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伤感爱情故事依恋那个温暖的怀抱

2019-04-04 01:59: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在我大学四年级时,妈妈就因车祸去世了。当时那最后一学期的学费着实让我伤了脑筋,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晃荡了好几天,直到看见一家门口贴着招聘红纸的小店。一边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孩,一边手忙脚乱地给顾客递碟片的老板1抬头神了,竟然是我初中时的老师水汪洋。

秦焰是街对面天河大酒店的,据他自我介绍说是客房部的见习生,西装笔挺风度翩翩。每天晚上零点左右会过来借碟片还碟片。从第一天瞥到他语重心长的眼神起,我的心就不再长在自己身上,而是随着他伟岸的身影东飘西荡了。

我平时闲得无聊,又有太多的影碟看,所以难免手痒,写些所谓的影评给时尚杂志换几毛小钱。承人家好心,稿费比吝啬鬼水汪洋给的工资高多了。有一次秦焰来换碟,正好邮差在外面叫:王丫丫,稿费!我签了字回来,秦焰一脸欣喜:你就是写文章的那个王丫丫啊?但不要“小心眼”久仰久仰,我常常拜读你的大作,妙笔生花,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好!

看看这张吧,新出的。我拿出《向左走,向右走》。梁咏琪和金城武在《心动》中可谓赏心悦目的双璧,再次合作固然使人期待。

直到水汪洋过来给我送夜宵才打断了我们热烈的讨论,他不耐烦地把可乐、卤鸡翅、麻辣虾朝桌上1扔,大声说:关门了关门了,哪有这么嗦!我颇怪他多事,白了他一眼。

睡到半夜,响了。迷迷糊糊地接。秦焰说:忽然就想和你一起看星星,我在酒店天台等你。不等我回答,挂了。

从这座二十几层的高楼居高临下望下去,万家灯火各自闪烁,城市的霓虹和街上的车河流光溢彩富丽堂皇,一派太平盛景。秦焰和我相视而笑,在空阔的黑暗中牢牢依偎,迷离恍惚中长发飞舞仙乐飘飘,万千流星花雨般洒落,彼此唇上的温度化成世间最浪漫的柔情

从此每天凌晨,只要1开门,就会发现门前放着一束带露的百合。看见百合花,我一整天的心情都会很好,干着活儿都会哼起歌来,连玲珑拿笔在我的帐本上乱画也好像不那末讨厌了。

这事儿奇怪,玲珑的脾气一直不好,为何恰恰在你跟前不烦不闹?水汪洋在影碟架子里穿进穿出时隐时现,远远地说。

我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啊,固然我们容易沟通了。我笑。

水汪洋半晌不作声。我抬头看他,他却又缩进架子深处忙去了。

喂,有没有兴趣做影碟店的老板娘?过了一阵子他又开口了,反正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你要转让这个店?我手上劲使大了点,差点磨坏一张碟片。生意这么好,没理由不做呀,再说就算你给我我也没钱接手。

我什么时候说不做了?我只是问:你愿不愿意做这家店的老板娘?

玲珑像只小鸟一样偏着脑袋笑嘻嘻地望着我。这孩子有点感冒。我脱下毛衣裹在她身上,再抽张面巾纸,狠狠地给她擦鼻涕。要我卖身还债?!你是黄世仁呀?

呸,我只是怕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年过三十还独守空闺嫁不出去。

本小姐会嫁不出去?真是过剩操这份闲心。

秦焰不上班的时候,我们就1起到街上闲逛。在人来人往的春熙路步行街上走到脚酸,虽然甚么也不买,可是心里满满的幸福恍如要溢出来似的,好像就古时有两家邻居因砌院墙而寸土不让这样在人海中牵手了千万年。

我们买一个蛋筒在百花潭一人一口地吮吸;

我们在锦江边大吃麻辣烫;

我们在喧闹的吧背靠背打传奇;

