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仙魔变第六十一章将神之威

2018-11-08 15:15: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变 第六十一章 将神之威

鲜花在血泊和断肢中飞快生长出来之时,倪鹤年笑了起来。“本站域名就是的全拼,请记住本站域名!”

在昔日中州城对决钟城时,他还感慨现在修行者的世界远不如云秦立国前十年那么精彩,然而现在的这一战,却完全超脱了云秦箭矢和飞剑的范畴,远比任何时候都要精彩。

这是他最想见到的事情,所以他笑得很开心。

他笑着说了一声“有趣”,却依旧将自己的身体控制得连一丝魂力波动都没有发出。

……

从无到有,鲜花朵朵开。

绝大多数仪仗军和护卫军看着自己脚下盛开的粉红色鲜花,看着这些鲜花在自己的身周泛成海洋,他们握着冷硬的兵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有并非修行者的大莽军人,马上倒在这片花海里。

那些还战立着的大莽军中修行者,摇摇晃晃,如饮烈酒。

香甜微醺的花香,甚至遮盖住了浓烈的血腥味,传到千叶关里。

千叶关里的许多人直到这鲜花铺满径,这些大莽军人纷纷倒下,才反应过来眼前出现的是真实的,并非自己的幻觉。

“这是妖术啊!”

那名千叶关守将尸体旁的副将再次大叫了起来。

然后他也死了。

因为边凌涵觉得他有接替那名守将发布命令的想法,而且对于边凌涵来说,到这种时候,还不下命令让那些重骑和重铠停止冲锋,那这名副将也该死了。

所以她高高的抛射出了一箭,带着一团镜天人鱼的虚影,将这名副将直接从碉楼上射得往后飞出,从碉楼上掉落下去。

“不要再冲了,你们的敌人不应该是我们。”

也就在此时,林夕已经转过身去,对着那些还在冲锋着的云秦重铠骑军和重铠军士,认真而沉痛的出声。

这支重铠骑军和重铠军已经倒下了近一半。

在短短数十步的距离里,躺倒着近六百具身穿沉重金属的尸体。

森冷的金属间还在不断飙射的滚烫血液,更加触目惊心。

即便如此,在此之前,面对徐生沫的飞剑,这两支军队依旧没有停止决烈的冲锋。

这两支军队的人,都已经杀红了眼睛。

然而看到林夕朝着自己走来,听到林夕这样的声音,这两支军队前进的脚步却都变得沉重和缓慢了下来。

这些都是悍不畏死,身经百战的云秦铁血军人。

然而听到自己最为尊敬的将领的劝慰,想到自己是和他在为敌,这些云秦军人便再也铁血不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停住。

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哽咽,发出了低沉的哭泣声。

让他们悍不畏死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所追求的荣光,而现在,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荣光。

……

林夕遥遥的对着刘学青躬身行礼。

这名重病着的云秦文官,是他最值得尊敬的人物。

没有这名文官的硬骨头,他即便日夜兼程,也不可能来得及赶到这里。所以他此刻的心里很庆幸…因为在很多故事书里,故事的重要人物,往往在有重要事情发生之后,会晚到一步,而他现在虽然赶得急切,但在这名可谓云秦脊梁的文官的帮助下,却总算及时赶到。

接着他对停下来的这些云秦军人和千叶关里的许多军人,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对着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轻声说道:“这里交给我们,黑旗军负责堵住神象军就可以了。神象军现在的神象不算多,我知道你们可以杀光神象军,但我不想死太多人…至少不想让我们的人死太多。神象军我有更适合对付他们的时候…所以你们能不战便不战,只要拦住他们就可以。”

这名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知道林夕从一开始的不知道自己来晚了没有,到现在已经彻底看清了场间的形势,且他绝对信任林夕的统领,所以他只是简单的做了几个手语,说出了几个外人根本不明的音阶,原本已经再次结成阵型的黑旗军便马上如潮水一般散开,先行退向一侧的山林,然后顺着山林,朝着山脚下的神象军而去。

但这名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却是没有动。

“你不去?”林夕看了他一眼,问道。

冷峻将领摇了摇头,“我的战场在这里。”

林夕笑了笑,道:“这个炼狱山大长老是假的,最后那座巨辇里也有一个厉害人物,只是不知道是另外一名炼狱山大长老,还是炼狱山掌教。”

他本身是各方眼中最重要的人物,而且一出现,便带着一批世间从未真正出现过的妖异修行者,一下扭转了局势,一句话便让重铠骑军和重铠军停止冲锋,他此刻本身自有一股非凡威严,盖过了场上所有人。

他这句话的声音并不低,别说他身旁的这名冷峻将领,湛台浅唐和胡辟易,以及已经接近他身边的高亚楠等人,就连远处那些炼狱山神官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的身体都不由得往下一缩。

