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2.总督的秘密任务

2018-11-09 18:29: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2.总督的秘密任务

“圣光虔行者”号,这是总督的私人座舰,它拥有最先进的虚空引擎,可以在极端环境下实现空间跳跃,而且自带大能量防御护盾,即便是在十倍于己方的敌对星舰的包围下,也能支撑超过2天的时间。

就连它的外壳,也是由最著名的星舰专家,来自至高母星的侏儒大匠休莉·梅卡托克女士亲自设计的,这是一艘真正的艺术品,在必要的时候,它也会成为最锋利的毁灭兵器,永动型能量舱室能供给星舰两侧6门主炮源源不断的能量,最极端的情况,它甚至可以毁灭一颗小型生态行星。

这是难以想象的奢侈,当然也是休伦总督这种顶级的血脉贵族身份的象征,现在它担任这支舰队的旗舰,正在茫茫宇宙中,朝着一个偏僻的行星前进。

换上了军官制服的凯尔曼和巴斯隆站在圣光虔行者的会客室中,看着周围低调但是奢华的,充满了某种特殊味道的装饰,总感觉有些不太适应,这是他们第一次面见这种大人物。

目前艾泽拉斯联邦麾下137个星区,也就是说,整个联邦内部,也只有137名总督,绝对的实权人物,在各自的星区里,简直就像是一方帝王一样的存在。

“不用客气,坐吧,两位。”

休伦伸手接过侍者送上来的水果汁,对两位军官挥了挥手,相比人到中年的凯尔曼上校,还很年轻的巴斯隆看向休伦的双眼中满是崇拜,这位总督虽然年轻,但他的事迹在所有挚信圣光的信徒中已经算是当代的传奇了。

他曾以一己之力,劝服过试图反叛联邦的文明,也曾带领着舰队参与过残酷的星际战争,并且取得了胜利,他还是一位诚挚的圣光信徒,据说在至高母星上,还接受过来自上神的祝福和接见。

总之,这是一位全身都带着传奇光芒的大人物,而且他很随和,就如同传说中的一样,像是一位隐士。

“总督先生,我其实有些疑惑。”

凯尔曼是经历过三次战争的老兵,他几乎是普鲁克大星区所有战争的见证者,所以相比巴斯隆,这位上校更关注的是这一次行动本身,他看着休伦,说到,

“起源之星上除了一些已经崩塌的文明遗迹之外,没有什么值得探寻的东西,甚至连本地的土著文明都几乎要遗忘了那个地方,更不用说这一次还动用了一整支舰队,坦白说,我不认为我们会在那颗荒芜的星球上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不不不,凯尔曼先生,您对价值的理解稍有些问题。”

休伦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用一种老朋友之间的语气对凯尔曼说,“致远星的土著文明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他们也许曾经有过可以跨越星际的科技,但现在他们只是一群匍匐在地面上的可怜虫,联邦里像这样的小文明多不胜数,但是他们那失落的文明起源的本身意义,却是我们此行期待的最大价值。”

总督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他话锋一转,笑着说,

“凯尔曼上校,我看过你的履历,一名优秀的士兵,合格的指挥官,出身古老的大三角星区,身世清白,这么说吧,你有想过成为血脉贵族里的一员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人到中年的凯尔曼楞了一下,在他年轻时,他也幻想过凭借军功晋升血脉贵族的行列,但是在见识到战争的残酷之后,凯尔曼的雄心壮志也慢慢消磨,在十几年的战争经历之后,他成为了一名上校,这对于普通出身的士兵们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励志典范了,但现在,一位尊贵的总督却问出了这个问题,这由不得凯尔曼内心不激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哪个士兵不愿意成为将军呢?总督先生,联邦的每一个士兵都渴望进入血脉贵族的荣耀行列,但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样的运气的。”

“幸运啊...这确实是个无解的难题。”

休伦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沉吟片刻之后,又说道,

“1000年前,要成为血脉贵族只需要参加过一场星战并且取得胜利,而现在,母星的老头子们对于血脉贵族的审核却越来越严格了,近200年只出现了24个新贵族,但这其实不是一件坏事,最少不会出现太多像是莫尔德·巴隆那样丢人的废物,哦,对了,我听说这一次他在逃跑的时候被恶魔杀了?”

少校和少校都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莫尔德·巴隆就是那位死在致远星的公爵次子,一个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都会让人头疼的家伙。

总督轻笑了一声,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轻轻推向对面的凯尔曼上校,

“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你面前,上校,每个大星区总督手里有10个推荐名额,只需要你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只要幸运足够眷顾我们,你我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我们还会得到无上的荣耀,难以想象的,来自至高母星悬空了2000年的悬赏,只要我们足够幸运,我们将成为整个联邦的大英雄!”

上校艰难的吞咽了口水,他没有看那份文件,他强迫着自己抬起头,他看着休伦那似笑非笑的双眼,他用沙哑的声音问到。

“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呢?总督先生。”

“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

休伦又拿起了那杯水果汁,他低下头,避免自己双眼中的那一抹紧张被上校看到,他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到。

“在你护送那些考古学家研究致远星土著文明的时候,我听说你曾经误入那世界永不停息的沙尘风暴里,还有过一些特殊的遭遇,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在那风暴里,都遇到了什么?”