我们偶尔为一些小事生气又很快迫不及待地和好

我满足得以为自己是浸在蜂蜜中甜滋滋的樱桃小丸子,在没看见那张报纸之前。

玲珑要玩纸飞机,我就随手撕了半张旧早报给她折水汪洋订的,我几近从不看报。熟悉的面孔一闪,秦焰!我一呆,连忙拼起报纸,竟然是新出炉的全市十大杰出青年,秦焰的身份是天河酒店的总经理,还是具有酒店51%股权的大股东。

晚上秦焰来的时候,我把报纸递给他,无语。我们又一次爬到酒店的天台。这一次天上没有星星,北风凛冽,看样子要下雪了。

我们结婚吧。他拿出1枚戒指,仍然直接了当。像往常一样,他衬衣雪白皮鞋锃亮,眼神坚定腰板直挺,犹如童话中翩翩而来的白马王子,却不管我肯不肯出演灰姑娘。

明天我们先去财产公证,婚后生活最好实行AA制。另外,你在那个影碟店没什么前程,我安排你到酒店来,我们宣传部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一切安排都成竹在胸井井有条。可是,求婚时最关键的三个字他却忘了提我爱你。很久,我垂下头:让我想一下,行吗?

你不会接受不了我的观念吧?秦焰疑惑地说。

不,你斟酌得很周到。我笑:只是我的脑筋比较笨,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消化。

我给水汪洋发了条三个字的短信:我走了。然后收拾东西出门,坐上迎面遇到的第一辆大巴。两个小时后,我已置身于一个冷落的风景区。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坐在荒僻无人的江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吸烟、唱歌、发愣。

我不喜欢热烈、张扬和纪律,畏惧负,讨厌职场的尔虞我诈,习惯独来独往,没有大的理想和野心,对金钱也缺少愿望。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和相爱的人衣食无忧所谓弱水三千,只饮一瓢耳。而秦焰则相反,他理智冷静深谋远虑,活力四射左右逢源,是商业社会里真正的才子。财产公证也好AA制也好,我都觉得可以接受。他的生活和思惟方式本来无可厚非,我只是有些心酸直到现在我才有点明白,我们俩的脚步根本就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虽然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却不可避免地越分越开,越离越远。

原来,我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隔了一道宽宽长长的街我过不去,他也过不来。

我在无人的冬季江边慢慢走着,脑海里居然浮出水汪洋的影子。

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慷慨解囊,并且从没想过让我写什么借条;

他让无家可归的我住在他家里,自己和玲珑搬出去租房住;

他放心肠让我管账收钱,从来没有疑神疑鬼;

忽然间我强烈地想念水汪洋、玲珑和影碟店,他们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与我血肉相连。

正值傍晚,大雪纷飞,灯火通明的影碟店里人来人往如火如荼,仿佛圣诞大片般的融融暖意扑面而来。墙角的电视里正在放《猫和老鼠》,玲珑蜷在沙发上睡着了,怀里牢牢搂着我的旧毛衣。水汪洋一边忙着收碟一边心不在焉地往门口张望。他看见了我。

愣着干啥,快来帮忙啊,都快累死了!隔着老远,水汪洋冲我大声嚷,好像我只不过是刚刚溜到外面去闲逛了一圈回来。

这一刹就停止挖掘了那我完全明了:家就在此,天荒地老。

问你一件事。忙到半夜关门,我叫住在门口埋头发动电单车的水汪洋,裹着毛衣的玲珑在后座上睡得像头可爱的小猪:那个做影碟店老板娘的建议现在还有效吗?

水汪洋倏地抬头,目光炯炯。漫天飞舞的雪花在他身后仿佛奇幻的舞台效果。

我想过了,做老板娘总比做打工妹强,所以,我接受你的建议。是啊,当一个五岁小女孩的继母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最少没必要辛辛苦苦十月怀胎,也有人亲亲热热叫妈咪,对我这种懒人,也可以算是给人生的一个交代吧。

我粲然地笑了起来。

感冒流鼻涕如何缓解
高烧不退手脚发热
鼻塞头痛是感冒了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