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明清奇闻异事之紫烟

2019-04-04 02:29: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明清奇闻异事之紫烟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山花烂缦,春风醉人,正是三月好风光。河北燕南古道上,两匹骏马由北向南缓缓而来。马上二人一着青衫,一着灰袍,皆是满面风尘之色。那青衫客年约三旬,相貌清秀,只是神情有些落漠,而那灰袍人却是个浓眉大眼身材健硕的少年,约莫10七八岁,背后还背着一个行囊,骑在马上不住东张西望,仿佛对山中的一切倍觉新鲜。行不多时,忽见路旁草丛中窜出一只兔子,停在路中将2人好奇打量一番,瞬间又窜进密林中不知所踪了。灰袍少年指着兔子兴奋的载歌载舞,口中大叫道:先生,快看,快看,兔子,兔子。那青衫人只淡淡瞄了一眼,面上并没有半分惊讶之色。灰袍少年甚觉无趣,道:先生,这一路走来山清水秀风光甚美,您却为何总是视而不见,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青衫人不意少年忽有此问,怔了一下方道:石头,想不到你这粗野小子还有赏山玩水的雅兴,那是比我强多了。言毕微微一笑。被称作石头的少年脸上1红,道:先生,您学问深厚,我却是斗大的字都不识一个,哪能和您相比。青衫人抬头看看夕阳,叹口气道:话虽如此,只是生逢浊世,纵是学富五车又有何用。停了1停又道:况且你只知这山水优美风光如画,却不知前程险恶人心难测。罢了罢了,我却宁可象你一样做个山野匹夫,早出晚归荷锄务农,比这读书赶考却是快乐多了。说毕哈哈1笑,纵马疾驰。灰袍少年在后叫道:先生,您又取笑我了。口中说着,将马腹轻轻一踢,急急向前赶去。

原来这青衫客姓韩名俊,陕西韩城人氏,自幼业儒,勤学不辍,天启5年,恰逢全国会试,因此上京赶考,原期望能搏个功名,不料朝廷奸佞当道吏治腐败,韩俊又未去四处打点,纵有满腹才华仍是名落孙山,郁郁之下便即打道回府。而那少年则是他的家仆,天资愚钝大字不识,和他的名字石头确有几分类似,倒是有把气力,此次韩俊带他出来,一则是路上有人照顾,二来世道不太平,两人结伴也能壮个胆。主仆2人早起便行,日暮而宿,行了七八日方才到燕南。石头第一次出远门,自是看什么都新鲜,而韩俊却是闷闷不乐,忧心忡忡。这一日主仆二人天未大亮就上了路,眼见夕阳在山,路旁却是崇山峻岭稀有人烟,况且时当浊世,流民四起田地荒芜,别说客栈,就连个投宿的农家都未见到。二人在山中奔得片刻,照旧是一无所见,韩俊心中不免有些焦虑,寻思道难道晚上我二人要露宿荒野不成,若果真如此,这山中才狼虎豹甚多,可如何是好?正茫然间,忽听远处模糊一阵犬吠声传来,韩俊闻听心中大喜,转身对石头道:有犬声必有人家,看来今晚你我二人可免于露宿之苦了。随即侧耳仔细凝听,觉得这声音恍如是从前边山林中传出来的,因而便循声而往。不多时忽见路旁一条斜径弯弯曲曲通向密林深处,石头满面喜色,拍手叫道:先生,看来这林中必有农户。韩俊点点头,口中轻喝勒转马头沿着小径缓缓前行。

