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不良少夫正文第116章花魁大赛九

2019-02-04 02:10:49|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16章花魁大赛(九),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夫人……”

赫连容一连串的话让白幼萱感觉无措,赫连容完全说中了她的心思,却又让她不懂,赫连容才是未少昀的正室妻子啊,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才是后来的那个人啊。”赫连容看出她的惊疑,故做轻松地笑笑,“你对少昀有感情,少昀对你也是,如果你们担心奶奶那边,我多少也可以帮上点忙。不过现在要确定的似乎是你想不想要这段感情。”

“我……”白幼萱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这样一番话,曾经以为已经死去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眼中渐现希望的光彩,不过她终是没能点下头去,或许是因为面对着的是赫连容,未少昀的正妻;或者许是因为她心中还有疑虑,不确定自己要得起这份感情;又或许……

“什么都不要想,身份、地位都不是阻碍,想要就要努力争取……”赫连容的声调降了些,“这与明知得不到还要去争不同,他就在那里,只要你前进一步,他也会前进一步,如果你不说,这样的机会就永远失去了。最起码……要让他明白你的心意,接下来的事就让他去选择吧,这样,几十年后的时候,你至少不会因为现在没有鼓起勇气问出那句话而后悔。想一想,当初我也问过少昀那场火灾的实情,他始终不肯告诉我真相,但是你却知道所有地事。你们两个拥有共同的秘密,这似乎就能说明什么了吧?”

赫连容话音刚落,便见白幼萱的目光闪了闪,投向自己身后。赫连容有所感悟,笑了笑,回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未少昀道:“现在看来花魁大赛的事已经不重要了,我这个狗头军师也就没什么用处了,你们聊,我先下山去。”

未少昀在赫连容经过时拉住她的手腕,目光灼灼地似乎有话要说。赫连容却有些不解。尴尬地挣开他的手,“别担心,我认得路回去。”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明明是笑着祝福的事,偏偏心里又有些发紧,怎么?怕自己丢了未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吗?这大概不太可能,未少昀应该不会这么不讲义气,自己这辈子会衣食无忧,安康长寿地直到再次穿越。不是担心这个。那是担心什么呢?赫连容隐隐觉得自己也许知道答案,但是……不要想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对大家都好。

赫连容走了,未少昀与白幼萱也没有久留。甚至连蒸好地糖蜜酥子桂花糕都没来得及吃,未少昀便匆匆忙忙地将白幼萱送回了合欢阁。

合欢阁这边汀兰正等得心急,见白幼萱回来连忙将她迎进屋去,急着问道:“姑娘,二少叫你出去有什么事?可是要给你赎身了么?”

白幼萱满脸惑色地摇了摇头,她也以为未少昀既然听到了赫连容与自己地谈话,就应该有所表示了,但自赫连容走后,未少昀只说些皮毛之事。便急着送她回来。一路无言,比之前还不如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不成他真地在等着自己问出那句话?

直到此时。白幼萱才能完全放松。在赫连容面前隐藏起来地焦虑紧张齐齐涌上心头。与汀兰说了今天地事。不太确定地道:“你说我是否该与二少直言?”

“姑娘。先别急。”汀兰忙着去柜里取了一个小盒。“卫公子今天又过来了。这是他送给姑娘地。”

打开小盒。那是一套名贵地珍珠饰物。白幼萱看罢更觉心乱。“汀兰。你说我是否该回绝卫公子呢?”

“姑娘万万不可。”汀兰急道:“卫公子对姑娘一见钟情。虽然知道姑娘不在外挂牌。却隔三差五地送银子、送首饰。姑娘先前不是为他弹过一曲么?想不到他倒学去了。今天特地带了琴来。想弹给姑娘听呢。”

“甚么?”白幼萱自挂牌不久便认识了未少昀。未少昀对她虽好却少了一份这样地情怀。记住自己弹地曲子。着实令人心动。可……“可今天听二少奶奶所言。倒似不会为难我与二少地。”“姑娘。人心隔肚皮。你知道她那么对你说是真心还是假意?说不定只是试探姑娘。如果姑娘一旦有进未家地心思。怕不要赶尽杀绝呢。姑娘难道忘了云姑娘地事?她嫁去做妾。正室最初不也是对她有如姐妹?可后来呢?”

汀兰说的是合欢阁另一位红姑娘,被一个富商赎了身,纳为妾室,起初与正室相处融洽,白幼萱在街上遇到过一次,云姑娘虽没过来打招呼,却也着实令人羡慕,后来她怀了身孕,本以为日后无忧,却不料被正室诬为与人通奸,因正室平素与她要好,那富商认为正室断无诬陷她的道理,便拉她去浸猪笼,不仅没了孩子,性命也去了半条,更为悲惨的是那富商竟将她逐出家门,一无所有地云姑娘走投无路,只得回到合欢阁重操旧业,可这段事情已人尽皆知,就算是青楼姑娘,也身价大跌,眼下日子过得十分惨淡。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姑娘一定三思啊。”

白幼萱更没了主意,按说与赫连容聊完她的心里本又见光明的,可听汀兰这么一说,竟是处处危机,让人不寒而栗。

“汀兰明白姑娘对二少爷的心意,可是……也要想想自己的未来,值不值去冒这个险。卫公子的样貌品性都不在二少爷之下,重要的是他对姑娘一往情深,二少爷对姑娘虽好,却从未对姑娘表示过什么,甚至……甚至连同房都不曾有过,这也是姑娘最后的筹码,卫公子时常已提过想替姑娘赎身,若他知道姑娘你尚是完壁之身,说不定会立刻纳姑娘为妾……娶姑娘为妻也说不定呢!”

“为……妻?”白幼萱不得不承认,“妻”这个名份是她从未想过的,只因她现在地身份,想成为别人地妻子都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再回想两年以前,她与未少昀初遇地那个晚上,她像一件商品似的被摆在台上任人竞价,那是她结束清倌生活地日子,她仍记得她对标下她的客人说的那句话,“人是泥中洁荷不染,吾是荷间香泥不堕”,也正是这句话,吸引了正与人拼酒的未少昀,他以双倍之价将她标下,以高昂的价格将她一包就是两年,可这两年间,他与她谈心事、说秘密、喝酒、玩乐……明明对着其她姑娘还会稍有亲热,可对着自己,却连牵手都十分难得。

她愿意为未少昀献出一切,可这两年来她从没问过他为什么,她虽然想了解未少昀的心思,却更怕因此失去了这样的关系。

“姑娘?”汀兰小心地唤了一声,“姑娘在想什么?可是要答复卫公子么?还是要与二少摊牌?”

白幼萱极缓地摇了摇头,“我……要继续参赛,花魁大赛之后,再做决定。”

全国展会信息
捕鱼官方网站
东莞市碳纤维棒厂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