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正文第一六三章再回金

2019-02-03 22:40:3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小说《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随梦逐流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八元钱泡了个极品空姐全集阅读正文第一六三章再回金马(2),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吵醒的!外面唢喇低沉的声音,哀婉的音乐,以及咚,夹杂着叭叭的鞭炮声,组合成令人窒息的哀乐。推开窗,送葬的人群正缓缓在马路上行进着。

其实也不是送葬,只是把死者送去火葬场火化。不过农村的习俗,在把死者送上灵车之前,总得把死者抬着在镇上走一圈,算是告别!在桥头,棺材停下了,孝子孝孙跪倒一大片。

虽然周凌儿穿着白色的孝服,可我还是认出了她的背影。

好久不见,周凌儿比原来消瘦了许多!

我真想现在就跑到她的面前,轻轻揽她入怀,给她深切的安慰妈妈是不准许我们在一起的,现在去有点冒犯她老人家的意思,还是以后再安慰她吧。

王丽的爸爸早就起床了,我站在窗口前,点燃一根香烟,望着灰白的马路,路上人很少,有一只麻雀正在蹦蹦跳跳的拣着食物。

突然,麻雀振翅象离弦之箭一样飞上了路边的电线上。

一辆电动自行车驶过,显然麻雀是受了它的惊吓。

我几乎就要把烟头向她掷过去了,好好的吓麻雀干嘛?那么幼小的动物经得起惊吓吗?

有些人爱动物,但方式有些特别,爱它们是把它吃到肚子里;我也爱动物,方式也有些特别,是把它们养在笼子里。可是我养的并不是很成功,甚至可以用失败来形容因为听说把它们的舌头剪短后,长大后会说话。可买了不敢带回家去。用绳子拴了套在山上地树丛,第二天去一看,只剩下一堆羽毛养了一只画眉,每天抓了虫子喂它,别有一番乐趣。

且说在我烟头将扔未扔之际,已经认出了那骑在车上的人。正是张海霞|,的视线

我拿出,准备打她。算了,还是不要惊扰她了!分别以 后,我们很少联系,至少不象周凌儿那么联系得很密切。想起来,柳莺莺也和张海霞一样,只是偶尔发发短消息。难道我和她们的爱就这么终结了吗?

忽然,张海霞又进入了我的视线。原来她又骑车倒了回来!

她在刚才麻雀觅食的地方停住,抬头四处张望。可能由于逆光地原因,她并没有看到我。

“刚才谁在叫我?”她大声问道。

“是罗风吗?”见没人回答。她又问。

我向她招手:“嗨!海霞!”

她也看见了我,兴奋地摇手:“嗨!罗风!下来!”

“好!”我向楼下跑去。

我跑到她跟前的时候,她正在打:“嗯,我有点不舒服,今天请假,好吗?好!谢谢了哦!会的!嗯。88!”

“你不舒服?”我关切地问。

“没有,我撒谎,请假陪你!呵呵!”张海霞笑着说:“走,到我家去,我做饭你吃!”

守着饭店却要到她家去吃饭?王丽就出来了:“唉呀,海霞姐在 啊?一起进去吃饭吧?”

“王丽妹妹啊,昨天我娘家人给我送来两只山鸡,还有几斤石斑 鱼,走,到我家去姐姐做给你们吃!”张海霞摸了摸王丽的头发。

“真的啊?那我也去!”王丽这家伙。听到有好吃的很快就会改变立场,这样不坚持原则可不行哦!不过讲原则也要看对象。面对张海霞好象不需要讲原则,呵呵。

“我先带罗风过去,一会儿再来接你!”张海霞说。

“好!”王丽应着。

“坐上来吧!”张海霞向前面坐了坐。

“还是我来开吧?”我说。坐在她后面让别人看到不好,那种姿势其实也是相当暧昧的,好象在床上运动时的后进式一样。

“好!”张海霞往坐垫后面让了让。

“我们先走了!”我对王丽说,然后开着电动自行车走了。

刚驶出王丽的视线,张海霞就一把把我抱住了:“风,我想死你 了!”

“别!传到你老公耳朵里不好!”我有点慌乱。

“我才不管他呢,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张海霞气鼓鼓地说。

“那我等会儿好好疼你一下,现在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我说。

“哦!”张海霞不情愿地收回手。

在张海霞地指挥下,我骑着电动自行车左弯右拐,到了她家门前。

这个小院虽然比旁边的建筑要新和气派一些,可并不是很出众,不远处就有几幢房子比它好。不过把大门锁好,打开房门,里面地装璜就显得有些豪华了。

张海霞啪的一脚把房门踢上,疯狂似的抱住我亲吻起来。

我回应着她,伸出的手刚好摸到她浑圆的臀部。顺势揉了它两下,张海霞竟然象蛇一样扭动起来。晕,她这里竟然比**还敏感?我又揉了几下,张海霞把我抱得更紧了。她的嘴好象黑洞一样,把我地舌头和口水不断的向里面吸,吸得我的舌头生疼。

在两个人热吻的过程中,我们完成了高难度的相互脱衣过程。不需要过多的前戏,久旱逢甘霖,两个人很快就在地毯上疯狂地交合起来。

疯狂,疯狂,除了疯狂还是疯狂!没有什么能阻挡**地爆发!

在人类最原始的运动中,汗水不断从两个人的体内涌出来,两个人交合处也不断发出“扑呲”

在变换了无数种花样,汗水快要流干的时候,**也随着汗水流干了。

随着我萎靡地退出,一股浊白滑出来,滴到了红地毯上。

张海霞用纸巾擦干净地毯上的秽物,猛然想起什么似地推推我: “快去洗一下!说不定王丽就到了。”

“不是说好去接她的吗?”我问。

“她看我们半天没去接,说不定就自己过来了!”张海霞说。

“哦,那一起去洗澡吧,节约时间!”我说。

“好!快去快去!”张海霞抱起散落在地上的我们的衣物,走进卫生间。   她不怕自己的老公,却怕小小的王丽?真奇怪!

老铁牛牛官网
镀层测厚仪
锅炉臭味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