这老者去了很长时间才出来,对2人性:主人请两位客人进去。韩俊与石头大喜,急忙牵着马匹随老者入门,老者让石头将两匹马系在院中树上,对韩俊笑道:院中只有一间小客房能容纳一名客人,余下一名只能宿于柴房,不知您二人哪位住客房,哪位住柴房?韩俊还未发话,石头已道:我这一身粗皮厚肉,自小睡柴房惯了,我家先生自是睡客房了。老者道:如此甚好。让石头先在院中等着,自己将韩俊带到东边一间矮屋,做个手势道:此即客房,先生请进。韩俊伸手将门推开,见屋内果然狭窄,除一床一几,再无其他的家具,整理得倒是很是整洁。老者笑道:暮夜仓促,市集甚远,不及备下酒宴为贵客洗尘,还请见谅。韩俊急忙谢道:岂敢岂敢,能有一席之地在下已是感激万分,何能奢想。老者略1回礼告辞而去,带着石头往院西去了。韩俊转身将门关好,坐在床上休息片刻,只觉腹中饥肠辘辘,正欲将干粮拿出,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两个馒头中午已经吃完了,余下的还都在石头的行囊中装着。他刚起身想去找石头要干粮,忽听隔壁有人性:赵家小妮子今晚怎样还不来,累我等了1晚。语音响亮绵软,似乎是个女子所言。

韩俊心中一怔,不由停下了脚步,随即又听院外一女子娇笑道:姐姐又不是奴家,怎知奴家就不会来?随即门扉响动,脚步声起。韩俊上前一步,从门缝中看去,只见一位十七八岁的红杉女子推门而入,月光下一张面庞清秀靓丽明艳照人,腰肢微摆莲步轻移,径直入了和自己相邻的房间。耳听隔壁先前说话的那女子笑道: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红衣女子也笑道:姐姐家路途甚远,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不知陈家阿姨来了没?先前那女子道:她是个喜欢热烈的人,岂有不来之理?只是我家恰好有贵客,待会想将他也请来,就怕你们害臊不肯。红衣女子嗔道:姐姐才不知羞,欲将路人做人情,mm可是大家风范,岂能是村野乡姑所能比的?言毕格格娇笑不已。韩俊闻听心中不由一动,那女子口中之言的贵客莫不是自己?正猜想间又听敲门声起,一人在院外叫道:老身忙碌多时,总算将酒菜备好带来,你们二人还不出来,难道非要老身去请不成?语音粗哑,似乎是1老妇。隔壁女子呼道:陈姨休要啰嗦,我们这就来了。语音将落,听得隔壁房门吱呀一声,随即脚步纷沓逐步出了院门,又听院外寒暄声起娇笑连连,渐行渐远不复相闻了。

韩俊心中大奇,暗道:想来这家女主今晚有宴请,却不知是请的何人,方才听她言中之意,仿佛有相请自己之意,只是时近二更,却不知她们去了何处,难道此处还有桃源之地?此时腹中空空,也顾不得许多,正准备出门去寻石头,忽听一人在院中叫道:先生,先生。韩俊出门一看,正是石头。原来石头记起干粮尚在自己这里,因而急忙赶来送给韩俊,只是走到院中记不住哪间是他住的,情急之下便呼了起来。韩俊大喜,急忙让他进来,两人半个馒头刚下肚,就听房门轻敲,随即一人性:不知客人睡了吗?韩俊将门打开,见门外站着的是方才领路的老仆,一见他便道:我家主母适逢宴客,闻得有高贤在此不胜欢乐,欲请您一聚,不知客人可方便?韩俊早已料到他的来意,心中略喜,想着反正也无什么事情,何况刚才那红衣女子面貌绝佳,至今仍念念不忘,盼能再次一睹芳容,如今有这样的好事岂有不应之理?便道:外乡孤客能有一席之地,全杖你家主母好客相顾,在下正想面谢。如此有劳老丈了。那老翁做个请的手势,打着灯笼在前领路,韩俊回头看着正在狼吞虎咽的石头笑道:小子,还不跟我一起去,那馒头很好吃么?石头放下剩余的1小半馒头,犹自依依不舍道:我还没吃饱呢。韩俊摇头苦笑不住敦促,石头这才起身跟上。