那座巨辇上黑烟和黑火中的炼狱山大长老,也明显身体一僵,被许多人看了出来。

“这个炼狱山大长老是假的?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林夕的身上,南宫未央却是第一个出声。她和林夕也已经十分默契,但此时她也根本不明白林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皮影戏你们都知道…这座巨辇上的炼狱山大长老,就只是一个皮影。”

林夕却是压低了声音,只让周围的自己人听到。

“他的真身依旧在他方才出来的那座巨辇里,你朝着那座巨辇射一箭,就应该会明白。”

“池芒,你也可以让这些炼狱山的人看看你的箭技了…你和凌涵联手,射他一射!”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林夕的身旁,还在剧烈喘气着的秦惜月和姜笑依等人心中都是一凛,他们知道,正是林夕这些看似平静和寻常的话语,却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百余名已经双眼血红,疯狂的奴隶修行者拉扯着的巨辇上,那名炼狱山大长老身体扭动,不再僵硬,似乎要愤怒的咆哮起来。

看着在滚滚黑烟和黑火中,身上喷涌着可怖气息的这道身影,边凌涵和池芒怎么都看不明白这条身影怎么是一个皮影。

但边凌涵自然不可能质疑林夕的任何话。

所以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接过林夕递到她手中的大黑,勾动三弦,并未用所有的力量,只是用足够震开那座巨辇的长幡的力量,射出了一箭。

神象军还在山脚下。

仪仗军和护卫军被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池粟和池珊两人就轻易的放翻在地。

千叶关里的重铠军和重骑停止了冲锋,所以此时千叶关外的战场,却显得分外的安静和空旷,所以边凌涵的出箭,便显得分外的清晰。

一道黑光,绕着很大的弧线,越过许多红袍神官的头顶,准确无误的落到了那座顶部宝盖已经掀飞出去的巨辇上。

因为不是要射任何快速移动的修行者,只是射这样一个庞大的目标,所以即便大黑难以掌控,此时的这一箭对于边凌涵而言也很轻松。

她这样轻松的一箭,对于内里的修行者而言,却极难防范。

因为大黑的特性,便是在修行者的感知里都是一片黑夜,唯有在真正临身的时候,才能够最终确定这道箭光是落在哪里,不可能提前拦截。

宝盖掀飞,长幡散落,已经有些间隙,看上去内里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人影的这座巨辇中,陡然发出了一声极其惊怒的声音。

在箭光真正接触到这些黑色长幡之前,这些沉重如铁的厚实黑色长幡便因为内里这人的震怒和不解而往外飘荡起来。

这些长幡随着轰然的气浪往外飘荡起来之后,依旧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让人产生了一种异常诡异的感觉。

然后这些长幡在元气的对撞中,被破碎的箭光撕裂,一片片的飞舞坠落。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在一条从中断裂的长幡背后,有一个苍老的身影。

这是一名眼若鬼火,满头白发遮住了大半面目,双手如干枯鸡爪一样,但身穿着一件布满惊人数量符文的炼狱山黑长袍的老人。

最为可怖的是,他的身体极瘦极薄,薄得就像一层牛皮纸。

所以他先前贴在这条长幡的背后,即便已经可以看清巨辇中所有的东西,都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存在。

林夕说外面那条散发着黑烟和黑火的高大身影只是他控制的一个皮影,然而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他的这真身,才真是像一个皮影。

整个炼狱山,不算后来被炼狱山掌教看重而提升的张平,先前一共有六名炼狱山大长老。

这六名炼狱大长老都是和闻人苍月一样,足以灭杀一切普通圣师的存在,是炼狱山掌教真正看重的,平时舍不得动用的力量,甚至在对付李苦时,他都将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保护得很好。

在炼狱山里,等级也是比世间任何地方都要严苛。

所以被炼狱山掌教废掉的那名炼狱山大长老,便第一个被派出来战斗,接下来,自然是地位越高,对敌实力越强的大长老,越晚露面,越晚出手。

而现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已经是先前六名中的倒数第二个。

他本来有比前面那些炼狱山大长老有着更惊人的秘密,即便是再厉害的对手,将攻击的力量放在他的那条皮影上,也根本无法对他的真身造成实质性的损伤,他完全可以借此杀掉许多强大的修行者。

然而他现在这种最深的秘密,竟然就这样被林夕直接点破了。

这就像是深藏在底|裤里的秘密,被林夕直接一把扯下,暴露在了所有人眼前。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怎么可能不愤怒?

然而这滔天的愤怒里面,却还夹杂着深深的恐惧。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此刻愤怒的咆哮着,却都有些不敢直视林夕平静的眼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