息墨尔本,算到爱。”

素素坐在床上簇拥着双膝,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接连几日的奔波让她有些疲惫,毕竟灵力的消耗一直没有停止过。

说完后,素素直接侧着身子躺在木床上,身体的曼妙和曲线一览无余,可是赵九歌却无心欣赏,他还得参悟玄天剑决。

至于房间则是莫守义给他们安排的,二人共处一室,赵九歌还有些顾虑,但是看到素素没有反对,他也就没有说什么,反正他今夜只是在一旁盘腿修炼而已。

看着一旁躺着的素素,赵九歌有些心猿意马,但是很快嘴角挂起温暖的笑意,随后闭上眼睛,安心的进入到修炼的状态。

如今的赵九歌能够提升实力的手段基本都已经达到了瓶颈,金纹游龙的数量已经达到极致,除非突破到元婴境就能凝聚出第五条,至于梵音圣体现在越修炼到后面得需要一些极品的药材。赵九歌一时间也找不到所需要的那些珍贵灵药。

剩下的玄天剑决前面三层随着实力的提升以及对于剑意领域的增加,威力自然也在不断的上涨着,而玄天剑决的七层虽然对应着每一个境界修为,但也不是绝对的,如果天赋卓越,接连领域几层剑决也不是未尝不可。

所以赵九歌目前现在只能寄托希望自己早日领域出第四层剑决暮云的剑意,那样他才会更加有底气历练与华夏十三州。

而这次出来历练赵九歌也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出来历练本就是机遇与危险并存的事情,所以富贵险中求,无论哪个门派在出来历练之后,要么实力就是突飞猛进,要么就是死在了门派之外历练的路上。

盘腿闭目坐在素素身边,赵九歌的眉宇苦锁,玄天剑决的第四层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过玄妙,暂时还是领悟不够。

无奈的他在思索了几个时辰之后,终于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开始默默恢复着自己的灵力,如今他已经卡在灵丹境中期大半年了,却迟迟还没有突破,只能隐隐感觉就差一层窗户纸就能突破到灵丹境界后期大周王侯。

渐渐的,赵九歌的呼吸悠扬而短暂,抛开了一切杂念等着迎接明天萧家的狂风暴雨,而他也要开始自己出师门历练的第一场战斗!

究竟孰强孰弱,拭目以待。

当年那个被人追杀如同一条狗的少年,这一次究竟能震撼所有人心,还是依旧会重蹈覆辙上演当年的故事。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倾洒进房间,照在赵九歌闭目的脸庞上,感觉到暖意,赵九歌有所察觉,睫毛动了动之后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清新脱俗的绝色容颜距离自己的双眼不过一尺距离,一双灵性十足的眼睛盯着自己眼皮都不抖动一下。

似乎没有想到赵九歌突然退出了修炼的状态,睁开了双眼,顿时有些花容失色。

“你干什么。”

赵九歌有些迷糊的说道,朝着四周瞧了瞧。

“我…我是准备叫你的,都已经天光了,要不然等会儿萧家的人都来了。”素素脸上染起淡淡的绯红,话语有些支支吾吾,眸子有些闪烁。

“那我们走吧,正好找着莫叔一起等着萧家的人马到来,我倒要看看今天来的人都会有谁。”

赵九歌立刻一跃,翻下了木床,顺便活动了一下筋骨,伸出双手。

闻言,素素微鼓着腮帮,有些如释重负。随后灵活的一跃,跟着赵九歌翻下了木床,只是当她正准备动手给赵九歌整理皱了的黑色锦袍时,赵九歌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房间的门槛边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

看到个神情似乎有些焦急,并且眼睛还有些心虚,嘴里不断小声嘀咕着什么。

“看我长的帅就直说嘛,又不是不让你看,还非要说是叫我退出修炼状态。”

素素顿时如遭雷击,愣在了那里,胸口猛的一伏,看着赵九歌飞一般逃离的背影,不禁大声骂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呸。”

虽然嘴巴里在凶狠狠地骂着,但是眸子里全是笑意,待得赵九歌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才扑哧一声大笑了出来,一刹那,笑颜如花。

当赵九歌出了房间来到莫府院落里的时候,发现莫龙杰和莫守义兄妹三人早已经神情有些紧张的在那里等候了。

他们身后还有着药老和另外几位留在莫家的老人,这几位神情倒是淡然了许多,不过莫龙杰虽然一脸的担忧,但是眼睛里有着绝决,哪怕等会自己自爆灵丹,也要护住一对儿女和赵九歌素素几人,毕竟他们还年轻。

