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布衣楼 终篇(完结篇)

2018-11-09 18:14: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布衣楼 终篇(完结篇)

?三家乱世第五年。

泉杭城。

泉杭城是千里之内第一大城,镇守泉杭山脉,是通往布衣楼核心区域必经城池之一。

“天阁老,我们究竟还能守住这泉杭城多久?”

一名圣修上品修为中年修士面露倦色,靠着泉杭城早已经破败不堪的城墙,对身边一位仙修下品修为老者说道。

其实,这二人都并非泉杭城修士。

被称为“天阁老”者,是九泉山四方阁阁主天子涯,这名圣修上品修为修士为四方阁执法长老莫子哥。

两年前,东方世家大队修士逼近九泉山,天子涯率领四方阁全体修士退走。

至泉杭城,见大批修士在此聚集,计划于泉杭城阻击东方世家进犯,天子涯安排四方阁妇幼及年轻一辈精英子弟继续退行,自己带领其余修士自愿参与泉杭城守卫。

“我说,老莫头,你担心那么多做什么?你倚着的是泉杭城城墙,你在,这城墙便在,你死了,便是这段城墙在与不在你都不会晓得了……”

说话的是一名上了年岁的修士,修为却只有灵修中品修为。

被称为“老莫头”的莫子哥也不恼,瞄了一眼那位灵修中品修为修士说道:“张老头,这要是在四方阁,就凭你这么与执法长老说话,便足够律法伺候!”

“张老头”并不在意。

张老头七十余岁的年纪,才将修为修到灵修中品,可见资质平庸,在这乱战之中,能够活至今日,便是气运,张老头早已经置生死于度外,更何况,张老头也清楚,四方阁留守泉杭城修士数千,如今,所余之数不足百人,便是请莫子哥对他执行四方阁律法,莫子哥也下不去手了……

“也不知道我那孙子有朝一日是不是能得了机会重返九泉山、重返四方阁……”

张老头有一子一孙,一子资质更为平庸,五十岁的年纪才是元修上品修为,与其妻一年之前已经先后战死在泉杭城外。

一孙却根骨奇佳,二十岁的年纪便修到灵修下品修为。其本欲与其父、其祖共守泉杭,可是,为了保住四方阁血脉、保住张家血脉,还是含泪退走!

“后人自有后人福!”

天子涯看了看远方,说道。

远方杀气渐起,显然,东方世家又一次攻击就要到了!

已经没了最初的震撼,早已经麻木!

张老头握了握手中已经残破的刀,这刀还是从东方世家一位战死的修士手中得到的,玄阶中品法宝,张老头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御使如此品阶的法宝!

浓烟渐起,尘土飞扬,各色法宝乱舞。

张老头刚刚砍倒了对方一位年轻的灵修中品修为修士。

张老头已经不再吃惊于对方悍无畏死,因为前线早有流传,东方世家中很多修士,便是都服用了三尸脑神丹,虽然,从没人证实这件事,可是,看着眼前那些人,谁都明白,这绝不是空穴来风!

张老头伸手捡起对方的纳宝囊。

战争,拼的永远是消耗。

人,物。

张老头便是靠着对方的东西,活到了现在,甚至,还在战斗的间隙,将修为提升到了灵修中品。

“这是?”

打开对方纳宝囊,张老头扫了一眼,都是些平常东西,一些灵石,一些丹药,可是,却有一样还未炼化的灵药吸引了张老头的目光。

“易筋藤?”

张老头曾经听天子涯提起过易筋藤这东西,说是布衣王需要的。

也是因为这场战争,让张老头有了和天子涯、莫子哥这样从前见一面都难的人坐在一起聊天、插科打诨的机会,张老头皱了皱眉,的确是听闻天子涯提起过,描述的就和眼前的这东西一样!

张老头抬起头,天子涯正在不远处与东方世家一名仙修下品修为修士缠斗,张老头毫不犹豫,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战斗,他搅进去必死无疑。

“天老头!”

张老头招呼一声。

天子涯看清楚了来人是张老头,皱了皱眉,刚要阻止,便见张老头唇语“易筋藤!”,天子涯当然知道易筋藤的重要,便见张老头将手中纳宝囊朝着自己抛了过来。

然后,便见张老头朝着对方那名仙修下品修为修士攻击而出。

天子涯毫不犹豫,抄起纳宝囊,疾驰而去!