三人出得院门,沿着门前溪旁的小径蜿蜒而上,四周花香浓郁树影阴森,头顶一轮圆月倒映溪中,分外耀眼。走了约有半个时辰,忽听一阵人声笑语模糊传来。至近处方见溪流上游处有一块平坦的巨石,巨石正中有一草亭,亭中坐着三位女子,各着白,红,黄三色绸衣,正围着桌几喧笑。老者上前弯腰禀道:贵客到了。语音将落,三位女子便齐齐从亭中出来迎接,当前一名白衣妇人年约四旬,面如满月乌发似墨,对韩俊略1躬身道:妾姓贾,因为先夫去世,孤居此处已很长时间了。今天贵客至此真是蓬荜生辉,恰逢陈姨设下薄席相请,妾藉此借花献佛,冒昧之处请您见谅。韩俊心知其为主人,急忙还礼道:不敢,在下才疏学浅孤处异乡,由于日暮路遥,且畏惧虎豹能人,不得已上门打扰,得蒙收留已是感激万分,此刻再以酒席相待,在下更是愧不敢当。贾氏道:先生过谦了。容妾为先生引见。手指旁边1黄色五彩衣的妇人道:此是陈姨,今日便是她做东。韩俊抬眼望去,只见这妇人年龄较白氏更长,约有五十余岁,面白无粉双目炯炯,盯着自己不住打量。韩俊略1躬身为礼,随即白氏又指着红衣女子道:这小妮子名作紫烟,最是害羞不过。韩俊方才已见过红衣女子,此刻方知其名,月光下细看,更觉清丽秀雅如画中神仙。

那紫烟见他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不由双颊绯红,急忙低下头去。白氏道:贵客已来,当坐上席。言毕请韩俊进入亭中,韩俊再三推辞不过,只好坐了首席,白氏其次,紫烟及老妇分坐两旁,石头则和那老翁一起站在亭外。石几上摆着一壶酒,几盘素菜,白氏举起酒壶给韩俊斟酒,道:此乃槐花所酿,香淡而味浓,请先生品味。韩俊举起羽觞,只觉一阵淡淡清香,舌尖未尝,果觉醇馥幽郁,不由一饮而尽。白氏喜笑颜开,急忙将酒斟满,韩俊又是一口饮尽,不多时十数杯酒便下了肚。他平日极少饮酒,故酒量甚浅,本日如此豪饮,不觉醉意已现。那白氏及老妇却不住劝酒,总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再喝下去必要大醉,若是佳人眼前丑态毕现那可大是不妥,于是说甚么也不再喝了。白氏无奈,对紫烟道:你这妮子为什么一直坐着一言不发,还不速速敬先生一杯?紫烟仿佛有些不愿,无奈那老妇人也在旁不断敦促,只得拿起酒壶趋身上前,低首对韩俊道:小女子敬先生。美人在前韩俊方寸已乱,急忙将酒囫囵咽下,未及说话,老妇人又不住敦促,转眼三杯酒便下了肚,不由头昏眼花醉意渐起,盯着紫烟喃喃道:卿本佳人,即使繁华都市也难寻,奈何居此偏僻之地?紫烟面色微变,一双明目顾盼流转,仿佛欲言又止。

原来方才他酒酣之时,只觉此曲幽怨婉转,甚是凄凉,此时再听词义,猛然发觉这四句词每句都隐有鬼意,端得是诡异万分,因此心中大惊惶恐不已。耳听歌声愈来愈小渐至不可闻,抬头看时已到小院门前。老者对2人性:两位请便,老朽去去就回。言毕转身沿来路而去。石头带着残汤剩羹回了柴房,韩俊在屋中却是惴惴不安,总觉得有甚么不妥之处,可一时又想不明白。此时离天亮尚早,欲要赶路夜色苍茫,可若要留宿,总觉此地主人行迹诡异,难以心安。无奈之下便暂且和衣而眠,待天一大亮便即离开。正在此时忽听有人伸手在窗纸上弹了3下,接着就听窗外1女子小声道:先生还未睡吗?韩俊大惊,急忙将门打开,却见红影闪动一人飘进屋内,正是方才那唱歌的女子紫烟。韩俊惊愕不已,问她道:不知小姐深夜至此有何事?紫烟满面焦急之色道:先生不要多问,赶忙和妾一起离开这里。韩俊闻听稀里糊涂,正待又问,女子急道:若非妾在,这里就是您的葬身之所。此时情势危急,来不及向您解释,欲要活命就请速如同稀世珍宝速跟妾一起离开。韩俊思绪缭乱,愕然道:昏天黑地要去何处?待我将石头叫来一起离开。紫烟顿足道:方才妾刚看过,您那小仆喝了些酒早已沉睡不醒,若要叫他,恐您这条命就不保了,眼前之势,惟有先逃出生天,再做他图。言毕推开房门拉着韩俊就奔了出去。