“莫叔,怎么这么早就等候这里,一晚上都没好好休养一下吗。”

一见面,赵九歌跟众人打了招呼,随后轻笑了一声问道。今天的赵九歌不免有些意气风发,浑身上下带着莫名的战意。

“你叫我怎么修养,今天多半我莫家会凶多吉少,既然你们都不肯离去,那么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哪怕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护着你们逃离的。”

莫龙杰如今也已经看开了,莫家萧家争斗这么多年,今天也该到了有个最后了断。哪怕最后他莫家从此被灭,他也不后悔。而且到现在他也并不认为赵九歌能解决多大问题,毕竟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赵九歌还很年轻。

“哈哈哈,莫龙杰,快开门,怎么还要继续当缩头乌龟吗御鬼者传奇。”

就在赵九歌刚想开口劝慰莫龙杰的时候,莫府的大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粗矿的大吼声,声音带着取笑,直接传遍了整个附近。

包括赵九歌在内,莫家的几人也是脸色陡然一变,而这个时候素素也已经来到了院落里,站在赵九歌的旁边,此时,整个院子里也只有她最淡然,而赵九歌则是身子有些轻微的颤抖,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

“是那个老粗来了。”

莫龙杰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他已经突破到了灵丹境界初期,药老也是筑基境界后期。如果不是萧家有着流云宗相助,莫家也不会这么惨,而整个萧家也只有萧云一位灵丹境,和其余五位筑基境,他要是拼命,也未尝不是没有一搏,前提是流云宗不来插手此事。

“走,我们一起去会一会他们。”

赵九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有冷意,有不屑。

“嘎吱~”

打开那道朱红色的大门,远处天边的阳光直接随着两边大门打开的缝隙,照射了进来,并且随着大门打开的缝隙变大,阳光也变的刺眼起来。

当适应了几秒这种视觉落差之后,朱红色大门里的人和外面的人都相互打量着,同时也看清楚了对方的人手。

赵九歌虚眯着眼睛,看到莫府大门外那几十道身影,不免心里冷笑了一声,好大的架势。

最前方站着三道身影,左边一位身材魁梧,头发凌乱,身上穿着的黑色衣袍随意的套着,脸上的络腮胡浓密,给人一种很脏的感觉。哪怕过了五六年,赵九歌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谁让他的形象太过特别,一眼就能认出,他就是当年那位嗓门大的老粗,也是他打着那位儒生中年男子蓝灵丹的主意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中间的一位同样身材高大,穿着一副金光闪闪的红色衣甲,浑身散发出一阵凌厉的气势。浓眉大眼,却并不像老粗那样给人一种粗矿的感觉,相反比较勇猛有男人味。

看到他,赵九歌的眼里动了动,萧战的变化有些惊人,特别是气势上的,不过外表并没有多大变化,所以赵九歌还是认出来了,当年初入东阳城,就和他交过手,只不过当初的自己和萧战都没有如今的修为高深而已,这让赵九歌有些唏嘘,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最右边的一位则是一个脸面清净白嫩的青年,如果不是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别人多半还会以为这是个小白脸,但是既然能站在萧战的旁边,想必也不是一般人,只不过赵九歌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想必是后来才投靠萧家的。

而在这最前面的三人之后,是二三十位清一色血色衣甲,黑色边纹的萧家家将,手里佩着统一的法器大刀,虽然仅仅是法器,靠着镶嵌的灵石散发威力,但是这在东阳城附近也是一种大手笔了。

而这二三十道整齐排列有序的身影中,左前方的一位皮肤黝黑的青年如同鹤立鸡群一般,唯独他手里拿的是一把修长长剑,而且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并不比那位老粗弱多少。

而当赵九歌将目光打量到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身上时,眼里的杀意顿时迸发,就是他看着自己见死不救,就是他背叛了莫家,导致莫灵儿差点受辱,莫老身死。相比于萧家的其他人,赵九歌最恨的就是这个郑杰,恨不得杀而后快。

光从表面上看就有三位筑基境,还有一名未知的那个柔弱白嫩年轻男子,以及二三十位家将,这还真是不小的阵势,看来如今的萧家确实在东阳城附近可以横着走,这仅仅只是实力的惊鸿一瞥而已。

而在赵九歌打量着门外萧家的人马时,萧战郑杰以及其余几人也在打量着门内的几道身影。百镀一下“御剑仙瑶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小儿退烧
儿童化痰的药哪个好
小孩发烧39度严重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