天子涯当然知道,自己此时离去,张老头必死无疑,可是,这些主动留在泉杭城的修士,哪一个又想着活着离开?

三家乱世第十年。

小白头顶一对犄角已经显了形。

小白依旧是小巧的身子,十年时间未见丝毫长大,可是,看起来,除了身子未见丝毫长大之外,样貌已经与十年前有了极大的区别。

除了头顶一对犄角,身上的鳞甲也已经完全长成。

小白冲着王一瞪了瞪眼睛,似乎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也难怪,自从五年前,王一得了易筋藤之后,皇天甫凝身材料便就剩下了真龙血。

王一觉得,以小白的种种表现,如果说世界上当真有真龙存在的话,那么一定是小白。

可是,当王一用特制的金针刺破小白鳞甲,将金针拿给皇天甫一番观察之后,皇天甫还是缓缓摇头,与记载的不同……

五年时间,王一拿小白做了数十次试验,一开始,小白还冲王一呲呲牙,表示自己的不满,可是,时间长了,当王一再拿出金针,小白已经懒得理了!

“咦,这次好像不一样!”

司马月瞄了瞄王一手中的金针。

王一瞄了瞄,的确,鲜红的血液之中,居然隐隐约约泛起金黄!

王一闪身进入九天镜内部空间。

“这是?”

见王一手中金针,皇天甫显得十分激动。

“这是真龙血……”

皇天甫仔仔细细研究了片刻,终于仰天长啸。

“这果真是真龙血!”

要知道,王一手上已经拥有七节骨竹、再生石、易筋藤,便只缺真龙血,皇天甫便可凝身,此时,真龙血现世,便说明皇天甫凝身指日可待!

对于皇天甫而言,万年的等待终于有机会变成现实,如何能不激动?

“当真?”

王一也十分惊喜。

“当真!”

皇天甫很肯定的点点头。

此事如此重要,皇天甫当然不会开玩笑。

“好,那我们便准备凝身!”

王一哈哈一笑,说道。

要知道,虽然布衣楼全线收缩,又设法安抚住南宫世家,可是,毕竟东方世家势大,原本属于布衣楼的势力范围已经十失五六,如果皇天甫能够凝身成功、收服南疆百万巫族,对于此时的布衣楼来说,意义重大。

关于皇天甫凝身的诸多准备,王一早已经准备妥当,南宫惊羽从数年之前便根据皇天甫所说的方法,与布衣楼四大炼宝师携手准备,便只等真龙血现世。

如今,真龙血已现,一切都可付诸行动了。

王一闪身退出九天镜内部空间。

“哎,小白这么小的身子,要取那么多的血,会不会失血过多死了呀?”

十年时间,石头与银雪都没怎么长高,很显然,石头成长不易,银雪也是一种寿元十分长久的妖兽。

石头见王一要将小白放血,颇为担忧的说道。

“哼哼,小子,真是没见识的家伙,告诉你,爷可是真龙!”

小白哼了一声,身形一动,腾空而起,瞬间,便是遮天蔽日,身躯庞大,足有数百丈。

小白在布衣楼上空盘旋了片刻,一番耀武扬威,才又抖了抖身子,化成原本样子。

“以小白的实力,怕是拉到前线,也够东方世家修士喝一壶!”

王一暗搓搓的想。

可是,小白似乎看透了王一的心思,白了王一一眼:“想得美,爷才懒得参与你们凡人的争斗!”

对于小白,王一真是越发无奈。

好在,还是得了真龙血。

而且,王一也不相信一旦东方世家真的打到了布衣楼下,小白还不出手!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南宫惊羽缓缓说道。

布衣楼四大炼宝师围坐成一圈,中间是天火石。

四人郑重点点头。

如此机会,一生也难得一见。

“开始!”

随着南宫惊羽“开始”二字,天火石瞬间火光四射。

南宫惊羽与布衣楼四大炼宝师全神贯注开始祭炼!

三日之后。

天火石内,“皇天甫”静静而立。

九天镜悬浮在“皇天甫”上方。

“轰!”

一声沉闷的声响。

“皇天甫”缓缓睁开眼睛。

“皇天甫”终于成了真正的皇天甫!

三家乱世第十五年。

皇天甫头戴东皇冠,临风而立。

五年时间,皇天甫一统整个南疆百万巫族,南疆百万巫族巫皇重新临世。

当然,除了蚩老幽等极少数人,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皇天甫便是万年前巫族巫皇,便都觉得,是巫族先祖庇佑,巫族之中,又出现了一位能够带领巫族走向辉煌的子孙。

“启禀巫皇,我还是觉得,与布衣楼联合之事,应该慎重!”