韩俊只觉脚步轻浮风声阵阵,头顶乌云遮月四周昏暗不清,全部人浑浑噩噩难辨东西,似乎飘在半空御风而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见一棵枝干虬曲苍劲的古槐迎风而立,紫烟带着韩俊落在树下,对他道:此地即是妾家,可以稍作歇息。若是妖物前来,妾自有抵抗之术。韩俊汗流浃背,喘息半响方道:外乡人心中惴惴,实不知何事,愿小姐昭示。紫烟道:先生有所不知,那白氏祖居于此,实是一千年鼠精,而那老仆是一刺猬精,陈姨则是一只野稚精,三妖物在此修行多年,狼狈为奸,专伏地底吸人脑髓,附近新葬之尸骨受其荼毒不知几何。若能吸食生人脑髓,精华则胜于死者十数辈,此次先生自投罗,故欲借酒宴灌醉先生,饱其口腹之欲。妾与先生同席,感先生之高才,不忍见您肝脑涂地,故以歌示意,先生才未曾大醉,总算不枉妾的一番情意。韩俊且惊且疑,又问道:即是如此,妖物何不一见我2人面便即下手,非要待酒醉以后方才加害?紫烟道:先生可知生人头顶有一柱阳气,妖物平时不敢近,惟独酒醉酣睡之时神志不清,阳气细微难辨,如此他们方才能近身,故此设下筵席命妾以色相诱不住劝酒,他们才有可乘之机。这一席话将韩俊听得头上冷汗粒粒滚下,愣怔半响又问道:然则小姐又是何人?紫烟道:实不相瞒,妾姓赵,乃官宦之女,病殁葬于此处。因生前信佛昼夜朗读《金刚经》,死后便以经文为殉葬,故妖物不敢相欺,又结为姐妹。

韩俊听罢这才明白紫烟竟然是只女鬼故事?莫不是看上姐姐家贵客,要与其私奔不成?听声音正是白氏。语音未毕又听1粗哑之声道:老身早就说过,这妮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早晚要坏大事。如今不正应验了,休要与她空话,让她把人交出来!说话的却是陈姨。白氏道:陈姨不可心急。赵家妹子通情达理,必定不会至姐妹之情而不顾,你说呢,紫烟妹子?紫烟俯首轻声道:这韩生福缘深厚,与妹子尚有夙缘,还盼姐姐能手下留情,放他一条生路。白氏厉声道:如此说来,mm是定然不肯了?紫烟毅然决然道:恕难从命!白氏怪笑桀桀,道:如此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虽然说死人的脑髓不比活人,总比吃不到要强。言毕三团火光两团在下,一团在上,向二人急扑而来。