“告诉我!凯尔曼,告诉我一切,然后我给你这个名额!”

整个会客室的气氛都停滞了几分钟,最后在巴斯隆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的时候,凯尔曼上校终于开口了。

“好吧,我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因为那一次的鲁莽而惹上麻烦,或者是交上好运。”

上校伸手解开了自己袖口的第一个纽扣,然后对那侍者打了个响指,他似乎在这一刻彻底放开了,那种拘束完全消失。

“给我来一杯最好的朗姆酒!”

侍者急忙离开,片刻之后,为巴斯隆和凯尔曼送上了两杯价值无法想象的精致琥珀色液体,然后躬身离开,上校往自己嘴里到了一口酒,畅快的舒了口气,这才在休伦带着一丝期待的目光中说到,

“那一次的事情,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是的,我在沙尘风暴里看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总督先生,您应该知道,致远星的土著文明就是从那颗起源之星迁徙过来的,在他们的传说里,那荒芜之地深处,有一名沉睡的神灵,为他们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知识和力量。”

凯尔曼大口呼吸了一次,

“我怀疑...我怀疑他们的传说是真的,那起源之灵是真的存在的,因为在那数千年可能都没有人敢进入的沙尘风暴里,我看到了一座金字塔,完全不符合土著文明风格的建筑物,当时我迷失了方向,只能朝着那金字塔不断前进,直到我触摸到它...”

休伦手里的玻璃杯被他捏的咔咔作响,显然,凯尔曼的遭遇里包含着他想要知道的所有,他比任何人都要期待那个谜底。

上校停顿了一下,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将手套摘下来,将手心展示给了总督,

“我触摸到了它,那力量传入我的身体里,在瞬间就治好了我身体里所有的暗疾,而且它给我留下了这个...等到我苏醒的时候,就出现在了沙尘风暴之外,这就是我的故事,我惧怕那神灵在我身上留下了其他东西,我甚至不敢说出这件事。”

总督没有理会凯尔曼的思考,他仔细的打量着凯尔曼手心中的模糊标志,然后从怀里慎重的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将其打开,从其中取出了几张印有花纹的古老卷轴,将其放在桌子上。

“摊开手,上校!”

总督拿起放大镜,在上校手心那个复杂的标志上反复观察,不断的和桌子上的十几张卷轴对比,直到20分钟之后,他舒了口气,喃喃自语,

“第一个是塞拉摩大公,第二个是奥杜尔,第三个是洛丹伦,第四个是横置的世界权杖,全部是和“他”有关的...命运终于眷顾我们了!”

“上校,你很快就会成为联邦的大英雄了!”

凯尔曼无法理解从休伦嘴里说出的这些东西,但总督的脸上却有一种无法掩盖的欣喜,那破坏了他沉稳的气质,他就像是个符合他年纪的年轻人一样,从奢华的沙发上站起,在大厅中左右走动。

“祖先的期待将在我手中实现,米奈希尔的荣光将更加强盛,一位古老之神灵即将重现于这宇宙之间,是的,艾泽拉斯即将完整,至高母星会因此沸腾的!”

他舒了口气,示意上校和少校先不要说话,然后从腰间取下一个完全由晶石组成的联络器,按下了长达27位的密码,等待了5分钟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其中传出。

“休伦小子吗?这个秘密通讯不到重要的时刻是不能使用的,所以让我猜一猜,克鲁普大星区要沦陷了?还是说你想要接受长达20年的监禁?”

那个声音是凯尔曼和巴斯隆没有听过的,但仅仅是从声音里,就能听到一种钢铁般的血与火的味道,显然,对面的肯定不是一位普通人,他可以称呼总督为小子,应该是一位真正的顶层大人物了。

总督也以一种后辈的谦卑回答道,

“达利安老元帅,我自然不敢违背军规,但这一次,您和整个英灵殿的传奇们都会宽恕我的...我找到他了!”

“嗯?”

“我找到我这一脉的祖先,我找到那位失落的管理者和神灵的踪迹了!”

“什么!”

那个如老迈的狮王一样慵懒的声音猛地变得铿锵起来,“休伦小子,这种事是不能开玩笑的!否则就连你的家族,你的国家也庇护不了你!你的老祖母更不会放过你!”

“别忘了前几次的闹剧引发的灾难性后果,奥杜尔众神被愚弄的愤怒你是亲眼见过的!”

“我知道!但这一次我有7成的把握,我在这里找到了四样他独有的徽记,就在普鲁克大星区的边缘,那里的土著文明产生科技断层的时间恰好就在2000年前,老元帅,相信我,我不会拿我的信仰和我的血脉开玩笑!”

“好!坐标给我,第一舰队会立刻出发!”

休伦将起源之星的坐标发了过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说到,

“老元帅,最近在普鲁克星区发现了恶魔的踪迹,我怀疑它们也在寻找他。”

“它们从未停止过寻找他,他对于我们和恶魔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听着,休伦!你是知道他的意义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哪怕普鲁克大星区完全沦陷都不要紧!他才是最重要的!联系暮光之锤和艾瑞达吧,我需要在第一舰队到达之前,你们要100%的保护那地方的安全!”

“不惜一切代价!明白了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