一名巫族老者闪身而出,缓缓说道。

“大陆形势现在已近明了,很明显,布衣楼虽然还在支撑,可是,原本势力范围已近在东方世家的攻击之下,十失七八,此时,我们与布衣楼联合,明摆着便是站在东方世家对立面,会被东方世家视为敌对,对于我们世代生活在南疆的巫族来说,这不合乎我们巫族的利益!”

“更何况,万年来,我巫族从未掺和修士之事,况且东方世家与布衣楼,哪一方胜利了,对于我们巫族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巫族老者缓缓而言,身后不时传来附和之声。

的确,南疆巫族被修士压制许久,本能便想着偏居南疆,根本无意参与天下纷争。

皇天甫缓缓望着巫族众人。

“难道我们巫族是自古便生活在这恶劣的南疆吗?”

“难道我们要让我们的子子孙孙继续生活在这恶劣的南疆吗?”

皇天甫缓缓而言。

果然,皇天甫此话说完,场中寂静无声。

巫族自然不是自古便生活在南疆,便是因为无法像修士一样修炼,这才渐渐被排挤到南疆。

虽然经过漫长的适应,巫族已经逐渐适应了南疆恶劣的生活环境,可是,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谁愿意继续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谁愿意自己的子孙继续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皇天甫自然已经与王一交流过。

就布衣楼的未来、就大陆的未来、就南疆百万巫族的未来。

如此,皇天甫才会心甘情愿的统御南疆百万巫族与布衣楼修士携手,共御东方世家修士。

“我愿意追随巫皇,我巫风一族愿意追随巫皇!”

众人之中,一名女声响起。

一名巫族女性跨步向前。

“我不愿意我的子孙继续生活在南疆这样的恶劣之地!”

有人带头,便有更多人附和。

场中一声声誓言响起。

皇天甫挥了挥手,嘈杂的现场立刻安静下来。

很显然,皇天甫这个巫皇已经彻底收服整个南疆百万巫族。

“好!”

“我巫族壮士无惧无畏,便由我们,为我们巫族的子子孙孙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便由我们,为我们巫族的子子孙孙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时间,响亮的口号响彻整个南疆。

皇天甫亲帅十数万巫族精英,支援布衣楼,在巫族的支援下,布衣楼终于抵挡住了东方世家的攻击,双方陷入僵持阶段!

三家乱世第二十年。

南宫惊羽又站在了南宫世家众人面前。

多年之后,南宫惊羽再次站到南宫世家众人面前。

南宫惊羽身边的是李渔、黄玉、东河和宁红。

南宫惊羽面前的是南宫世家当代家主南宫无欲,南宫无欲身后的是南宫世家众位长老,甚至,已经有近百年没有露面的两位太上长老也站在南宫无欲身边,再之后,是数百位南宫世家主要成员。

“我没想到,再回到南宫世家会是使用这样一种方法!”

南宫惊羽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南宫世家在地域上本就临近南疆,皇天甫一统南疆百万巫族之后,已经让南疆巫族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便是南宫世家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忽视南疆巫族的存在。

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皇天甫暗中动作,让南宫惊羽出现在南宫世家这次家族大会之上!

三家乱世,大陆一片混乱,南宫世家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甚至,南宫世家原本便有逐鹿中原的野心。

只是乱世开始,南宫世家才发现还是小看了东方世家的实力也野心。

虽然东方世家的主要目标是布衣楼,可是,对于南宫世家也有防备,三家互有交错,时有争端。

大体上说,东方世家形势占优,布衣楼被动收缩,南宫世家维持原本的影响力。

今天,本是南宫世家新任家主南宫无欲继位南宫世家家主的日子。

却没想到,南宫惊羽突然出现。

南宫惊羽虽是数代前人,可是,两位太上长老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南宫惊羽。

算起来,南宫惊羽在辈分上还要长南宫世家两位太上长老一辈。

当着南宫世家数百位家族核心成员的面,一旦确认了南宫惊羽的身份,便不好对其有什么暗中动作了!