韩俊伏在树下瑟瑟发抖,此际睁眼窥视,却见当前地下两团火光中其一是只硕大的白鼠,尖牙利爪双目赤红,另一个却是只小猪般大小的刺猬,浑身尖刺来势汹汹。又听头顶风声大作,抬眼望去一只黑色的野稚挥动巨翅,双爪如钩从天而降,只将他骇得是魂飞魄散几欲昏绝。此时忽听一阵喃喃之声响起,原是紫烟双手合十跪在地下诵起金刚经来,恍如置身往往会失去自我事外一无所见。那3团火光堪堪及树,就犹如碰到一层柔软至极的绳,嘭嘭嘭三声便被弹了出去。3妖物其实不气馁,在外梭巡片刻即重整旗鼓扑了过来,不想1到跟前又被弹出,如是再三始终近不得身。韩俊全身抖如筛糠,唯有闭起双目听天由命。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诵经声住,他惊讶的睁开双眼,却见天际隐隐发白,那3团火光已然不见。紫烟起身祝愿他道:先生总算逃过一劫了。请待天大亮后再去昨晚故处,即知小女子所言真假了。妾是地下幽魂,白昼不能相随,唯今晚可与梦中与先生相见,到时还有事与您相商。说毕行个礼便冉冉而没了。韩俊愕然半响,犹如梦中,好在不多时太阳升起,这才发现树下荒草中有三尺新坟,坟上尚有数片纸钱。韩俊急忙对着坟头作揖为谢,心中又想念着石头,因而急忙循着旧道回到昨晚居住之处,不料一看哪有甚么院落庭居,放眼望去尽是荒坟野冢,唯独行李散落其中。

韩俊四周找寻大声呼唤,却寻不见石头的踪迹。正焦急间忽听一声长嘶,循声找去,却见两匹骏马站在溪水旁,一人背身伏在石上动也不动。韩俊见其衣着与石头一样,急忙上前数步将其翻过,见这人果然正是石头,只是他双目紧闭已没了气息,头顶正中有1小洞,洞中空空想必脑浆尽被三只妖怪吸食了。韩俊心中大恸,想这石头虽然愚钝却极为忠诚,自幼从未出过远门,此次出来不想却让他命丧黄泉客死荒山,实是心痛至极,不由大哭一场。哭毕又想此时孤身一人了无依托,只有寻至有人烟之处方再图后事。主张已定便收拾行囊骑马顺山路而行,至午时已过方才出山,见山脚下恰好有个小客栈,因而便在此落脚。待安置终了便询问掌柜,想要找几个人将石头的尸身抬回来。那掌柜听得出了人命,心中大惊,惟恐自己但上关系,急忙命人看住韩俊,又托言帮他找人,实则自己带了个伴当进城禀告官府去了。韩俊住在房中一无所知,眼见天色渐黑掌柜的还没回来,问伙计又皆言不知,只好早早的睡了。

睡至半夜时分忽见紫烟推门而入,韩俊急忙起身为谢。谈及石头惨遭辣手,不由心中悲痛难言,问紫烟道:这三只妖物如此恶毒,不知有何法能将其收伏?紫烟道:妖物修行深厚来往莫测,即便是土地、城隍也无可奈何,区区凡人又能怎么样呢?韩俊又问道:然则小姐此时何去何从?紫烟作礼道:小女子来此正为此事。昨晚妾已得罪了妖物,尔后势必寻仇,虽有金刚经相护,终究是不胜其扰。盼先生能将妾的骨骸带走,即使做牛做马伺候先生也心甘情愿。说到最后声音愈来愈小,几不可闻。韩俊听得这话中隐隐有以身相许之意,心中不由大动,抬头望去紫烟双颊绯红满面娇羞,更显妩媚。韩俊本欲张口应允,忽想起她是鬼故事,待诸事终了,韩俊来到紫烟灵前上香祭奠,大哭一番以后方才告别赵县令踏上归途。归家一年后,韩俊的妻子怀孕待产,1晚他正在睡梦间忽见紫烟又来了,对他笑道:与您终有夙缘,即便跋涉千里,也要与您相随。说毕就进了内室。待韩俊惊醒,忽闻其妻刚才已生下了一个女婴,进去一看眉目却与紫烟酷似。他心知这是紫烟转世,因此仍旧给女儿沿用了这个名字。待紫烟长到七八岁,不仅相貌清丽聪慧伶俐,且酷爱佛法,若是偶有人朗读金刚经,她便在旁怔怔而听,即便是一整天也不觉得累。

以上就是明清奇闻异事之紫烟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恐怖鬼故事,请定阅故事大全定阅号:gsjx365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宝宝便秘严重怎么办
小儿便秘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