南宫无欲朝南宫惊羽施了施礼,却不知道应该称呼什么。

南宫惊羽摆摆手。

“我今日到此,便有一言相劝。”

南宫惊羽缓缓说道。

“世人道,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东方世家、布衣楼,甚至是南宫世家,种种所做所谓,大家应该也清楚。”

“世间事,终究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东方世家仰仗三尸脑神丹,我南宫世家仰仗天阶上品法宝,这其中缘由、利害,想想也知道,可是,为什么还是让布衣楼僵持不下?”

“民心所向!”

“今日我无力改变南宫世家什么,可是,作为南宫世家一员,我不愿意看着南宫世家走在一条将会被天下人唾弃的道路上!”

“我不愿意有一日,别人提到我南宫惊羽时,唾弃我是南宫世家一份子!”

“所以,今日我便当着众人的面,从南宫世家脱离出来!”

南宫惊羽缓缓说道,心情沉重却坚毅。

“老祖!”

听闻南宫惊羽所言,南宫世家中立刻有一些人失声喊道。

要知道,南宫惊羽虽无后人,却有传承,即使当年种种,南宫世家刻意抹杀,却还是有知晓内情之人,南宫惊羽从来都只是被这些人尊敬。

南宫惊羽缓缓摆了摆手,平静下来。

“我知道,有时候只有性命才能够唤醒人们的良知,那么今日,便由我做这个人吧!”

说着,南宫惊羽一挥手,便将自己置身天火石中。

天火石猛烈燃烧,照亮了场中一众南宫世家修士。

一旁李渔众人早已经泪眼模糊,却尊重南宫惊羽的决定。

三家乱世第二十年,南宫惊羽身陨于南宫世家数百核心成员面前,南宫世家陷入内乱纷争。

三家乱世第三十年。

东方奇很郁闷。

东方奇已经晋升为仙修上品修为修士。

可是,今日之战,却还是受了伤。

“真没想到,巫族之中,居然会有如此强悍之人!”

这位巫族中能让已经晋升仙修上品修为的东方奇都吃了大亏的人自然是皇天甫。

与一般修士不同,皇天甫自从于王一处学会了三里一步功法,配合以巫族秘法,神出鬼没,让东方世家修士大受打击。

东方奇一个不察,便被皇天甫抓到了机会,搏命之下才得以逃脱,待到纠结修士准备围歼皇天甫之时,却早已经没了皇天甫的踪迹。

东方奇最近很郁闷。

即使东方奇已经正式接掌东方世家,东方奇还是很郁闷。

东方奇想不明白,南疆百万修士为何会全力助阵布衣楼,而南宫世家之中,竟然也有一部分人向布衣楼示好,原本东方世家全面占优的形势,已经悄悄开始逆转。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敢就这么进来,不要命了吗?”

东方奇正在抓紧时间恢复,却见一人闪身而入。

东方奇皱了皱眉,来人他认识,便是东方情。

“呵呵,我自然是要命,不过是要你的命!”

东方情呵呵一笑。

“你!”

东方奇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被自己打压了几十年的堂兄,居然敢这样与自己说话。

可是,话音未落,东方奇便发现,这个原本一直被自己瞧不起的堂兄,居然猛烈爆发出一股只有仙修上品修为修士才能拥有的气势!

东方奇已经被皇天甫重伤。

东方奇便这样死在了东方情的手中,而不是死在那个一直被他视作是眼中钉的王一手中。

第二日,便有消息传出。

东方世家家主东方奇为布衣楼修士偷袭,重伤不治,东方情接任东方世家家主。

三家乱世第五十年。

东海之滨。

王一面东海而立。

看上去,王一身上修为隐隐,或显或没。

“原来,碧玺图章真的有踏上神修大圆满修为境界的秘密,只是,王神血与父亲都理解错了……”

一年前,王一勘破碧玺图章秘密,踏上神修大圆满境界。

布衣楼上下大受鼓舞。

一年来,天下乱世已经渐渐平息。

布衣楼、东方世家、南宫世家三大世家的称呼也已经不在,而是被天下布衣盟所取代。

“走吧!”

司马月容颜未老,上前一步,如寻常一般,握住王一的手。

二人身后,是一名五六岁的孩童,扯着小白的尾巴,小白不停的回头冲着孩童呲牙,孩童却毫不在乎,小白无奈,只得不停摇头。

远处是还未长大的石头、银雪和头戴东皇冠的皇天甫。

“该走了!”

王一缓缓说道。

三家乱世末年,东河执掌天下布衣盟,李渔、黄玉携手归隐,王一一行人东海踏波而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关注公众号“17K”(号ap_17K),《布衣楼》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